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邪恶殿下少卖萌
展开

邪恶殿下少卖萌 沫瑶 著

连载中 公众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4.51万字

已改名【诱捕女王:宝贝萌飞天】 【男主腹黑扮羊吃狐狸的小暖文】 当多面美骚年碰上三无女王。 “节操虽为身外之物,但老子都为你碎光了!”某人回忆种种事件一脸不满的咆哮。 某女王一脸淡定,柔情道:“不是蛋碎了才好。” ———— 狐狸将软玉抱在怀里轻轻在耳边哈气:“宝贝,你的裤子貌似染了一块奇怪的颜色。” 某女王脸色瞬间发白。 当看见某狐狸极力忍笑的模样,她冷冷的脱离怀抱:“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男友有病,别表现的这么明显好吗?” 狐狸呆了呆,这信息量有点大哦。不过,他为啥觉得他家宝贝有点冰,有点毒舌,有点萌炸天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沫瑶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20.4万

  • 创作天数

    330

其他作品

  • 征服邪魅拽少爷

      【轻宠文】软妹VS傲娇别扭美骚年   她害他出国十年,他却不可抑制地对她产生了异样情愫。   某男一脸傲娇,语气各种不爽:“够了么,非要我抛下面子来找你?”   “你个混蛋刚找人家就吻,哪还有面子!”某软妹丢软变硬咆哮。   看男主如何从冰山走到傲娇,看软妹如何成长!

    加入书架
  • 落樱季,如风消逝

    【新兰同人短篇】【已完成】 他们本是青梅竹马,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将他们以最残忍的方式分开…… 那年用谎言支撑起来的约定,让她苦苦等待。 案子一个个解决,黑暗组织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一句‘根本没有什么解药。’使他的心沉入海底。 他,已不能再用那可怕的变声器再如此欺骗她,更不能再以比她整整小了十岁的柯南来守护她……心已麻木,已无法承受她的泪水。 于是,他自编自导的一场戏……将她的心也伤得支离破碎。 在那个樱花绚烂的街道,他们彼此的一切,如风般消逝…… 没有新一,没有沉睡小五郎,更没有可笑的江户川,一切都不复存在…… 旧华如烟,寂寞依旧。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

    洛澜

    (正文已结局,精彩番外进行时)她和他的关系,仅限于结婚证上的两个名字,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他出生尊贵,暗藏野心,注定要为万人追逐。她家境平平,却阴差阳错卷入这场爱情的博弈里。一场豪赌,他为了心爱的女人把她输给了别的男人。当她狼狈地从虎口逃生,看到的却是他对另一个女人深情告白。他说:“慕千雪,我娶你不过是为了逼她回来。”支离破碎的婚姻,心灰意冷地转身,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转身的那一刹,他的世界也走到尽

  • 恋恋不赦:总裁缠不停

    路千持

    最强大影视公司总裁霸道求婚,“嫁给我,我给你想要的一切?剧本随便选,角色随意挑,资源要多少有多少!”唔,听起来生活很美好,前途很光明。只是……传说他是禁欲系,可她看分明就是纵欲系,婚后夜夜撩:她不小心按到他那里,男人咬牙,“女人,你谋杀亲夫!”女人小脸涨红,“……还硬得起来说明没坏。”男人勾唇,翻身压下,“坏没坏要试了才知道。”“老公今晚求赦免。”某女看见床就浑身疼。“准,赦免一次。”女人暗喜,“

  • 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

    话结局

    被人嘲笑欺凌,受尽屈辱?带着系统重生而来,乔宁心势必要将渣渣虐成狗。小三鸠占鹊巢?扫地出门,让她后悔从娘胎出生。恶毒婆婆,白莲花蜂拥而上?根本就不是她对手。老公太渣?没关系……桃花朵朵来,帅哥猛男不怕没得挑。“将离婚吞回去!”军少霸道冷酷命令道。“不吞!”“那我就吞了你……”他的女人胆敢挑衅他,那就让她看到他永远双腿发软……【1V1双洁宠文,大宠小虐,男女强斗智斗勇】

  • 婚情持久:老婆,轻点撩!

    周六不放假

    【老婆带球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五年前,颜珈死缠烂打追上男神薄钧野,半年后,要求分手,临别箴言:请放爱一条生路!男神指间敲了敲桌子,欺身压过来,禁欲而危险的气息徐徐浮在女孩儿耳边,低语:“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跟了我的人,就只有生这一条路?嗯?撩完就想跑,谁给你的胆?”颜珈:“……”我说的生路不是生孩子的这个生路啊喂!提问:遇到禁欲系男神怎么办?颜珈:撩!撩得让他知道,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内

  • 萌宝1加1:总裁宠妻成瘾

    千层雪

    传闻,S市权势滔天的权大boss一夜之间奉子成婚,喜当爹。传闻,权先生的妻子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中的幸运儿。掩盖于传闻之下,他们的日常是这样子的:“我要翻身做主人!”“你要怎么翻身作主?”“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碰我!”“做梦!”新婚夜,她醉熏熏的宣告主权,回应她的是他的饿虎扑食。“签字吧!我们离婚!”看着离婚协议书他讥讽一笑,抬手撕得粉碎,将她逼至墙角,“流影,你凭什么提出离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