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妻不如妾之草包驭夫记
展开

妻不如妾之草包驭夫记 十一钗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27.71万字

她身为相国之女却是琴棋书画不通、绣花女红不会、三从四德不屑, 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最大的人生理想就是钓个金龟婿。 不要王侯将相,因为一入侯门深似海。 只要有车有房有田庄、的专情痴心才俊。可老天偏偏不睁眼,明明一钱多人傻的鸭子就要到嘴边却给克星妖孽王爷给抢了亲。 抢了亲就抢呗,那丫居然还是上有高堂下有妻房。这还不算,居然想联合他的那几个妖艳小妾批斗她。 那好吧,不搞得一个叫鸡飞狗跳、鸡犬升天那真是枉费了这一趟穿越的神迹。 片段: “想要群殴?得!关门,放小强!” 于是,门内哈哈大笑,门外小强乱跳。 “这妃位只有一个,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某男乜斜着她问道。 “让给她吧。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某女冷笑一声。 王妃?名分?多少钱一斤?还不如金库在手,有金有银热炕头。 后面还有公婆撑腰,区区一帮女人算什么?王爷又是神马东西?女人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你丫立马给我滚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十一钗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46.93万

  • 创作天数

    369

其他作品

  • 狼君难缠:丫头不好惹

    逃婚逃到司马府,怎知那冤家就是新晋的大司马。一个主子一个丫鬟,表面上主子宽厚,丫鬟恭顺,背地里互放暗箭,至死方休。 下半部剧透: 数年后,她不过是应了儿子的要求,带他到京城见识见识,顺便锄强扶弱打发一下时间,敲诈一下那帮地主奸商,却被人以为是神医“请”入宫中。 片段: 某女:皇上不过是偶感风寒。 小太监:皇上不是闪了腰吗? 某男:把某女上下打量一番。 某女:皇上不过是风邪入体。无碍、无碍。 小太监:皇上好像是拉伤了脚了,薛神医! 某男:脉脉不得语,似有所悟。 某女:皇上定然是肠胃不适。 某男:那你摸我的胸干嘛? …… 正所谓: 宅门里,夫人吵小妾闹,神秘丫鬟添油加料。 朝堂上,你来争我来夺,狼性将军淡漠冷笑。 传说,他残忍、冷漠、邪恶、寡情无心。 传说,他曾对一女子专情至深。 传说,他曾为她兵临城下,屠,城杀戮。 传说,她最终背叛了他。 传说,她最终登极后位,虽然,那只是一棺盖了红帕的灰…… 作品慢热,谨记。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

    夜舞倾城

    百姓们都在传将军府那个最爱东施效颦的肥妞把焱国第一美男子强吻了,郝窈窕一巴掌拍碎酒楼的桌子,这个锅她不背!郝窈窕决定用实际行动替自己正名,证明自己没有强吻过那小妖精。她半路拦住传说中焱国最美的男人,手中皮鞭甩得啪啪响。小样,看你往哪儿跑?郝窈窕用鞭柄抬起某男的下巴:小妖精你好!第一美男:……郝窈窕轻佻的一挑眉:你想知道我找你干啥不?第一美男眉头扬起桃花眼一眯:不想。郝窈窕脸颊一抽: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容倾颜,医药世家的继承人,医术高明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亲人手里。慕容倾颜,圣鸿大陆慕容世家嫡出小姐。虽为嫡出,却容貌丑陋,且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一朝穿越,当她成为了她。再次睁眼,曾经无法修炼的废物,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让所有曾经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契约神兽,炼制仙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誓要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当曾经的废物变成惊世奇才,当曾经丑陋的容貌褪去,她已不再是

  •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颜江灯塔

    苏秋雨觉得她肯定救了一个祸害,在家祸害她,出门祸害整个大魏国。婚前“夫君,既然你身体恢复了,不如归家吧?”“娘子,我还没有恢复,小腿疼。”“小腿疼?”“嗯,不信你摸摸。”苏秋雨翻白眼,敢情她救了一只狼,进门就不愿意走了,还想吃了她这个女主人。婚后。“夫君,既已送你到京城我便可返乡回家了吧?”“忘记告诉娘子了,一品诰命夫人无圣旨不可离京,娘子要委屈留下了。”“啊?一品?”“娘子不满意?那为夫定当再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