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恶女的春天
展开

恶女的春天 花犯 著

已完结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2.31万字

(一) 两人认识七天见了三次面,第一次相亲,第二次吃饭,今天是第三次,两人在签结婚协议。 “婚礼安排在下周六,记得参加。”男子说完,边起身离开了。 这话太过稀疏平淡,仿佛在说:你吃饭了吗?丁一有些不是滋味,感觉自己是一个无关人士,只是在履行义务走走过场一样。 算了,反正两年后准备离婚的,到时候她也算是个结过婚的人了,总比现在嫁不出的好。 (二) 接连几天,丁一都会准备早餐,只是餐餐必是牛奶和切片面包,外加早起的拳脚。比起张妈准备的早餐,简直不堪入目,但至少她每天都有在准备,这是一大进步,上官风倒觉得是好的开始。 至于晚餐,上官风的意见很大。 第一天,泡面,水果沙拉。 第二天,泡面,蔬菜沙拉。 第三天,泡面,水果沙拉。 第四天,泡面,蔬菜沙拉。 ······ 偶尔吃一两次还好,可天天吃,救受不了了,就连晚上做梦也被泡面和沙拉吓醒的。终于上官风下命令,泡面不准出现在餐桌上。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花犯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25.15万

  • 创作天数

    759

其他作品

  • 女商王妃,狠嚣张

    新婚夫妻明算账。 为得到自由,夏玲玲咬牙签下契约:五百万买回休书和卖身契。 这不是小数目,但也不是难事。且看她如何发家致富,从一无所有到富甲一方...... 顾:听说,你空手套了万两白银? 夏:哪里哪里,过奖了。 顾:听说,你截了本王的生意? 夏:承让承让,让王爷破财了。 *** 若干月后。 这顾长欢是什么心思,为何三番五次的断她财路? 还有,五百万给他了,为何不给她休书和卖身契? 难道,他想毁约?还是说,这也是他的报复方式?

    加入书架
  • 女人别太坏,勿惹恶魔总裁

    坏女人就是我,我就是坏女人---侯倩杯 见不得有人气质干净纯洁的她,遇到清新俊逸、温润儒雅、年轻多金的陈如风,邪念顿起! 第一次见面,她拿他和暴露狂比较,让他窘在当场;第二次见面,她趁现任金主打电话的空档,赤裸裸的勾引他;第三次,第四次······ 兔子急了也咬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蓄意调戏和挑衅,终于让温雅的陈如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命里缺你:总裁的第25根肋骨

    陌。

    “做我的女人!”他薄唇浅勾,极尽诱惑。“为什么?”她看着他,眸中暗藏着若隐若现的妩媚。“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你信么?”信吗?谁信谁傻!身为席氏继承人,手握几万人宰杀大权的席瑾城,床上会缺女人?“席先生堵了我一个月,找我有事?”“听说你大姨妈来了33天,我请了医生帮你看看!”“……”她大姨妈来33天,还不是因为他找了她33天?!对舒苒来说,爱上一个人不容易,可是爱上一个席瑾城,轻而易举。当她像个瘾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禅心月

    名动荣城,出身军政商世家的霍家大少。在商场上杀伐果断,手段凌厉。据说从来不近女色。却偏偏宠上了一个私生女。家有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本来都已经被家族所厌弃,却偏偏意外入了霍少的眼。从此霍少化身妻奴,将这个私生女宠上了天。霍太太:他们都说我是私生女,配不上你。霍少:谁这么碎嘴,我明天就让人把他们的嘴给缝起来。霍太太的手开始在霍少胸前画起了圈圈:他们还说,你早晚会厌倦我。霍少揽妻入怀,用实际行动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