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不爱,请放手!
展开

总裁:不爱,请放手! 一醉凡尘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21万字

结婚当日,一个邪魅的男人翩翩而来,道,“女人,快跟我回去吧,孩子还在家等着你喂奶呢。” 如夏尔一般漂亮的男孩鄙夷之色尽显,“给别人暖过床的女人,不配给我弟弟喂奶。” “妹妹,到哥哥这来。”褪去昔日不堪的外壳,他已是优雅高贵的王子,只是他眼中那份感情,早已变了味道。 究竟谁是魔鬼,一个比一个神秘,那黑暗的回忆一点点揭开,她恐惧,她不想面对,她想,逃避…… 只是,“你是我的女人,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邪魅霸道的恶魔恶狠狠地追来。 本文虐心,宝贝们慎入哦~~~尘尘第一部豪门总裁文,欢迎大家收藏,撒花~O(∩_∩)O~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一醉凡尘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4.02万

  • 创作天数

    272

其他作品

  • 家有妖男:狐狸老公,我不要!

    推荐尘尘的新文《总裁:不爱,请放手!》现代虐文哦,8月1日起开始更新!大家多多关照哦~O(∩_∩)O~ 新婚之夜,三人同床,她惊惧,几近崩溃,两个恶魔 ,无休止的噩梦,所有的尊严都被践踏得粉碎。 狐狸和猪谈恋爱,本文穿越,搞笑、悲伤、恐怖,还有玄幻色彩。 狐狸坏笑,“吃你的饭,住你的房,盖你的被子,睡你的床,还要用你的厕所,用你的厨房。” “啊呀啊呀,母猪要看狐狸的身体啦,可是狐狸是清白之身啊。” “啊呀啊呀,小色猪偷窥狐狸了。” 狐狸很毒舌,每每这般,女主只能微微一笑说,“我当他夸我。” 可是,“你一开始就骗我。”“现在扯平了,你现在不也害了我?”每说一句话就心如刀绞。 尘尘简介写不好,亲们还是先看看吧。。。。 进来看看,美女们都会有惊喜的,O(∩_∩)O~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一念成婚:爷宠妻无度

    陌。

    (正文简介)准姐夫跟她说:我们结婚吧!领证前,他说:“一旦结婚,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她说:“万一我们感情破灭呢?”“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他回得决绝又绝情。好吧!她忍!谁叫他条件太好,万里挑一,拿来气那对狗男女,太合适了!简介弱智无能、辣眼睛!请宝贝们忽略简介,放心入正文!陌陌坑品保证,本文属宠文,喜欢的宝贝们收藏关注陌陌哦!番外:为你倾尽一世繁华正在连载ing。。。

  • 军婚如火

    米西亚

    【已签约出版:《全世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实体书已全国上市】他——赫赫有名的军三代,某特种部队的中队长,士兵眼中的魔鬼,战友口中的狐狸,女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她——白天是银行帮人点钱到手软的柜台职员,晚上是趴在电脑前专写狗血小白文的网络写手,同时也是个乐观开朗的吃货。休假探亲时,禁不住堂妹的哀求替其相亲,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了伯父和某男的‘从’军目标。从没想过跟军人谈恋爱,更没想过跟军人结婚,何况

  • 豪门圈爱:契约小妻嫁给我!

    若霖龙

    夏琳君这辈子做过最荒唐的事情,就是爬上顾展铭的床,做了顾展铭的情妇。这个眼里只有另一个女人的男人,却在缠绵时,在她耳边冰冷的呢浓:“琳君,给我生个孩子,成燕不想生!”因为成燕不想生,她从情妇成了他手里的生子工具。就在他们夜夜勤恳,努力耕耘时,顾展铭的心尖人儿怀孕了。但这个男人还是疯狂执念一般地让她生,让她孕。终于怀胎十月。前男友带她产检,遇见孩子他爹顾展铭:“夏小姐可真是不甘寂寞,挺着肚子也不忘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