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女将难擒
展开

女将难擒 梦游噹噹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4.83万字| 100总收藏

一次命中注定的穿越,让她在这个陌生而莫名的世界里挣扎,欺骗、背叛、杀戮与强占,使她冰冷的心如岩石般坚硬;痴恋,牵挂,羁绊与缠绵,又使她的心柔软如丝。在甜蜜与痛苦之间撕裂自己,等待着灵魂的救赎……


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皇帝也要屈伏在我脚下!-----江玉树

我是你的人,只要你愿意,这个天下我收了给你。-----玄胤

你是男子也好,是女子也罢,我只是想和你厮守!-----落星儿

下辈子我做个好人,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年伬

来生我不要再做你的哥哥。-----蒙佑

江南有一树,天降之神司。举手可翻云,落手则覆雨。不鸣已惊人,一鸣惊天地,再鸣泣鬼神。
得树者得天下!

各位读者要收藏哦!噹噹在此先谢过各位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梦游噹噹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3.32万

  • 创作天数

    89

其他作品

  • 妖妖,跟我回家吧

    不要以为在你安安分分过活的时候,就可以注定你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命运之手早就安排好一切,如果你捡了一只妖怪,就会明白,缘分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你是那个命定的人么?你是来接我的么?我会好好听话,请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我不要一次一次的看着你死去,再一次一次的等着你轮回。就算是回归尘埃,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据说世上存在着一种非人非妖的黑之魔物,生于世间极阴极黑阳光无法触及之地,他冷若冰霜,不会老亦不会死,拥有着世人所不能及的完美的容貌和身体,他唯独没有的就是心,只有他的命定之人才可以给予他一颗完美的心,但那必须用生命来交换… 各位读者要收藏哦!噹噹在此先谢过各位了! 噹噹打算明年三月份发一部免费文,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类型的呢?现在开始做统计哦,票高者得!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邪妃来袭,帝君的蛮妻

    歆痕

    他是南天国尊贵的天王,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她是异世的一缕幽魂,意外穿越,古怪精灵、深藏不露——一旨圣谕,她成了他的王妃,一个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王妃。嫁人而已,喜事来着,嫁就嫁吧,没什么大不了,就当是换个环境生活,她倒要看看这个天王是什么妖魔鬼怪,被世间传得那么恐怖?惹得起就惹,惹不起就躲,就这么愉快的决定。新婚之夜,雷雨交加,她被一头白丝的魔鬼丢进地下密窟,惊魂之事连连不断,可谓是九死一生。然密

  • 田园空间之辣妃有喜

    轻妩媚

    一睁眼穿成农家童养媳,没钱没地没存粮,还有五个哥哥两个弟弟?!就在石暖风快要绝望的时候,她却惊喜发现了随身自带的田园空间。从此双肩扛起十口饭,存粮只要勾勾手,治病救人随心走,势做女强人!亲戚耍无赖?邻里来闹事?恶官欺上门?没关系,关门,放战王!(1V1甜宠放心入坑)

  • 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医妃无价,冷王的神秘贵妻

    焱火焰

    完结:她医术毒术惊世无双,喜欢从阎王爷手里抢生意,号称鬼手毒医。无意身死,再次醒来,却被人逼着和一副棺材拜堂成亲……片段一:“唐玥,做好你棋子的本分,否则,本王会亲手了结你。”大手在她的玉颈上来回滑动,只要轻轻一按,身下之人便会香消玉殒。唐玥妖娆一笑,“杀了我等于杀了两个人,你舍得吗。”脖间的手松动了些,男人本能的朝着她的肚子看去。就在这时,唐玥迅速翻身,将男人压了下去,一枚银针抵着男人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