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缘情绮靡:将军弃后
展开

缘情绮靡:将军弃后 鲁舍儿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21.43万字| 632总收藏

她,
辅政十载,受尽侮辱胁迫,只为把他抚育成人。
征战四海,踏平刀霜剑雨,只为与他鸳鸯共枕。

终于,铲除奸佞,重肃朝纲,稳固朝廷。
终于,收尽失地,金瓯无缺,大局初定。

他,
羽翼日丰,登基成王,威震四方。
武略超群,俊秀魁伟,气宇无双。

她以为,终于可以与他缱绻相依,琴瑟相鸣。
她以为,从此可以卸下厚重战袍,母仪天下。

却为何……

她不明白,为何他再不让她碰一丝一毫。
她不明白,为何他要毁掉她的全部骄傲。
为何撕毁婚约,为何废她武功,
为何派人刺杀,为何烧她寝宫……

她的自尊不允许污蔑,
樊氏家族的长女世世代代都是王的女人。

遍体鳞伤,也不让他芙蓉帐下有别人。
粉身碎骨,也要做他黄金殿中的正妃。
变成厉鬼,也不受他恶魔一般的驱逐。

……
……

离开,是因为爱他。
活着,是因为孩子。
……
……
重逢,
是否还能相恋,
爱恨缠绵,任泪飞旋,剪不断的情缘。
看他们如何浴爱重生。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鲁舍儿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1.43万

  • 创作天数

    86

更多迷妹总榜

  • 1

    yao76215

    1,602 迷妹值

  • 2

    13514880245

    188 迷妹值

  • 3

    710892130

    188 迷妹值

  • 4

    随遇而安09

    188
  • 5

    cy_2148886

    100
  • 6

    lyj3638146

    50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王的毒妾

    陌上依然

    【正文已完结,番外进行中,请放心入坑哦!】她是医术超群、被誉为用毒至尊的暗杀系特种兵,好友出卖让她粉身碎骨。异世穿越重生她是双目失明、年少白发被称为鬼女的荣府嫡女。再睁开眼睛她走出了暗无天日的地窖,昔日鬼女不但斗得了继母庶妹还惩得了刁奴。哈?要她代继妹嫁给残疾喋血鬼王?可以!我卷走你荣府所有当嫁妆!但是这个鬼王要求也太多了,自己腿不能站竟然还嫌弃她一头白发,还没掀开头盖睹她芳容就将她由正室降为妾!

  • 盛世妖女,至尊太子妃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嫡女谋之再世为后

    枫柒柒

    再世重生,嫡女浴血归来。前世她为了虚妄的承诺,害惨身边亲人,自己硬生生受下千刀万剐。重生归来,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害过自己的人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她霸气崛起,赚钱报仇两不误。可撩史上最年轻太傅,可如血性男儿般奋战沙场。渣男毒女想休战?不好意思,你们连休战的筹码都没有了。—————只是为什么?这个最初充当棋子的男人却怎么甩也甩不掉了!“父、父皇!孩儿给你新做了一张龙床……”圆滚滚的某宝笑得一嘴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