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公主的男人
展开

公主的男人 花落尘埃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1.1万字| 55总收藏

分开那天
她问,你有没有爱过我
顾辰凌:没有
她凄然的笑了笑
也对,你这么讨厌我,我怎么会奢求你爱上我。
…………
顾辰凌,暮氏集团的总经理。五年前,他从美国最好的大学毕业,拒绝所有公司的邀请,却甘愿来到暮氏集团从最底层做起。这几年里,他从一个小职员爬到了总经理的位置,并成为公司董事长的得力助手。爱上这样的男人或许只需要几秒,或者一个契机。

总裁办公室,她红着脸向他告白,他却讥笑的看着她: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女子,在办公室就敢公然挑逗男人。你以为,这样不自爱的人我会要?
…………
如他所愿,她远远的逃开了,可是他却步步紧逼。雨夜,她被他逼到墙边,失控的喊道:“顾辰凌,当初说不爱的人是你,你现在又在干什么,犯贱吗?”

他把头埋在她颈窝,喃喃道:“你为什么会是我的妹妹?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还是忍不住爱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花落尘埃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32.71万

  • 创作天数

    166

其他作品

  • 画地为牢 墨公子的掌心妻

    在20岁那年,她遇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天真的以为会是一辈子的依靠。结婚前夕,他却告诉她,他要娶别人,不是爱,只因为责任。 她哭过,痛过,伤心过,以为时间会淡化掉所有的伤痕。 他是前男友的好兄弟,一个霸道,成熟稳重的男人,面对他的追求,她低下头只想逃离。他阴谋、阳谋,使尽一切手段,只为了得到他。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他的宠爱渐渐融化了她内心的寒冰。她甘愿成为爱的俘虏,与他白首偕老。然而一场阴谋,却把他们的关系推向悬崖…… 她拉着他的手,祈求道:“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他狠狠的拍掉她的手,冷酷的说: “把孩子送走,我们重新开始。” 她以为他只是吓唬她,当孩子不见了之后,她才发现原本温柔体贴只不过是他的伪装,他拥有的是一颗冷酷无情的心。 ………… 看她淡然的对自己说:从此以后,我们天各一方,他的心不可抑制的疼痛。 一年后,他参加了好哥们的订婚典礼,新娘却有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加入书架
  • 洞穴迷城

    林夏是旅游杂志的一个编辑,她常常疑惑自己为什么会经常做同一个梦。随着心理医生唐杰卡的出现,谜底将一步步解开。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正文已结局,放心入坑】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

  • 顾先生,我在暗恋你

    婻行

    “顾先生,我确实是在暗恋你,我没什么胆子,喜欢你这样的话只敢说一次,如果你对我没有一丁点那种意思,那我现在就辞职。”“很好,安珺奚,从没有人敢威胁我。”“……所以呢?”“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在原地等着,我马上过去!”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靳少,早上好

    妖妖逃之

    “疼,不要……”叶微蓝尝试着从男人的怀里逃脱,却被男人一把摁回怀里,低音宠溺又无奈:“掏个耳朵都这么娇气,嗯?” 众所皆知禁欲男神靳仰止矜贵内敛不近女色,谁能想到有天他会把一个女人放在心尖上宠。他的卡,她随便刷,他的人,她随便用。靳仰止说: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所以我会陪你吃你爱的食物,送你喜欢的东西,满足你对婚礼的所有幻想,让你对余生充满期待。 充满期待?叶微蓝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开索取无度的男人

  • 陆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槿郗

    【1V1,欢迎各位小仙女们进坑】传闻医学界翘楚,军商世家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你想离婚?”“恩。”“理由。”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后来,她倾尽所有,却换来一道如寒潭深水般不带半点温度的声音:“签字,离婚。”再次相遇时,陆景衍才知道什么是一眼万年,有些东西似乎早已注定,却早已物是人非。他问,“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