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
展开

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 清且婉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74.14万字

【本文简介】 她,在最无邪的年岁相识他;他,在最美好的年华相知她。 洗尽铅华,在繁华不肯谢幕的年代里伴卿一世长安。 褪去凡尘,在盛世不愿轮回的年月中同君地老天荒。 那一年她难得忙里偷闲却被上天开了玩笑,不仅自己成了小不点还捡了个小拖油瓶。 后来,她和那个小拖油瓶却成了室友。 再后来,她和他分开了十年,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或许感情来的太快让他们措手不及,但是没关系,因为时间会告诉他们一切的。 他问,“你愿意和我牵手吗?”他不懂爱情,她同样不懂。 ...... “你是认真的吗?”执子之手吗? “当然,我一向不开玩笑的。尤其是这种事情。”尤其是对你。 “那么...” 伴着少女的回答,少年似乎如烟火一般绽放开来。 ---------------看养成记与反养成记-------------- 前世 他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她却众叛亲离毁其一生 命运不知是否开了玩笑,让遥不可及的他们纠缠一起 场景一 她血染一身,来到可以触得及他的地方,“你还记得我吗?”满心的欢喜,却换来淡淡一句,“本君何曾与你相识!”紫衫飞扬,拂袖而去。 场景二 “过来我这边可好?过来可好?”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向她伸出。那是她曾经一直希望的:他会伸出手牵住她。如今他真的伸出手了,她却不想触碰了,“我,多少次想象你会伸出手,但现在,也不过如此。我,不要了。”微笑是她现在唯一的所能做的。 “不要任性,可好?” “不好,到现在你还...”任性,他到底了解了什么,“墨濯,你不用再管我了,收起你的好意。我该走了。”语罢,转身与黑衣男子离去。 忘了回头看看那紫衫男子,“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可我,一直放你于心上,若是剥离...”,从未有过的咆哮,从未失去冷静的他已然无法思考一切,但离去的人终究是离去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清且婉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74.14万

  • 创作天数

    473

同类推荐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容倾颜,医药世家的继承人,医术高明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亲人手里。慕容倾颜,圣鸿大陆慕容世家嫡出小姐。虽为嫡出,却容貌丑陋,且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一朝穿越,当她成为了她。再次睁眼,曾经无法修炼的废物,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让所有曾经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契约神兽,炼制仙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誓要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当曾经的废物变成惊世奇才,当曾经丑陋的容貌褪去,她已不再是

  • 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

    夜舞倾城

    百姓们都在传将军府那个最爱东施效颦的肥妞把焱国第一美男子强吻了,郝窈窕一巴掌拍碎酒楼的桌子,这个锅她不背!郝窈窕决定用实际行动替自己正名,证明自己没有强吻过那小妖精。她半路拦住传说中焱国最美的男人,手中皮鞭甩得啪啪响。小样,看你往哪儿跑?郝窈窕用鞭柄抬起某男的下巴:小妖精你好!第一美男:……郝窈窕轻佻的一挑眉:你想知道我找你干啥不?第一美男眉头扬起桃花眼一眯:不想。郝窈窕脸颊一抽: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颜江灯塔

    苏秋雨觉得她肯定救了一个祸害,在家祸害她,出门祸害整个大魏国。婚前“夫君,既然你身体恢复了,不如归家吧?”“娘子,我还没有恢复,小腿疼。”“小腿疼?”“嗯,不信你摸摸。”苏秋雨翻白眼,敢情她救了一只狼,进门就不愿意走了,还想吃了她这个女主人。婚后。“夫君,既已送你到京城我便可返乡回家了吧?”“忘记告诉娘子了,一品诰命夫人无圣旨不可离京,娘子要委屈留下了。”“啊?一品?”“娘子不满意?那为夫定当再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