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等奸商,二等奸后

一等奸商,二等奸后 笑狂歌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57.39万字

一朝穿越,黑道女王变成了木头小姐,顶着单蠢的皮,做着阴险的事。 白莲花妹妹来抢皇子未婚夫?渣男送你不谢!花魁后娘逼她代嫁敌国当人质?帮你找到旧情人牵红线幽会不谢!伪君子渣爹利用完公主娘亲又利用她?绝育毒药帮你终身避孕不谢! 某日,兰君芙问:夫君,有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当如何处治乎? 某人撸袖子:你且揍他,扁他,踢他,踹他,扇他!若再不行,朕替你灭他满门! *【恩宠篇】 “陛下,皇后把卫国上贡的贡品转手走私了。” “朕都不着急你瞎急什么?” “陛下,您能不能管管皇后,臣在这边剿匪,皇后在那边收钱勾结山贼水匪。” “考验你们能力的时候到了。” “陛下,皇后她......” “朕宠的,怎么了?” “臣只是想说,皇后在给您切水果,没注意把手给割破了。” 话音刚落,刚才悠哉悠哉品茶的威武帝王瞬间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独霸篇】 登基前: “这个书桌挺雅致特别。” “我家王妃选的。” “这幅画挺有意思。” “我家王妃画的。” “咳咳,你这套茶具挺别致的,不至于也是你家王妃做的吧?” “我家王妃设计的。” “这府上什么是你选的?” “我家王妃。” * 登基后: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谨王妃兰君芙龙章凤姿蕙质兰心,封为皇后;” “文定夫人兰君芙才华横溢堪为文杰表率,封为夫人;” “舞阳郡主兰君芙德容兼备,封为美人;” “昭和公主兰君芙封为良人;” ...... “陛下您这是要闹哪样?” “你看,你们不是说朕后宫名分空缺吗,现在不就满了?” * 皇后曰: 我柔情似水, 我言笑晏晏, 我温柔,优雅,慈悲,善良,但我知道我是个母老虎。 皇帝曰: 朕腹黑阴险, 朕冷漠虚伪, 朕霸道,无情,自私,铁血,但朕知道朕是个妻管严。 *【财迷篇】 “芙儿,百年之后,你希望自己的墓志铭上刻上什么?” “广告位招租。” “你呢?” “芙儿说得都对。”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0/25字

0/2000字

笑狂歌

普通

同类推荐

  • 枭宠狂妃:对门那个暴君

    暗香

    重生前,顾书栊定亲的是洛王侄子司空焱,结果死在大婚前日,血溅闺房。重生后,顾书栊定亲的是洛王司空穆晟,重生不做夫妻,做你婶娘整死你!一场精心设计的提亲,一次处心积虑的谋杀。阴险狡诈的继母,手段狠辣的继妹,薄情寡义的未婚夫。大婚前日,继妹为了抢婚,一把火点燃了她的闺房,门窗皆被锁死,含冤惨死。再睁开眼,成为顾家旁支的嫡长女顾云染。重生归来,铁腕复仇。可谁告诉她,为什么她家对门住着的是上一世最终登上皇

  • 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

    莉莉薇

    他高高在上,是神秘可怕的蛮荒之王,一眼能看尽人之姻缘,厌恶女人到了极点,却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了,一路宠之,疼之。她卑微穿越,一身神奇医术,不为身边众多美男动心,只想变得强大,能配得上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可是等确定自己心意时,却发现自己已成婚多年…………委屈时:她用力的捶打着眼前的冰山大美男。“别人都说是我高攀了你,可明明是你老牛吃嫩草!”某男抓住重点,笑得无比妖孽,“那也得为夫吃了才能再次确认这

  •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容倾颜,二十一世纪医药世家的继承人,精通医理,活死人,肉白骨,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亲人手里。慕容倾颜,圣鸿大陆慕容世家嫡出小姐。虽为嫡出,却容貌丑陋,经脉堵塞,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更是慕容家族的耻辱。一朝穿越,当她成为了她。再次睁眼,曾经无法修炼的废物,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让所有曾经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契约神兽,炼制仙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誓要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当

  • 盛世妖女,至尊太子妃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农门悍妻:将军,请耕田

    米椒爱公鸡

    穿越成农家女,家徒四壁,遭遇一堆极品亲戚,倍受欺压怎么办?分家!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咱赚的钱由自己花!堂姐与未婚夫勾搭成奸,要退婚?这婚要退,不过得由她来!渣男坚决不要!奶奶要将她嫁给足以做她爷爷的鳏夫?她是要嫁,不过这人得由她来挑选!随手抓来一个傻子夫君,单纯老实又能干,幸福生活人人羡慕,可谁知她的傻子夫君竟然是……某日,傻相公总说眼睛不舒服,去大夫家检查回来,瞪着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她,芜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