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情网深深,男神,请深爱
展开

情网深深,男神,请深爱 窈窕君纸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22万字| 16总收藏

她以为爱情,只要努力,坚持,总有一天他眼中会有她的影子。
但现实证明,爱情,可能有时是残忍,自私的。
在这段感情里,她输的一踏糊涂——
“萧未然,你就这么离开,那我算什么!”
“忘了我,就算恨我也好,答应我。”
既然,你选择离开……那她也不会有所依恋。




六年后,当他站在她面前:“我想你了,所以我回来了,我们从新开始好不好。”
可是错过,就是错过了。
她抬起的自己的手,无名指上的钻戒闪耀着他的双眼:“可惜,你这次错了。”

对夏深深来说,萧未然是她这辈子遥不可及的梦。
对萧未然来说,夏深深是她这辈子逃不掉的劫数。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窈窕君纸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62万

  • 创作天数

    23

其他作品

  • 驯夫记,悍妻太妩媚

    宋家大少,每天绯闻缠身的他竟然结婚了,传闻他并不情愿走进婚姻的坟墓,但…… 搂着自己怀中的女人,面无表情宋易贤的看着那些八卦记者,突然他邪笑道:“我宋易贤的女人,谁敢潜!” 国际名模花茯苓,听说她阅男无数,知名导演,集团董事长,鲜肉男模特,但…… 夜晚,看着自己身下的男人,抚摸着他的桃花般的双眼:“宋易贤,今生今世你只能是我花茯苓的,我生你生,我死,你死!” 刚认识时宋易贤说:“花茯苓这个女人让他觉得危险。” 当他无可自拔的爱上她时,宋易贤说:“越迷人的越危险。” 爱情当中掺和了预谋,算计,陷阱,那它还有存在的价值么 还是说陷进爱情当中的人,就算知道真相,还是甘愿沦陷其中 ———————— 简介啥的对作者来说真的无能,反正这就是讲一个狼女预谋已久慢慢吃掉绵羊男的故事。 请君慢赏!喜欢可以【点击收藏】养肥慢慢看。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互撩文,1v1

  • 嫁给首长那些事儿

    妖画画

    【1V1双洁,重生军婚文】“长官,你看咱俩都不是自愿的,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吧。”他冷笑,“怎么,睡了不认账?”上辈子,夏初一婚前失贞,被家里人唾骂为淫娃荡妇,逼她嫁给跛足的老鳏夫。舅舅、母亲接连因她而死。只身逃到南方打工,辛苦半生,最后惨死渣男之手。重活一回,她定要保护爱她的和她爱的人,改写天命。陷害她的,她要让她自食其果;逼迫她的,她要让他跪地求饶;杀害她的,他要让他生不如死!顺便,前面那位长腿面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妖妖逃之

    【全本完】顾明希为救喜欢的男孩,将自己献给车内如帝王般的男子。一周后,她以蓄意谋杀未遂被判入狱六年。那年,她17岁。*21岁出狱,一纸DNA,她带着女儿被迫嫁给C国最年轻的总统龙裴,成为最不受国民喜爱的总统夫人。无爱婚姻,夜夜缠绵,丈夫温柔,女儿可爱,她已无所求。24岁,绑匪误绑了她的女儿,要求用总统的前女友交换。她跪地磕的头破血流只求他能救救他们的女儿,换来的只是他漠然残忍的——不换。她抱着女儿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