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别让我继续遗忘
展开

别让我继续遗忘 顾弦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16.92万字

一个身体,两种人格,自闭少女VS傲娇女王。狭路相逢,到底谁才是胜者? * 叶清桐是一个典型的DID患者,她温婉寡言且自强独立,渴望友情却又极力避免与人交往。 第二人格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致命的定时炸弹,不知何时会怎样爆发。 她和她本是同一个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独立性格。 * 初入大学,叶清桐遇到了他。想爱却不能爱,想靠近,却不能靠近,只因她有双重人格的存在。 一次偶然间,他邂逅了她;本以为只是陌路,没想到再见时,却是她救了他。 不同的两个人,爱上了不同性格的她,到头来却发现她和她竟是同一个人。 而她爱上了一个人,最后却分不清是哪一个自己动了心,也分不清是哪一个自己得他喜爱。 * 你无法面对的事情,就让我这个第二人格来吧。 如果可以,别让我继续遗忘!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顾弦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7.75万

  • 创作天数

    102

其他作品

  • 废后狠毒,皇上别来无恙

    军营里,她是智计卓绝的军师; 战场上,她是战无不胜的将军; 宫闱中,她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然而,这样一个传奇女子最后却死在了自己辅佐的新帝手里。 —— “璃儿,你不要怪朕,要怪就怪你自己。朕其实是在乎你的……” 深情的话掩盖不了恶毒的心,锋利的匕首狠狠插入了她的心口。 “若不是你,这后位早该是我的。姐姐,你还是安心去死吧!大不了,每到上元节我多烧点纸钱给你。” —— 再睁眼,她化身修罗复仇归来。 这一世,我定要你们不得好死!欠了我的,一个都不会放过。 只是,当年那个喊着她璃姐姐的小屁孩为什么现在却死缠着她? —— “璃姐姐,曾经你时常仗着比我大,做了我的便宜姐姐。现在,你可是比我小了。既然姐姐做不了,那就做娘子如何?”清隽的男子眉眼带笑的看着她。 聂子落眼角抽抽,满头黑线。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心怀不轨呢?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

    洛澜

    (正文已结局,精彩番外进行时)她和他的关系,仅限于结婚证上的两个名字,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他出生尊贵,暗藏野心,注定要为万人追逐。她家境平平,却阴差阳错卷入这场爱情的博弈里。一场豪赌,他为了心爱的女人把她输给了别的男人。当她狼狈地从虎口逃生,看到的却是他对另一个女人深情告白。他说:“慕千雪,我娶你不过是为了逼她回来。”支离破碎的婚姻,心灰意冷地转身,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转身的那一刹,他的世界也走到尽

  • 恋恋不赦:总裁缠不停

    路千持

    最强大影视公司总裁霸道求婚,“嫁给我,我给你想要的一切?剧本随便选,角色随意挑,资源要多少有多少!”唔,听起来生活很美好,前途很光明。只是……传说他是禁欲系,可她看分明就是纵欲系,婚后夜夜撩:她不小心按到他那里,男人咬牙,“女人,你谋杀亲夫!”女人小脸涨红,“……还硬得起来说明没坏。”男人勾唇,翻身压下,“坏没坏要试了才知道。”“老公今晚求赦免。”某女看见床就浑身疼。“准,赦免一次。”女人暗喜,“

  • 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

    话结局

    被人嘲笑欺凌,受尽屈辱?带着系统重生而来,乔宁心势必要将渣渣虐成狗。小三鸠占鹊巢?扫地出门,让她后悔从娘胎出生。恶毒婆婆,白莲花蜂拥而上?根本就不是她对手。老公太渣?没关系……桃花朵朵来,帅哥猛男不怕没得挑。“将离婚吞回去!”军少霸道冷酷命令道。“不吞!”“那我就吞了你……”他的女人胆敢挑衅他,那就让她看到他永远双腿发软……【1V1双洁宠文,大宠小虐,男女强斗智斗勇】

  • 婚情持久:老婆,轻点撩!

    周六不放假

    【老婆带球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五年前,颜珈死缠烂打追上男神薄钧野,半年后,要求分手,临别箴言:请放爱一条生路!男神指间敲了敲桌子,欺身压过来,禁欲而危险的气息徐徐浮在女孩儿耳边,低语:“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跟了我的人,就只有生这一条路?嗯?撩完就想跑,谁给你的胆?”颜珈:“……”我说的生路不是生孩子的这个生路啊喂!提问:遇到禁欲系男神怎么办?颜珈:撩!撩得让他知道,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内

  • 萌宝1加1:总裁宠妻成瘾

    千层雪

    传闻,S市权势滔天的权大boss一夜之间奉子成婚,喜当爹。传闻,权先生的妻子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中的幸运儿。掩盖于传闻之下,他们的日常是这样子的:“我要翻身做主人!”“你要怎么翻身作主?”“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碰我!”“做梦!”新婚夜,她醉熏熏的宣告主权,回应她的是他的饿虎扑食。“签字吧!我们离婚!”看着离婚协议书他讥讽一笑,抬手撕得粉碎,将她逼至墙角,“流影,你凭什么提出离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