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乖乖总裁,束手就擒
展开

乖乖总裁,束手就擒 温柔的胡子 著

已完结 公众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1.74万字| 68总收藏

叶子总觉着如果时间可以倒退的话,她一定绝对以及肯定会对当年那个看上去和人类进化史上类人猿长相别无二致的小男孩特别特别好!
都说女大十八变,可没人告诉叶子男大也十八变。
婚前,某女费尽力气,苦苦追寻,夺君心,灭情敌。
婚后,某男说,可以后悔吗?某女答,先生不好意思,本女已经赖定你了,恕不退货!!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温柔的胡子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104.57万

  • 创作天数

    407

其他作品

  • 妃不好惹,王爷请小心

    阮芊芊看了看镜子里的人,瞬间双目睁得大大的。镜子里的自己确实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这什么穿越,她似乎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前世瘦成闪电的自己穿越竟然成了一个如此有吨位的女子,而且还是在以瘦为美的天伦皇朝。于是乎爹不疼,众姐妹也是齐力怼她。最要命的是出门总没看黄历,竟与宫中权贵结梁子。 某世子甚是不屑,丑人多作怪。 后母不屑,她怎么可能嫁的出去。 某质子一脸深情,芊芊,难道你忘记我了吗? 某王爷一脸面瘫,阮小姐可要为本王的马负责。

    加入书架
  • 总裁大人,好久不见

    顾小凡一直以为这辈子,他和自己将再也不相见。可没想到,他居然出现了,而且成为了自己的上司。一如从前在校园,他永远是最受瞩目的,而她湮没如一粒沙,站在最远处看着他。直到有一日,她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错了……

    加入书架
  • 宛卿

    宛卿怎么也没想到,一入宫廷似海深,无尽漩涡喷涌而至,她更没想到这辈子自己居然会和苏逸宸扯上关系。 “你是谁派来的?”一句森然而出,简短却含着不让人拒绝的深沉。 宛卿扭头间看到放至脖际泛着冷光的银剑,只要自己再多动一下,便会血迹喷溅,全身好似绷紧了般,抬眸对上苏逸宸如子夜般深邃的黑眸,似乎下一刻便要将人吸进去,由不得人半分,一时间她竟忘了该说什么。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正文已结局】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他的陆太太很甜

    秦烟

    风光无限时,她遇到他;穷途末路时,她又遇到他。从云端到地狱,姜珂看淡世态炎凉。与陆靳城再遇时,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荣宠,足够她做一辈子的公主。陆靳城说:“我押解犯人无数,遇到你,却束手无策!”姜珂说:“别让我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我就喜欢你一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靳少,早上好

    妖妖逃之

    初次见面,叶微蓝趴在他腿上笑语晏晏:“小哥哥,我掐指一算,你五行缺我。”靳仰止:“……不知羞耻。”……众所皆知禁欲男神靳仰止矜贵俊朗,谁能想到有天他会把一个女人放在心尖上宠。 他的卡,她随便刷,他的人,她随便用。 靳仰止说: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所以我会陪你吃你爱的食物,送你喜欢的东西,满足你对婚礼的所有幻想,让你对余生充满期待。  充满期待? 叶微蓝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开他,怒道:“靳仰止,我只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