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
展开

缘来未迟,落跑甜心不好惹 青阳未央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13.61万字

她是率真开朗的乖乖女,只因年少时被初恋伤得彻底,昔日小白兔练就妖精法则,华丽蜕变恋爱高手; 他是炙手可热的X大“国民学长”,意外走红微博被赞“此人颜好腿长十项全能”,恋爱经验为零却撩妹技能满点! 本以为妖精遇上呆瓜,高手遇上菜鸟,必定坐怀不乱,可那颗封闭三年的心却怎么突然有了心动的裂缝?仿佛只要他再近一步,她心头的坚冰就要融化。 然而当初恋再次出现,轻而易举击碎她辛苦筑了三年的铜墙铁壁。 “好久不见。”她故作镇定,对方却一字一句不容反驳:“麦小岑,我要你回来。”她看着眼前这个依旧丰神俊朗的男人,轻轻一勾唇角,笑得些许妖娆,不由自主便应道:“好啊。”这个谁先动心谁先死的游戏,她誓要让他也尝到被伤到绝望的滋味。 只是这场报复的最后,是两败俱伤,还是终成眷属?又会是谁牵了她的手,陪她走到最后? 是刻骨铭心的他?还是……默默守护的他?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青阳未央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6.9万

  • 创作天数

    52

其他作品

  • 这个书生不太冷

    她是低调首富家的千金小姐,被誉为音乐天才。拥有一双绝美的为钢琴而生的双手。却不曾料想这双手后来变成了嗜血的杀人利器。他是黑白通吃的财阀集团温文尔雅的二少爷,却是个冷面心机男。掌控了世界上最大的暗杀组织,负手间翻云覆雨。却不曾料想有一天他会为区区一个女人仇敌三千一无所有也甘之如殆。一场灭门惨案。一桩地下交易。一个隐藏至深的可怖改造人计划。 令她无法再回到温馨幸福的家,从此埋下复仇的獠牙。 令他无法再一个人自由潇洒,从此萌发生死相随的羁绊。 一次任务,一朝重伤,一夜变天。 当走投无路,他气息奄奄却仍要宠溺笑着对她说:“你终于懂了。”她又会如何抉择复仇与原谅? 纵然千帆散尽,不用再过刀口舔血的日子。我只想和你一起,做对普通的鸳鸯。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

    洛澜

    (正文已结局,精彩番外进行时)她和他的关系,仅限于结婚证上的两个名字,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他出生尊贵,暗藏野心,注定要为万人追逐。她家境平平,却阴差阳错卷入这场爱情的博弈里。一场豪赌,他为了心爱的女人把她输给了别的男人。当她狼狈地从虎口逃生,看到的却是他对另一个女人深情告白。他说:“慕千雪,我娶你不过是为了逼她回来。”支离破碎的婚姻,心灰意冷地转身,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转身的那一刹,他的世界也走到尽

  • 恋恋不赦:总裁缠不停

    路千持

    最强大影视公司总裁霸道求婚,“嫁给我,我给你想要的一切?剧本随便选,角色随意挑,资源要多少有多少!”唔,听起来生活很美好,前途很光明。只是……传说他是禁欲系,可她看分明就是纵欲系,婚后夜夜撩:她不小心按到他那里,男人咬牙,“女人,你谋杀亲夫!”女人小脸涨红,“……还硬得起来说明没坏。”男人勾唇,翻身压下,“坏没坏要试了才知道。”“老公今晚求赦免。”某女看见床就浑身疼。“准,赦免一次。”女人暗喜,“

  • 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

    话结局

    被人嘲笑欺凌,受尽屈辱?带着系统重生而来,乔宁心势必要将渣渣虐成狗。小三鸠占鹊巢?扫地出门,让她后悔从娘胎出生。恶毒婆婆,白莲花蜂拥而上?根本就不是她对手。老公太渣?没关系……桃花朵朵来,帅哥猛男不怕没得挑。“将离婚吞回去!”军少霸道冷酷命令道。“不吞!”“那我就吞了你……”他的女人胆敢挑衅他,那就让她看到他永远双腿发软……【1V1双洁宠文,大宠小虐,男女强斗智斗勇】

  • 婚情持久:老婆,轻点撩!

    周六不放假

    【老婆带球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五年前,颜珈死缠烂打追上男神薄钧野,半年后,要求分手,临别箴言:请放爱一条生路!男神指间敲了敲桌子,欺身压过来,禁欲而危险的气息徐徐浮在女孩儿耳边,低语:“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跟了我的人,就只有生这一条路?嗯?撩完就想跑,谁给你的胆?”颜珈:“……”我说的生路不是生孩子的这个生路啊喂!提问:遇到禁欲系男神怎么办?颜珈:撩!撩得让他知道,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内

  • 萌宝1加1:总裁宠妻成瘾

    千层雪

    传闻,S市权势滔天的权大boss一夜之间奉子成婚,喜当爹。传闻,权先生的妻子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中的幸运儿。掩盖于传闻之下,他们的日常是这样子的:“我要翻身做主人!”“你要怎么翻身作主?”“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碰我!”“做梦!”新婚夜,她醉熏熏的宣告主权,回应她的是他的饿虎扑食。“签字吧!我们离婚!”看着离婚协议书他讥讽一笑,抬手撕得粉碎,将她逼至墙角,“流影,你凭什么提出离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