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童守无妻,赖定你
展开

童守无妻,赖定你 渐妖娆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3.37万字

三年前,因为他的穷追不舍,喜结连理。 正当沉醉在幸福中的她。 有一天,自称是她学姐的人约她至一家咖啡馆中说:白落儿,我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是你的老公。 她笑了:我们的感情不是什么鸡呀猫的什么都可以挑拔的。 可是。。。。。。 她决然远走他乡,离开这张用谎言编织的网。 四年后,他找到她问:你还要逃离我多久? 她气愤地说:童守,我们已经离婚。 他冷笑:白落儿,今生想离开我,除非我死。 。。。。。。 片段一:眼前的女人,一双美目巧笑倩兮,白落儿的手指规律地在桌上轻轻地叩着,这时眼前的女人终于耐不住性子,开门见山了,她抬手抚了抚垂落在嘴角的黑发说:“我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是你老公的。” 片段二:看着这个和自己相处了整整六年的男人,从大学到现在整整六年,他还是那般地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只是为何此时的他,是如此陌生呢? 片段三:白落儿,连退好几步,稳住身形后,她用手紧紧地按住自己的胸膛,强忍住泪水,倔强地笑了几下说:“童守,我是三岁小孩吗?人家挺着大肚子都找上门来了,你竟然还说你不知道!” (简介写得不好,请看正文,同时求收藏、支持、留言,谢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渐妖娆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9.78万

  • 创作天数

    137

其他作品

  • 我们的那些年

      在林可心遇见鲁肃之前,她以为自己会在校园里平波无澜地渡过四年,可是那谁谁总是不经意的在她面前出前,并且总是很无害的笑意盈盈,试问她的心还能平静如水吗?   当他问:“做我女朋友吧”   她顿时在风中凌乱!   ……   从抗拒到接受,经过的一系列悲欢离合,看他们如何经历坎坷,如何有情人终成眷属!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天价婚约,霸道机长请离婚

    洛澜

    (正文已结局,精彩番外进行时)她和他的关系,仅限于结婚证上的两个名字,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他出生尊贵,暗藏野心,注定要为万人追逐。她家境平平,却阴差阳错卷入这场爱情的博弈里。一场豪赌,他为了心爱的女人把她输给了别的男人。当她狼狈地从虎口逃生,看到的却是他对另一个女人深情告白。他说:“慕千雪,我娶你不过是为了逼她回来。”支离破碎的婚姻,心灰意冷地转身,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转身的那一刹,他的世界也走到尽

  • 恋恋不赦:总裁缠不停

    路千持

    最强大影视公司总裁霸道求婚,“嫁给我,我给你想要的一切?剧本随便选,角色随意挑,资源要多少有多少!”唔,听起来生活很美好,前途很光明。只是……传说他是禁欲系,可她看分明就是纵欲系,婚后夜夜撩:她不小心按到他那里,男人咬牙,“女人,你谋杀亲夫!”女人小脸涨红,“……还硬得起来说明没坏。”男人勾唇,翻身压下,“坏没坏要试了才知道。”“老公今晚求赦免。”某女看见床就浑身疼。“准,赦免一次。”女人暗喜,“

  • 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

    话结局

    被人嘲笑欺凌,受尽屈辱?带着系统重生而来,乔宁心势必要将渣渣虐成狗。小三鸠占鹊巢?扫地出门,让她后悔从娘胎出生。恶毒婆婆,白莲花蜂拥而上?根本就不是她对手。老公太渣?没关系……桃花朵朵来,帅哥猛男不怕没得挑。“将离婚吞回去!”军少霸道冷酷命令道。“不吞!”“那我就吞了你……”他的女人胆敢挑衅他,那就让她看到他永远双腿发软……【1V1双洁宠文,大宠小虐,男女强斗智斗勇】

  • 婚情持久:老婆,轻点撩!

    周六不放假

    【老婆带球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五年前,颜珈死缠烂打追上男神薄钧野,半年后,要求分手,临别箴言:请放爱一条生路!男神指间敲了敲桌子,欺身压过来,禁欲而危险的气息徐徐浮在女孩儿耳边,低语:“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跟了我的人,就只有生这一条路?嗯?撩完就想跑,谁给你的胆?”颜珈:“……”我说的生路不是生孩子的这个生路啊喂!提问:遇到禁欲系男神怎么办?颜珈:撩!撩得让他知道,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内

  • 萌宝1加1:总裁宠妻成瘾

    千层雪

    传闻,S市权势滔天的权大boss一夜之间奉子成婚,喜当爹。传闻,权先生的妻子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中的幸运儿。掩盖于传闻之下,他们的日常是这样子的:“我要翻身做主人!”“你要怎么翻身作主?”“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碰我!”“做梦!”新婚夜,她醉熏熏的宣告主权,回应她的是他的饿虎扑食。“签字吧!我们离婚!”看着离婚协议书他讥讽一笑,抬手撕得粉碎,将她逼至墙角,“流影,你凭什么提出离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