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河下情事
展开

河下情事 顾聚星1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15.81万字| 593总收藏

河下村被一条河隔开,但没有隔开人们的往来、更没有隔开男女之间的缠绵之事。
以河东的老贺一家、河西的李二两一家为主线,演绎出了一个悲喜交加的故事。
河东的老贺勤劳,有一个像牛一样的身体,但妻子已早早撒手人寰了。一天他帮助李二两的漂亮的妻子玲子修车,玲子正在车下帮忙,被喝醉了酒的丈夫李二两看到,李二两没容多想,一洋叉误伤了老贺。玲子对于和老贺在车下的事,没有丧失良心,执掌了正义。于是李二两进了笆篱子。李二两不能理解玲子,最后进了老林。‍老贺当时再也支不起这个家了。于是没有办法,两家的孩子都退了学。
老贺家是女孩叫美孩,李二两家是男孩叫大春,两个孩子情意深深、又分分合合。
最后在大春失去张老师后,美孩领着大春的孩子回来了.....
老贺与玲子、大春与美孩和张老师。还有张所长、铁子、大膘子等,在小说里都发生了什么?请看长篇小说《河下情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顾聚星1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5.81万

  • 创作天数

    59

更多迷妹总榜

  • 1

    15851755567

    582 迷妹值

  • 2

    184825272

    582 迷妹值

  • 3

    15035422361

    291 迷妹值

  • 4

    Leelz126

    291
  • 5

    amyyj

    291
  • 6

    言吧书友15272201796148281

    265
  • 7

    annadeng80

    192
  • 8

    15705941386

    192
  • 9

    13554941378

    174
  • 10

    xueronghua11

    162

同类推荐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王的毒妾

    陌上依然

    【正文已完结,番外进行中,请放心入坑哦!】她是医术超群、被誉为用毒至尊的暗杀系特种兵,好友出卖让她粉身碎骨。异世穿越重生她是双目失明、年少白发被称为鬼女的荣府嫡女。再睁开眼睛她走出了暗无天日的地窖,昔日鬼女不但斗得了继母庶妹还惩得了刁奴。哈?要她代继妹嫁给残疾喋血鬼王?可以!我卷走你荣府所有当嫁妆!但是这个鬼王要求也太多了,自己腿不能站竟然还嫌弃她一头白发,还没掀开头盖睹她芳容就将她由正室降为妾!

  • 盛世妖女,至尊太子妃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嫡女谋之再世为后

    枫柒柒

    再世重生,嫡女浴血归来。前世她为了虚妄的承诺,害惨身边亲人,自己硬生生受下千刀万剐。重生归来,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害过自己的人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她霸气崛起,赚钱报仇两不误。可撩史上最年轻太傅,可如血性男儿般奋战沙场。渣男毒女想休战?不好意思,你们连休战的筹码都没有了。—————只是为什么?这个最初充当棋子的男人却怎么甩也甩不掉了!“父、父皇!孩儿给你新做了一张龙床……”圆滚滚的某宝笑得一嘴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