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帝准,半仙皇妃拐妖夫
展开

天帝准,半仙皇妃拐妖夫 吴诗寒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4.48万字

☆本文参与言情小说吧新人训练营☆ 如果说,穿越是件平常事,那络思瑶绝对相信,自己是这么多穿越前辈中最穿越的最不平常的一个,有谁会穿成她这样的? ···天之娇女,一朝梦醒,原来自己做了十七年的梦 幸福生活被打碎,她该如何抉择?亲生母亲不知去向,是死?是活? 千方百计下凡,等她的确是大海捞针的寻找,被太白算计,一脚踹下,落入他的怀抱...... “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当朕的妃子。另一个就是让御林军将你关去吏部大牢做刺客处理”哦 这什么人嘛?让人给你做小老婆还带威胁? "瑶儿,我爱你"慕景逸满目柔情的说,纵使你现在只是喜欢朕,有朝一日你一定会爱上朕的 慕景逸满脸的不屑与不耐烦,甚至还要厌恶,说道"瑶妃还真是贪心呐,皇后的夜明珠已经被你拿去了,现在注意打到朕身上了?真是好笑,马上滚!朕不想看到你!" 络思瑶还想说什么,但她得尊严不让她再祈求下去,起身,没有臣妾告退的话 华丽的转身,华丽的离开,华丽的说,不爱你了 情至深处 看到他难过 她也不好过 可是一夜之间,他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对她却淡如陌人,又恨如仇人 "喝了它!"慕景逸命令式的口吻说道,络思瑶看着碗中那些黑糊糊的液体,手抚摸着小腹,坚决不喝,倔强的抬起头,没想到,慕景逸提起脚,向她的小腹狠狠的一踹 将他深深的放在心底告诉自己把他忘了,一切还可以从头再来,深夜,带着他的小老婆和干妹妹毅然离开 他们是否还会相遇,又或是再见已是陌路人? 是天意弄人还是命中注定?繁华盛世为何唯独她坏事不断?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吴诗寒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4.48万

  • 创作天数

    75

同类推荐

  •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容倾颜,二十一世纪医药世家的继承人,精通医理,活死人,肉白骨,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亲人手里。慕容倾颜,圣鸿大陆慕容世家嫡出小姐。虽为嫡出,却容貌丑陋,经脉堵塞,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更是慕容家族的耻辱。一朝穿越,当她成为了她。再次睁眼,曾经无法修炼的废物,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让所有曾经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契约神兽,炼制仙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誓要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当

  • 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

    梓同

    她被叔叔和叔母算计,送给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享用,美其名曰废物利用。她将计就计,设计堂姐做了那人的妾,果断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只是废材?草包?呵呵,云沁冷笑,早就不是了!.她是21世纪赫赫有名的杀手,医毒双绝,绝世无双,离奇穿越,灵魂附着在沧澜国云府三小姐身上。从此,废材变天才,风华潋滟,傲视天下!她狡诈、腹黑、狠辣、睚眦必报,惯会扮猪吃老虎,但凡欺负她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他是年轻一辈的王者,少

  •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颜江灯塔

    苏秋雨觉得她肯定救了一个祸害,在家祸害她,出门祸害整个大魏国。婚前“夫君,既然你身体恢复了,不如归家吧?”“娘子,我还没有恢复,小腿疼。”“小腿疼?”“嗯,不信你摸摸。”苏秋雨翻白眼,敢情她救了一只狼,进门就不愿意走了,还想吃了她这个女主人。婚后。“夫君,既已送你到京城我便可返乡回家了吧?”“忘记告诉娘子了,一品诰命夫人无圣旨不可离京,娘子要委屈留下了。”“啊?一品?”“娘子不满意?那为夫定当再努

  • 盛世妖女,至尊太子妃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

    夜舞倾城

    百姓们都在传将军府那个最爱东施效颦的肥妞把焱国第一美男子强吻了,郝窈窕一巴掌拍碎酒楼的桌子,这个锅她不背!郝窈窕决定用实际行动替自己正名,证明自己没有强吻过那小妖精。她半路拦住传说中焱国最美的男人,手中皮鞭甩得啪啪响。小样,看你往哪儿跑?郝窈窕用鞭柄抬起某男的下巴:小妖精你好!第一美男:……郝窈窕轻佻的一挑眉:你想知道我找你干啥不?第一美男眉头扬起桃花眼一眯:不想。郝窈窕脸颊一抽:你这话让我怎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