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妃:爷.非礼无视!
展开

祸妃:爷.非礼无视! 络青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0.72万字

一朝醒来,成了豪府深院里的千金三小姐…… “她是苏府找来替死的!” 她冷笑,死这种事情,还是正主儿自己来比较好! 明明是个冒牌货,却有人频频找上她…… 太子优雅挑唇轻笑:“想要证明身份清白?行,做我的女人,没有人敢说你来路不正。” ——谄媚奉承外加讨好献殷勤是吗?也成~~ ——保我小命外加长命百岁是吗?更可以~~ 哎哟,我好忙,关门,放猫! 此坑爆笑大宠小虐,非小白,欢迎入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络青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5.15万

  • 创作天数

    206

其他作品

  • 重生侧妃

    【简介】 前世荒唐的多重身份,今世未了的孽缘,那一年椒兰殿的妖火烧了谁的尸骨冰寒? 天璟国王爷三声大胆,她就成了王府冰封五年之后的首个侧妃娘娘,从此为爱沦陷··· 后宫佳丽三千,天子唯独不饮她这一瓢,身缠孽缘的他对她折磨··· 更有他国君王黑衣白马,衣袂翻飞自战场杀来,带着腥甜的血味,长臂一伸,豪气冲天:朕!来接你回宫! 那一年的妖火被谁红罗软帐随风舞?那一年耳边的暧昧绝情的呢喃,造就了怎样的惊天动地的恨意? 她冷眼看着风流貌美的他,他却更加冷眼的看着身裹红妆的她. 一袭嫁衣为他人披上,他居高临下淡淡说道:反反复复,不过依然,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何必当初? 何必当初死里逃生为谋求他施舍的爱?何必当初月下长风,因他一笑天下倾倒?何必当初任由他将自己送进深宫高院,受尽百般凌辱?何必新婚之夜烧焦了尸骨···? 刹那百年梦醒,一日熬白三千墨丝. 最后,是谁将唇轻覆在那苍白的容颜之上,一曲离愁换回清泪两行,红颜枯骨许了一世风流··· 风流王爷杠上重生妃。轻松+虐身+虐心。络青新作,希望亲们喜欢。简介无能,改了多遍了,亲们入坑自己看吧···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

    夜舞倾城

    百姓们都在传将军府那个最爱东施效颦的肥妞把焱国第一美男子强吻了,郝窈窕一巴掌拍碎酒楼的桌子,这个锅她不背!郝窈窕决定用实际行动替自己正名,证明自己没有强吻过那小妖精。她半路拦住传说中焱国最美的男人,手中皮鞭甩得啪啪响。小样,看你往哪儿跑?郝窈窕用鞭柄抬起某男的下巴:小妖精你好!第一美男:……郝窈窕轻佻的一挑眉:你想知道我找你干啥不?第一美男眉头扬起桃花眼一眯:不想。郝窈窕脸颊一抽: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 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夏日粉末

    容倾颜,医药世家的继承人,医术高明最后却死在自己的亲人手里。慕容倾颜,圣鸿大陆慕容世家嫡出小姐。虽为嫡出,却容貌丑陋,且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一朝穿越,当她成为了她。再次睁眼,曾经无法修炼的废物,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素手翻云,逆天改命,让所有曾经瞧不起她的人追悔莫及。契约神兽,炼制仙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誓要让曾经瞧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当曾经的废物变成惊世奇才,当曾经丑陋的容貌褪去,她已不再是

  •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颜江灯塔

    苏秋雨觉得她肯定救了一个祸害,在家祸害她,出门祸害整个大魏国。婚前“夫君,既然你身体恢复了,不如归家吧?”“娘子,我还没有恢复,小腿疼。”“小腿疼?”“嗯,不信你摸摸。”苏秋雨翻白眼,敢情她救了一只狼,进门就不愿意走了,还想吃了她这个女主人。婚后。“夫君,既已送你到京城我便可返乡回家了吧?”“忘记告诉娘子了,一品诰命夫人无圣旨不可离京,娘子要委屈留下了。”“啊?一品?”“娘子不满意?那为夫定当再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