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王爷的新夫人
展开

倾城王爷的新夫人 总攻大人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3.17万字| 598总收藏


老天还能让她再苦逼一点么?
  本是巨额财产继承人惨遭陷害,天无绝人之路逢穿越,对此她淡定,好歹活着不是?
  然而活有很多种方法。
  返老还童的代价是胸前的一马平川!
  假装天真的代价是被贱卖到奴隶市场!
  于是老天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了,她的一生只有更苦逼,没有最苦逼!
  主人倾国倾城美如花很养眼,撒金成土很豪迈,时而温柔甜如蜜,时而残暴如修罗,悲欢喜怒皆无常,教会她杀人放火、坑蒙拐骗、色艺无双,给予她惨痛回忆的是他,关键时刻救她出苦海的也是他。
  对他,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琢磨不透。
  直到有一天,他媚眼如丝地说:“这江山很好,我想要。”
  于是,她终于明白了他买她、养她、教她、救她……都是为了什么!

  **

  再于是,她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她在这皇权的掌握者面前长袖善舞,步步醉卧君王怀。
  她看着他的笑变得比哭还要难看,而她却笑得比花还娇俏。
  后悔吗?
  晚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总攻大人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3.17万

  • 创作天数

    47

更多迷妹总榜

  • 1

    a198768a

    356 迷妹值

  • 2

    0百鬼夜行抄

    288 迷妹值

  • 3

    禅心月本尊

    228 迷妹值

  • 4

    半季之远

    180
  • 5

    xianghaorang12

    168
  • 6

    失她失心

    168
  • 7

    掉链子

    168
  • 8

    mjq1982

    168
  • 9

    官华芳maomao

    168
  • 10

    bnvbvbn

    168

同类推荐

  •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王妃医手遮天

    梓同

    他们初见于某个土匪窝,她助他解了燃眉之急,顺带算计了一把自己那不称职的丞相老爹;后来,他们成了夫妻,只因一个替姐出嫁,一个不得不娶…….她是丞相府二小姐,背着克父之名,受人欺凌,最终死于非命。灵魂易主,她建马队,开商铺,闲时数数钱,无聊时为人看看病,将日子过得多姿多彩自由惬意。他是声名赫赫的战神陵王,残忍、暴戾、嗜血,曾经有过五任未婚妻皆死于非命,是名副其实的克妻男。纵然容颜绝世,却令无数倾慕他的

  • 嫡女谋之再世为后

    枫柒柒

    再世重生,嫡女浴血归来。前世她为了虚妄的承诺,害惨身边亲人,自己硬生生受下千刀万剐。重生归来,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害过自己的人血债血偿,不得好死。她霸气崛起,赚钱报仇两不误。可撩史上最年轻太傅,可如血性男儿般奋战沙场。渣男毒女想休战?不好意思,你们连休战的筹码都没有了。—————只是为什么?这个最初充当棋子的男人却怎么甩也甩不掉了!“父、父皇!孩儿给你新做了一张龙床……”圆滚滚的某宝笑得一嘴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