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儿子,让你妈妈嫁给我
展开

儿子,让你妈妈嫁给我 落雪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5.81万字

开玩笑,儿子替老妈征婚,什么,等一下。妈妈的名字叫什么,纪梵希。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好,看你这次往哪逃。 什么,要么和他结婚,要么放弃儿子。 风逸朗,你个混蛋,我纪梵希一个堂堂遗传学博士,诺贝尔奖得主,岂能受你威胁。 可眼见儿子那梨花带雨,哭着要爸爸的样子,实在是于心不忍,咬咬牙吧,谁让儿子是她的唯一呢。 恩,什么,刚刚还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转眼就笑逐颜开了。 纪衍泽,你敢陷害你老妈,看来你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老爸,救我,老妈要杀人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落雪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65.15万

  • 创作天数

    218

其他作品

  • 亿万契约,冷面恶少假面妻

    为了躲避那个超级变态老男人的疯狂追求和一群花痴女的的疯狂迷恋,顺便躲避一下纪衍泽,风凌瑄选择出国避难,无奈之下去了最痛恨的日本,没想到惨到了极点,钱包护照全被偷光光不说,还被迫与一群鸡为伍,赚了一身鸡毛跟鸡屎。 ………… “保镖?我可是很贵的奥!” “一亿美金,三个月!” “成交!” PS:文文是讲我们可爱的三少跟南宫凛冽(伊藤夜)的故事,搞笑又搞怪,喜欢的亲们记得收藏,还有多多留言。 如果亲们对于风凌瑄不甚了解可以去看看《花心纪少的乖乖妻》,那里有详细的介绍(免费的)

    加入书架
  • 梨花坞

    她是他这一生唯一想用生命呵护的至宝,曾几何时,她以为他会是她的天,他的怀抱永远是只留给她的温暖。然而 ,四年的别离 让一切全变了,他们的相遇让她陷入绝望而尴尬的境地 ,他竟然彬彬有礼地对她说:“姑娘你认错人啦 !”他不记得她了,她呢?生命之花即将枯萎,在生命尽头还能唤回他的心吗? 生命弥留之际,他出现了,一个和他有着惊人相似外表的冷漠少爷,却需要她的温暖,她还能给他吗?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神秘老公,太磨人

    唐言蹊

    一场狗血的商业联姻,唐言蹊嫁给了风头无二的盛家太子爷,却在新婚之夜收到来自亲亲老公的约法三章。唐言蹊认为自己的婚姻就是场狗血的玩笑,而自己和盛嘉南的关系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却不想……“老婆,我们应该为了人类繁衍生存而努力。”“老婆,适当的运动有利身心健康。”“老婆,有句话你听过没?NOxxx,NO哈哈哈”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说好的约法三章呢?唐言蹊怒了:“你给我闭嘴!!!”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契约婚姻,为期两年。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某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