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色妃挡道,王爷请当心
展开

色妃挡道,王爷请当心 君咫天涯 著

连载中 签约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8.81万字| 84总收藏

她,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棺材见了都会打开盖的可爱美丽高中女学生。

她,一手遮天,练就绝世神功,斗得了青蛙,吵得过鸡,在校园,她是痞子老大,手残催校草,斗园炒菜花,最最最主要的是,她遗传了她老妈的良好基因。

某天,她玩穿越了,以下便是某女的经历......

一名白花花胡子老头站她面前,“你就是传说中XX国,至高无上的凤凰神女,不过......”

某女兴奋,“哇,是真的吗?不过什么?”

白胡子老头瞟了她一眼,摸了把胡子,意味深长道:“不过......发育未完成!”

某女大怒,举一砖头砸去,“死色老鬼,你往那里瞄了?”

......

某美人与其并肩,同站悬崖边上,“王爷垂危,只有王妃你才能救他。”

某女大笑,“哈哈,真的吗?”二话不说向其奔去。

“噗.....”

众人大乱,“哇,救命呀!王爷吐血身亡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君咫天涯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0.26万

  • 创作天数

    245

其他作品

  • 烛摇寒梦生

    一场大火,一场杀戮夺走了她所有的一切。 她不惜走上一条不归的路,只为寻到她的仇人,让他们血债血偿。 她阴差阳错嫁于了他,以为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奈何上天作弄,在真相面前,她与他只能刀剑相向。 鸾烛摇曳,点缀了她的容颜,却燃尽了她的情。 一盏无情的灯,一个春秋轮回,她与他隔岸相望,却已经物事人非。 他,人面君子,实际黑心黑肺,没心没肝。 他算计了一切,却单单漏算了一个她。 刀光剑影中,他选择了守护,只为给她一个温暖的港湾。 补朔迷离的真相中,他选择了深默,忍受了她所有的悲疼。 一世情缘,一曲悲歌,一剑情伤。 烛火摇曳,一场寒梦自此生。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娘子会整容,夫君别过来!

    萧小月

    (本文1v1,穿越,女强,王爷,轻松搞笑!虐渣!)一场因一条项链引起,而蓄谋已久的阴谋,让整容医师萧喻西魂飞异世,穿越成东越国皇商萧家三房不受宠的嫡女萧十七。成亲当日拜堂之时被新郎直接休弃,被迫与被贬的外祖父一家回到乡下旮旯重操旧业。楚夙这一生,除了他已逝的母后,连皇帝都敢怼!却唯独面对萧十七时,心虚的亲生儿子都不敢承认!萧十七一直以为是随风抛弃了她母子二人,心灰意冷之下让纠缠着她已久,甚至放弃王

  • 农门悍妻:将军,请耕田

    米椒爱公鸡

    穿越成农家女,家徒四壁,遭遇一堆极品亲戚,倍受欺压怎么办?分家!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咱赚的钱由自己花!堂姐与未婚夫勾搭成奸,要退婚?这婚要退,不过得由她来!渣男坚决不要!奶奶要将她嫁给足以做她爷爷的鳏夫?她是要嫁,不过这人得由她来挑选!随手抓来一个傻子夫君,单纯老实又能干,幸福生活人人羡慕,可谁知她的傻子夫君竟然是……某日,傻相公总说眼睛不舒服,去大夫家检查回来,瞪着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她,芜芫:“

  • 绝色废女:暗王,硬要撩

    魔雪希

    【双强升级爽文,全程狂宠无虐,一对一】前世她作为古武世家的家主,却遭算计死亡,一朝穿越,成为陌家受人唾弃的废材草包二小姐!天生废材,不能修炼,遭人欺压,庶姐挑衅,渣男冷观,还未婚先孕,被逐出家族?甚至,即将葬身狼腹?很好,她勾唇冷笑,不仅在狼群当中拼死拼活杀出一条血路,强势收了狼王作为兽宠。杀出血路之后,她发现自己肚子小包子还活着,甚至护卫寻来,毅然向她下跪,终生忠心耿耿。孩子,下属全有了,人生圆

  • 佳偶天成,绝爱倾城商妃

    祁晴宝宝

    什么叫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龙腾王朝最大的宝石商家—寒家二小姐,寒菲樱是切切实实体会到了!就因为司天监算出淮南王府世子的生辰八字和她正好相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作之合,她就要嫁给一个半死不活的世子?淮南王府世子萧天熠,原本大好男儿,俊美绝伦,文韬武略,是京城少女梦寐以求的男人,可三年前的一场战争,他不幸被敌国暗算,身中剧毒,从此落下半身不遂的毛病,名门千金们纷纷打起了退堂鼓。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

  • 医仙妖娆:异能三小姐

    九玥

    他是高高在上的宁城太子爷,不喜男人,厌恶女人,却在遇到她后一再破例,对其宠之,护之;她是异世穿越而来的惊世医仙,聪明绝顶,傲世天下,却因他屡屡犯险,对其狂追不舍,花样百出。当某一天,她身着红色喜服,笑颜如花:“修辰,你身子不好,让我来服侍你吧。”……翌日一早,她扶床咆哮:说好的身子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