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灵气复苏 阴阳界之最强驱魔师
展开

阴阳界之最强驱魔师 淡淡的幽伤 著

已完结 签约 悬疑侦探灵气复苏

18.66万字| 11总收藏

  人有人道,鬼有鬼途,人鬼殊途,各行其道。若离其道,必受天诛。
   她是神秘的驱魔师,独来独往,性格冷淡,漠视一切,却惟独爱财如命,在她的眼里钱财胜过一切,管你是人是鬼有钱什么都好谈。
  百年之身,千年传承,斩妖剑,修罗刀,天地万物各有其法,她就是黑暗世界的王者。但是一次意外的灵异事件令她遇到了自己命中的死结,是他亦是她。唯一办法就是劫数双方的一人死去,以血破劫,另一人方得重生。
  于是她暗自咬牙将心一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一定要干掉她命中的那个劫。就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一道倩影悄然进入守卫森严的古堡里,然而当她潜进古堡却看见某人那微微扬起的嘴角时,她愣了!
  当看着某人一脸餍足的躺在她身边时,她只能仰天长叹,谁能告诉她事情的结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片段一
  “女人,你是我的,别这么傲!”男子俊美无筹的脸上扬起一抹邪佞,双眸如勾紧锁怀中的女人。
  女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只是我自己的,而你死后将会是我的!”
  片段二
  “为什么?”男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手握利刃正扎进他胸膛的女人,为何最终她还是要放弃自己。
  女人冷漠的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底掩藏着几不可查的痛苦“因为只有你死,我才能活!”话音一落,手中匕首再进两寸,鲜花染红了男人白色的礼服,如同盛开的玫瑰那般妖艳夺目。今天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淡淡的幽伤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39.89万

  • 创作天数

    1559

其他作品

  • 极品废柴之家有娘子太凶猛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江小花,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修炼成一只凤凰,成为一只神鸟,让世鸟称颂百鸟臣服。 然而却在进阶的那一天遭遇了天罚,命大醒来时竟然成为了一个不能修炼没有半点灵气的废柴,要嫁给一个活不长的短命鬼。 我嫁你奶奶个腿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不了此举竟惹来了传说中的未婚夫,对她穷追不舍。 上一秒,“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给我滚远点,小心我把你当点心吃了。” 下一秒,某女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一手紧紧拽着某人的衣摆,好不伤心道“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某男嘴角微微扬起,不顾某女的苦苦哀求,扛起地上的人就往里面走。“不是说要吃点心吗?为夫还没有吃饱呢,娘子再陪为夫多吃一会儿吧。” 既然跑不掉,江小花决定认命,好在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秀色可餐,对着他,吃饭也会更香。 可是,总有些不知死活的小妖精想要勾搭她男人,江小花决定,小妖精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凑一双,来三个…… 某女对着某男暴吼:死男人,你上哪儿给我招来这么多小妖精的。 面对某女的暴怒,男子微微一笑,伸手将某只炸毛的女人揽进怀里,顺毛道“娘子别气,那些歪瓜裂枣为夫瞧都不瞧一眼,娘子要是杀累了,就让为夫代劳可好?”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他看见你的声音

    殷寻

    黄宗泽、叶青主演电视剧《我知道你的秘密》小说原著,2019年10月4日首播。出版名《他看见你的声音》。【中国网络小说第三季评选新书榜第一】顾初想过无数种重逢,只是重逢来得猝不及防。她喃喃:“北深。”他:“我是陆北辰。”陆北辰,国际炙手可热的人类学法医,是毒眼权威的“尸译者”,是被高检机构誉为最难邀请的高冷男神级专家教授。他有着跟北深一样的脸,却不是她的北深。骇人听闻的血案,离奇难解的案件,险象环生

  •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

    颜宛言

    封家嫡女,居然沦落到住凶宅。原本众人以为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她每天安安静静,不吵不闹,摆摊算命赚生活费。几个月后,封家众人请她回去。她笑眯眯地摇了摇头。回去封家没女鬼做家务。背后,叱咤尊城的魏爷霸气地将未婚妻揽在怀中,“我家夫人胆小,别吓她。”被抓的众鬼,“你莫说的是鬼话?”就在众人都等着魏爷取消与挂名未婚妻的婚事时,竟等来两人订婚的消息。号外号外,魏爷与封家小姐成婚。不可能,魏爷清心寡欲,神秘

  • 识谎者之梦境追逐

    南宫小主

    是现实的经历,还是曾经的记忆?在落水的那一刻,韩泠悦眼前似乎出现了很多的画面,慢慢的重叠在一起,最终变成了晏寒笙的脸。她离开的半年里,他从未停止过寻找。大家心心念念的韩泠悦终于回来了,但竟是在案发现场,双手沾满鲜血,时隔一年之后的她,又一次被带进了熟悉的审讯室。面对特案组的成员,不再是初见,而是旧识,这次的一切又变得不一样。“三天前,我才回来,在查一个案子。”一个月前,韩泠悦被人弄晕送到距离S市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