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妻上瞒下,总裁大人住隔壁
展开

妻上瞒下,总裁大人住隔壁 狐尼克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2.1万字| 877总收藏

为了摆脱相亲,她在路边随便拉了一个男人,声称:“他是我的男朋友!”
本以为只是萍水相逢,谁知,第二天男人竟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
*
沈颐,沈氏企业的总裁,表面风光,却没有人知道他只是沈家的私生子。
夜兮,一名普通职员,父亲死后,便与自己名义上的哥哥相依为命。

从小,她就对哥哥存在一段特殊的‘情’。

如果说和沈颐的相遇只是一场意外,那么说,爱上他,却是她必经的劫数。
只是,这个劫,未免有些曲折。


“沈颐,但愿我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决绝的话语,充满了恨意。
夜兮别过头去,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所以,她不会看到他眼里的那抹痛意。

本以为今后不会再与他有任何交集,却差点成为害死他的罪魁祸首。
可是他,却也欠了她一条命……

她脸色如水,平静如澜的对他说:“从今往后,我们扯平了。”
可为什么,却在转身之时,泪如泉涌?
*
*
再见之时,他冷漠从她身边走过,却不再多看她一眼。
彼时,他的身侧佳人在怀。
外界传言,那是他的未婚妻……

求【收藏】+【推荐】+【留言】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狐尼克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2.1万

  • 创作天数

    51

更多迷妹总榜

  • 1

    柒小夜

    1,948 迷妹值

  • 2

    书友_1695438

    744 迷妹值

  • 3

    苏米络

    735 迷妹值

  • 4

    15019798859

    718
  • 5

    大三川

    678
  • 6

    良姜

    588
  • 7

    穆如清风toki

    588
  • 8

    狐尼克

    472
  • 9

    我是柒小夜

    376
  • 10

    骆费家的一锅粥

    376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正文已结局】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他的陆太太很甜

    秦烟

    风光无限时,她遇到他;穷途末路时,她又遇到他。从云端到地狱,姜珂看淡世态炎凉。与陆靳城再遇时,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荣宠,足够她做一辈子的公主。陆靳城说:“我押解犯人无数,遇到你,却束手无策!”姜珂说:“别让我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我就喜欢你一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靳少,早上好

    妖妖逃之

    初次见面,叶微蓝趴在他腿上笑语晏晏:“小哥哥,我掐指一算,你五行缺我。”靳仰止:“……不知羞耻。”……众所皆知禁欲男神靳仰止矜贵俊朗,谁能想到有天他会把一个女人放在心尖上宠。 他的卡,她随便刷,他的人,她随便用。 靳仰止说: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所以我会陪你吃你爱的食物,送你喜欢的东西,满足你对婚礼的所有幻想,让你对余生充满期待。  充满期待? 叶微蓝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开他,怒道:“靳仰止,我只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