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腹黑夫君太难缠
展开

腹黑夫君太难缠 沁雨竹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18.7万字

还有比她更悲催的吗?刚刚从继母手中夺回总裁之位,却在欣赏红月亮的时候醉酒穿越! 一觉醒来,变成待嫁痴女,还是个不受人待见的童养媳! 进门三日,闹得诸葛家鸡飞狗跳,最后,被婆婆送进青楼“学习” 三年后,极品花魁现世,新郎闻声而来,她冷冷一笑:“堡主要翻牌?拒客!” 可是可是,怎么明明她锁上门了,那厮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房间? 【花絮】: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无耻。”某女厉声问 “没有,她们都很喜欢我这样做。”爪子的主人笑意盈盈 “……” “喂,我都说了N次了,我肚里的肉不是你的!”某女受不了的一拳挥向跟屁虫 某男眨眨眼睛,顺势把她拉进怀里:“大白天的夫人也投怀送抱,这叫为夫如何是好?”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沁雨竹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3.55万

  • 创作天数

    326

其他作品

  • 极品太子妃:你被捕了

    穿越不是她的错,穿越成婴儿不是她的错,上面还有一个穿越的娘更不是她的错 不就是偷了个钱包吗?何至于被警察追到穿越? 新婚之夜,他不想圆房,她割破自己的手,滴血作落红,顺便用刀剐了手臂上的守宫砂 新婚次日,他就娶了无数小妾,包括他最爱的女人在内,太子妃有名无实 面对他的冷漠,妃子的陷害,皇后的威逼,她始终淡定的微笑:“我只是需要一个离开南元理由,并不在意这太子妃的名头和一个变态的男人!” 养杀手,她才是陆上最大暗杀门的女老大 开青楼,她顶着玛丽连梦露的名头艳惊四座 ……不但赚得金满钚,还引来帅哥无数 好吧,既然你们兄弟二人相争不下,这劳什子的皇后命我也不要,姐直接当女皇算了!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绝色废女:暗王,硬要撩

    魔雪希

    【双强升级爽文,全程狂宠无虐,一对一】前世她作为古武世家的家主,却遭算计死亡,一朝穿越,成为陌家受人唾弃的废材草包二小姐!天生废材,不能修炼,遭人欺压,庶姐挑衅,渣男冷观,还未婚先孕,被逐出家族?甚至,即将葬身狼腹?很好,她勾唇冷笑,不仅在狼群当中拼死拼活杀出一条血路,强势收了狼王作为兽宠。杀出血路之后,她发现自己肚子小包子还活着,甚至护卫寻来,毅然向她下跪,终生忠心耿耿。孩子,下属全有了,人生圆

  • 妖夫当道:娘子乖乖入怀

    落月LY

    别人养的小兽乖巧听话又粘人,怎么她捡回来的这只却各种挑食各种洁癖,抱一下都要挠人,要不是看在它可怜,好吧,还有可爱的份上,她一定马上把它扔出去!看把它惯的!好吃好喝的供着,然后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抱在怀里的小兽变成了一个妖孽的男人了?!她的胖墩呢?她不要这个男人哇!第一次见面,它把她一脚踹进去了茅坑中,她微笑忍!第二次见面,它伸爪一抓张嘴一咬,她还眼巴巴带着它去看病,忍了!第三次见面,他干脆压着她

  • 巧姻缘,暗王的绝色傻妃

    轻妩媚

    全文完结,欢迎各位亲爱的读者们跳坑哦!轻妩媚痛苦地抱着头,完全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在流沙之中告别了二十一世纪,来到了这个爹不疼,娘已故的紫玄大陆。穿越了!爹不疼,娘已故也就算了,原来的主儿,还是个彻底的废材,最后还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她的性命,把她给丢进了死亡沙漠里来。就这么看得起她轻妩媚吗?既然大家都那么看得起姐,那姐就让你们明白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天材!装傻充愣篇:“大姐姐,你好漂亮!”某女对着绝

  •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魔雪希

    前世,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特工之一——夜狐,各种各样的残忍手辣的犯罪人物以及黑道老大都惨败在她的枪下,被众多黑暗人物所忌惮。传闻夜狐面容美貌,一身火辣身材,其残忍的手段也是让人心生胆寒,可以无声无息地夺去人的生命,完全不在话下。在厌倦了特工每天过着在刀上的日子,夜狐退出了特工机构,而一直嫉妒着夜狐的成就的另一名特工——暗风,竟将夜狐的秘密资料全部泄露出去,夜狐因此招来了众多人物的联合追杀,最终死在他

  • 独宠狂妃:尊主大人别惹火

    轻妩媚

    尼玛地为啥每次某妖孽被人下药,都被她巧遇?她真不是他的解药,妖孽千万别乱来!某片断一:她:姓门的,够了,给本师出去!他:娘子,可是为夫伺候得不够好?莫非娘子嫌弃他了?得证明自己的实力,某妖孽再次化身为狼!她:……某片断二:他:丫头,恨本尊吗?前世今生,本尊绝不负你。她:你我之间,便只有手中的剑,其他再无可能。某片断三:某神开口:凤小姐,请您让开。她挡在某妖孽面前:人若伤他,我便杀人,天若伤他,我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