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展开

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日暮三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98.3万字

(全文完)半年前她强行将他拉进民政局办手续,收到两个小红本,半年来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面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他高调带外面的女人出席各种场合,坦然单身,将她无视得彻底,她安分守己、恍如未闻。 三月未归的他将外面的女人公然往家里带,她惊喜的心跌进谷底,神情却淡然高傲,平静的对男人说:“你走错门了,你的房间在隔壁。” * 她看着被血染透的江水,咬牙忍住腹部的撕痛,见他放下在她面前的高端姿态,颤抖的吻着怀里溺水的挚爱,她缓缓的笑了。 过后,他领着那个女人,手执离婚书和一张支票高傲的出现在她面前,“这里是一亿,签了它,答应不再妄想指染许氏广告公司,否则我要你失去一切。” 他明知道公司属于她的,只是被人卑鄙的夺取,他却是非不分,她终于心寒,冷笑签了字,“连慕年,我们——走着瞧!” 再见,她已是别的男人的妻子,他看着那对伉俪情深的璧人,心乱如麻,撕裂的痛觉席卷身心。 * 我以为当初跟你进了民政局是利益所趋和刹那的冲动,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刹那就是所谓的爱情,你早已扎根我心——连慕年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日暮三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434.62万

  • 创作天数

    777

其他作品

  •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乔陌笙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简家三少,所以在民政局等到的是简家大少简深炀的时候,她懵了。 久居上位的简深炀是个沉默寡言,清贵冷傲的独裁者,养个妻子像养个眼皮子底下的小动物一样,独断的要求其乖乖听话,不许逆许他半分。 去聚会,半小时不到,管家奉命而来:“夫人,先生请您回家。” “我才刚到,迟些再回去。” “夫人,先生会不高兴的。” 除了上学,无论她做什么,她前脚离开,后脚他就叫人“请”她回家。 她简直要疯了:“简深炀,你想干什么?讲点道理行不行?” “乖,不要惹我不高兴。” “是你在惹我不高兴啊!” “你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可对我而言并不是无谓的事情!” 他看她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看你,又惹我生气了。”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契约婚姻,为期两年。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某一日,

  • 一念成婚:爷宠妻无度

    陌。

    (正文简介)准姐夫跟她说:我们结婚吧!领证前,他说:“一旦结婚,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她说:“万一我们感情破灭呢?”“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他回得决绝又绝情。好吧!她忍!谁叫他条件太好,万里挑一,拿来气那对狗男女,太合适了!简介弱智无能、辣眼睛!请宝贝们忽略简介,放心入正文!陌陌坑品保证,本文属宠文,喜欢的宝贝们收藏关注陌陌哦!番外:为你倾尽一世繁华正在连载ing。。。

  • 豪门密丑,总裁的代嫁新娘

    飞象过河

    妹妹大婚当天和她发生争执,错手把妹妹推下楼梯,在母亲的怂恿下,一身伴娘礼服的她代妹坐进婚车。本以为是个仪式,却不想自己主动迈进牢笼。”曾黎,既然做了,就要敢于承担!”那一晚,男人不顾曾黎的反抗,不顾妹夫的身份,把她压在身下所需无度。看着青梅竹马的男友和别的女人定亲,曾黎喝得伶仃大醉。坐在四楼的观景台上,看着一步步逼近的男人,她说,墨之谦,我们做个约定吧,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还没摔死的话,就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