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展开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日暮三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36.49万字

乔陌笙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简家三少,所以在民政局等到的是简家大少简深炀的时候,她懵了。 久居上位的简深炀是个沉默寡言,清贵冷傲的独裁者,养个妻子像养个眼皮子底下的小动物一样,独断的要求其乖乖听话,不许逆许他半分。 去聚会,半小时不到,管家奉命而来:“夫人,先生请您回家。” “我才刚到,迟些再回去。” “夫人,先生会不高兴的。” 除了上学,无论她做什么,她前脚离开,后脚他就叫人“请”她回家。 她简直要疯了:“简深炀,你想干什么?讲点道理行不行?” “乖,不要惹我不高兴。” “是你在惹我不高兴啊!” “你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可对我而言并不是无谓的事情!” 他看她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看你,又惹我生气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20

排名68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琴与深深lin投了2张月票
  • 书友_1922351打赏了99小说币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日暮三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434.91万

  • 创作天数

    777

其他作品

  • 总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全文完)半年前她强行将他拉进民政局办手续,收到两个小红本,半年来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面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他高调带外面的女人出席各种场合,坦然单身,将她无视得彻底,她安分守己、恍如未闻。 三月未归的他将外面的女人公然往家里带,她惊喜的心跌进谷底,神情却淡然高傲,平静的对男人说:“你走错门了,你的房间在隔壁。” * 她看着被血染透的江水,咬牙忍住腹部的撕痛,见他放下在她面前的高端姿态,颤抖的吻着怀里溺水的挚爱,她缓缓的笑了。 过后,他领着那个女人,手执离婚书和一张支票高傲的出现在她面前,“这里是一亿,签了它,答应不再妄想指染许氏广告公司,否则我要你失去一切。” 他明知道公司属于她的,只是被人卑鄙的夺取,他却是非不分,她终于心寒,冷笑签了字,“连慕年,我们——走着瞧!” 再见,她已是别的男人的妻子,他看着那对伉俪情深的璧人,心乱如麻,撕裂的痛觉席卷身心。 * 我以为当初跟你进了民政局是利益所趋和刹那的冲动,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刹那就是所谓的爱情,你早已扎根我心——连慕年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神秘老公,太磨人

    唐言蹊

    一场狗血的商业联姻,唐言蹊嫁给了风头无二的盛家太子爷,却在新婚之夜收到来自亲亲老公的约法三章。唐言蹊认为自己的婚姻就是场狗血的玩笑,而自己和盛嘉南的关系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却不想……“老婆,我们应该为了人类繁衍生存而努力。”“老婆,适当的运动有利身心健康。”“老婆,有句话你听过没?NOxxx,NO哈哈哈”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说好的约法三章呢?唐言蹊怒了:“你给我闭嘴!!!”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契约婚姻,为期两年。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某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