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医尘不染,爱妻入骨
展开

医尘不染,爱妻入骨 懒色色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37.71万字

【全文完】贝染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深邃如爱琴海的双眸凝视着她:“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怕我?”   老婆?他昨晚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   A市,顾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00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应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懒色色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37.71万

  • 创作天数

    406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神秘老公,太磨人

    唐言蹊

    一场狗血的商业联姻,唐言蹊嫁给了风头无二的盛家太子爷,却在新婚之夜收到来自亲亲老公的约法三章。唐言蹊认为自己的婚姻就是场狗血的玩笑,而自己和盛嘉南的关系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却不想……“老婆,我们应该为了人类繁衍生存而努力。”“老婆,适当的运动有利身心健康。”“老婆,有句话你听过没?NOxxx,NO哈哈哈”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说好的约法三章呢?唐言蹊怒了:“你给我闭嘴!!!”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契约婚姻,为期两年。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某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