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宠婚,老婆乖乖入局
展开

豪门宠婚,老婆乖乖入局 菲菲木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4.34万字| 7.7万总收藏

(已完结)
当他慕秦清的妻子,就要打得倒小三,比得过小四,讨得好公婆,栓得住他家总裁大人的心!
★★
为了不成为商业联姻的牺牲品,苏晴一时冲动,居然在大街上随便拉个男人嫁了。
本以为,这个俊逸非凡、英俊潇洒又多金的男人能好好刺激后妈的嘴脸,没想到……
他竟然就是她的联姻对象?
苏晴简直有一头撞死的冲动,不行!她要离婚!
可是离婚协议书还没拿出来便被某男扼杀在摇篮里,直接扑倒,然后是暗哑的低笑:“老婆,货已售出,概不退货。”
***
苏晴这辈子最悲催的事儿,就是把自己随随便便的嫁了,婚后那个讨人厌的老公不但三天两头的惹绯闻,还害得她家老爷子直接给她下命令:要做慕家儿媳,就得管住老公的下半身。
呃,这是什么定律?
于是某女三天两头的开始各种捉奸行为,当然为的不是如何保住慕家儿媳,而是……离婚!
“咔咔咔”
某女火眼金睛发现他家总裁办公室里有妖娆美女出现,赶紧一通乱拍,却忽觉相机一闪,那“妖娆美人”居然直接将她拉了进去,呜……
“老婆,其实管住为夫下半身最好的法子是,嗯……要你身体力行。”
*
温馨宠文,求各种支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3

排名227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菲菲木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191.73万

  • 创作天数

    558

其他作品

  • 残王的惊世医妃

    [全文完结] “你该知道,后位于我,势在必得,好妹妹,就当为姐姐牺牲一次!” 将门双姝,风华世无双。她们同为天下第一美人,然而一朝为争得皇后大位,亲姐姐竟不惜痛下杀手,将她引入柴房,毁她容颜,夺她性命。 再次睁眼,灵魂易主,她已不再是她。 她是二十一世纪医学女博士,身为中药世家后人,一手医术,将中西结合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朝穿越而来,竟成京城第一丑女,温锦言还没缓过神来,又被一纸婚书惊得风中凌乱。 天杀的包办婚姻,居然让她嫁给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王爷?听说这残王爷不但半身不遂,还是十足的病秧子,喝一口水都要喘几口气,难道她的下半生就要交付给这样一个男人? * 打包跑路,她才不要听从命运的摆弄,却没想到,月黑风高夜,是谁一身黑衣伫立风中,笑如鬼魅:“夫人这是去哪里?” * 人前,他是半身不遂,病如西子的残王爷,人后,他是残暴嗜血,杀人如麻的鬼帝。 世人只道,鬼帝其人,阴狠毒辣,却不知,明月妆台前,他也曾为一女子轻挽三千青丝,素手画眉。 推荐某木新文《惑天下,王的佣兵毒妃》,不同于此文的构架,真正意义上的女强+男强!

    加入书架
  • 惑天下,王的佣兵毒妃

    她是第一杀手,最强雇佣兵,心狠手辣,行界罗刹。 他是权倾朝野的王爷,一张鬼面,天下人闻风丧胆。 他欺她,辱她,却不知觉间情根深种。 她仇视他,反抗他,却只为了自己蓄谋已久的自由身。 当真正重获自由,方才发觉世间男子,唯他一人视她若珍宝,只愿对她一人长情……

    加入书架
  •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他说,阿黎,待我荣登大宝,必十里红妆迎你入宫。 但他朝权稳固之时,不但灭她满族,还将她送给他人做妾。 赫连清绝,我若不死,必要你血债血偿! 不堪受辱,濒临死亡前赌下血海誓言! *** 再次醒来,她竟成了将军府嫡女,千方百计入宫,争得荣宠,为的就是他的命! 悬崖边,女子长发乱飞,红衣妖娆,魅惑众生的笑容下,是血肉入腹的滋滋声。 “为什么?”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尽没入腹的匕首,面色苍白如纸。 “因为,我要你陪葬!”苏家一百多口的性命,还有他…… 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她笑,风华绝代,入目里,却是他惊恐跌来的声音。 “阿黎——” 她身形一震,笑容在脸上碎裂开,震惊的看向他泣血的双眸。 你早就知道我是苏黎,对不对?所以才容我,纵我,宠我,对不对? 可是清绝,阿黎已经死了。人生没有第二次…… *** 再次归来,她已成当朝清王疼爱的宠妃,再见,她眉眼温润,往昔不在。 他声声唤她,“阿黎。” 她回过头来,笑容灿漫,“皇上认错人了吧。” 【简介无能,内容绝对精彩,大气磅礴的复仇重生文,喜欢的亲一定不要错过!】

    加入书架
  • 绝世医妃,病娇王爷太腹黑

    传言她是天煞孤星命,出生就克死了娘亲,亲生爹爹视她如怪物,将她丢弃山林。 老天垂怜,二十一世纪的苏瑾月重获新生,得高人相救,十五年后,她寻亲归来,誓要将昔日害死爹娘、抛弃她的坏人一个个解决掉! 刚进府,庶姐就要来给她个下马威?好啊!也不看看这相府到底谁是当家嫡女! 姨娘们千方百计赶她走?那她就让她们一个个净身出户! 相府没落,空有万贯家财,太后觊觎,亲自召见要给她许一门亲! 好啊,嫁人就嫁人,不过,不是她嫁,要男方嫁! 老奸巨猾的太后,居然给她配一个毁容的麻风病人,听说这位麻风王爷病入膏肓,面目皆毁,浑身恶臭,从无人敢靠近! 好啊,麻风病人是吗?看姐一根银针,保你针到病除! 当麻风病人变身为绝世美男,还要以身相许?哎呀呀,这个玩笑开大了! 她逃,他追,为了躲他,她不惜亮出自己的底牌,堂堂魔都圣主! 他唇角一晒,笑容勾魂夺魄:“为夫也有一个底牌,想让娘子看一看。” 什么?他是玉堂门老大?那个整天跟自己作对,专抢自己生意的人称辣手无情地狱修罗,她恨得牙痒痒的天下第一美——风如雪? *** 威逼篇: “娘子,这是父皇刚下的圣旨,命我们一月之内造出一个娃出来,你看……”某男端着一卷明黄布帛,半夜三更守在她房间门口,苦口婆心。 苏瑾月扫了一眼,淡淡道:“一个娃而已,我有银针在手,直接人工授……” 话未说完,某男已经急了:“娘子,娃娃是爱情的结晶,为了证明为夫对你情比金坚,这件事情,必须身体力行!” “……” *** 温馨暖文,一对一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你们在

    311 迷妹值

  • 2

    书友_1900110

    150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葛青59152726

    5,000 迷妹值

  • 2

    8255510

    3,956 迷妹值

  • 3

    书友_1501217

    2,352 迷妹值

  • 4

    言吧书友14962912484716592

    1,788
  • 5

    飘豆羲

    1,788
  • 6

    言吧书友14984583921230745

    1,788
  • 7

    言吧书友14970937479772185

    1,788
  • 8

    言吧书友14963195238460729

    1,788
  • 9

    言吧书友14964634864992961

    1,788
  • 10

    帅的被雷劈

    1,788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正文已结局,放心入坑】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

  • 顾先生,我在暗恋你

    婻行

    “顾先生,我确实是在暗恋你,我没什么胆子,喜欢你这样的话只敢说一次,如果你对我没有一丁点那种意思,那我现在就辞职。”“很好,安珺奚,从没有人敢威胁我。”“……所以呢?”“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在原地等着,我马上过去!”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靳少,早上好

    妖妖逃之

    “疼,不要……”叶微蓝尝试着从男人的怀里逃脱,却被男人一把摁回怀里,低音宠溺又无奈:“掏个耳朵都这么娇气,嗯?” 众所皆知禁欲男神靳仰止矜贵内敛不近女色,谁能想到有天他会把一个女人放在心尖上宠。他的卡,她随便刷,他的人,她随便用。靳仰止说: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所以我会陪你吃你爱的食物,送你喜欢的东西,满足你对婚礼的所有幻想,让你对余生充满期待。 充满期待?叶微蓝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开索取无度的男人

  • 陆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槿郗

    【1V1,欢迎各位小仙女们进坑】传闻医学界翘楚,军商世家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你想离婚?”“恩。”“理由。”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后来,她倾尽所有,却换来一道如寒潭深水般不带半点温度的声音:“签字,离婚。”再次相遇时,陆景衍才知道什么是一眼万年,有些东西似乎早已注定,却早已物是人非。他问,“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