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名门瘾婚,帝少噬情入骨
展开

名门瘾婚,帝少噬情入骨 帝九鸢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39.22万字

【正文已完结,番外进行中,新书《豪门危情,前妻抱紧我》】 生性霸道的顾衍琛是S市赫赫有名的红三代、217野战侦察部队的秘密武器、军区最年轻的上校。 有关他的传说很多,譬如—— 他从不主动招惹女人,却被女人视为最令人荡漾、最难以推倒的纯爷们! 他将荣耀权力紧握,容貌与智慧并存,看似完美辉煌的人生中,只有一个遗憾—— 他将一个女人宠入骨髓血液,没人见过他的心尖肉,因为就连他,也没法掌控她的生死…… 生性乖戾的谈念璟曾是217野战侦察部队的军医,一朝醒来,再次睁眼,化身高门谈家懦弱千金。 有关她的笑话很多,譬如—— 她有眼无珠搭上渣男,却将渣男拱手让给了贱女,最悲剧的是她失忆了。 她有着勾魂的凤眼,撩人的娇媚,杀器般的36D雪团,平生志愿便是推倒美男—— 她将垂涎的男色拆吃入腹,却不料男色有毒,顿悟:若要珍惜生命,就远离腹黑狼!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帝九鸢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6.82万

  • 创作天数

    281

其他作品

  • 娇养萌妻,总裁老公好威武

    【群号:程少爱吃薄荷糖 477375799】 程珈澜,名门程家继承人,声名赫赫的黄金单身汉,一回国就被个女人睡了! 薄荷,程家长孙的未婚妻,订婚前夕却睡了回国的小叔子! 他肆意又心狠的羞辱她,却不容旁人看不起她。所有人都知道,薄荷是程珈澜看上的女人,谁敢觑觎她,就是挑衅他! 可是,她最无助的时候,他却在床第间宠溺深情的唤她,“乖女孩,把你的心脏交给我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只有你的心脏能救她。” 翌日,他高调迎娶初恋,她却孤零零地躺在医院…… 多年后,她携萌娃,与他不期而遇。 盯着孩子与她如出一辙的面容,他的双眼瞬间猩红,当年她明明不孕,可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他狠狠地将她逼至角落,“薄荷,你想死是吗!” 她莞尔一笑,“已经死了,不过又活了。通知你一下,下月我结婚,作为前夫,你的礼金可不能拿不出手哦。” 她的婚礼他如期而至,“把这个冒充新郎的人剁了喂鱼!” 薄荷睨着程珈澜浅笑,“前夫,莫非你不介意我下贱肮脏,想要喜当爹?”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神秘老公,太磨人

    唐言蹊

    一场狗血的商业联姻,唐言蹊嫁给了风头无二的盛家太子爷,却在新婚之夜收到来自亲亲老公的约法三章。唐言蹊认为自己的婚姻就是场狗血的玩笑,而自己和盛嘉南的关系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却不想……“老婆,我们应该为了人类繁衍生存而努力。”“老婆,适当的运动有利身心健康。”“老婆,有句话你听过没?NOxxx,NO哈哈哈”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说好的约法三章呢?唐言蹊怒了:“你给我闭嘴!!!”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契约婚姻,为期两年。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某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