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坏老公,赖定你!
展开

坏老公,赖定你! 七月恋雪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44.45万字

书原名:《嘿!老公别跑》 上卷: 真是天有不侧之风云啊,想她于小北虽然长的不是倾国倾城,但也算的上小家碧玉吧?居然被姐夫架着沦为相亲的队伍?! 什么!居然她相亲的男人就是大学时代的导师?!还是个戴着古板眼镜,一头齐刘海的呆板男人! 不要啊...真是天要亡我啊!想让我于小北乖乖就范?做梦! “怎么样的男人才能让你满意。” “不用太多金,钱够用就行!不用太帅,免得招蜂引蝶!但是绝对绝对不是你这种男人!”拒绝后才发现,原来他根本不如他表面那般! 虾米?呆板男人居然摇身一变多金帅哥? 当她一颗心,已经迷失在他身上...看到他抱着另外一个女人,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她所认为的温柔不过是血淋淋的欺骗.... 好,因为爱你,我选择了离开... 下卷: 五年后,莫子涵的心已经彻底冷却。他准备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接受母亲替他安排的女人,接管父亲的公司。 收起了他的温柔,化身为残酷的总裁。 没有爱,亦没有情! 只是当有天。一个小女孩跳到他的面前,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问道:你是我爸爸吗? 他那本来死寂的心..再次翻起了涟漪...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七月恋雪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4.12万

  • 创作天数

    296

其他作品

  • 总裁的的不乖淘妻

    她到底是做的什么孽啊!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当,学着别人玩离家出走! 这回倒好!在酒吧,被大帅哥搭讪,头脑一热,“咕”的一下喝了一瓶不明物体。 醒来之后,四周全是陌生—— 在逃跑的途中,当她第一眼对视上那冰冷,深不可测的眼神时, 她就知道她再也逃不掉—— 从此,就注定了纠缠不清。 当独天宠爱集于一身时—— 却不料,幸福是那么的短暂—— 幸福的背后,往往又何尝不是一个阴谋的开端? ——————————————————(小说吧在大修整顿中,简介还在大修中——)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神秘老公,太磨人

    唐言蹊

    一场狗血的商业联姻,唐言蹊嫁给了风头无二的盛家太子爷,却在新婚之夜收到来自亲亲老公的约法三章。唐言蹊认为自己的婚姻就是场狗血的玩笑,而自己和盛嘉南的关系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却不想……“老婆,我们应该为了人类繁衍生存而努力。”“老婆,适当的运动有利身心健康。”“老婆,有句话你听过没?NOxxx,NO哈哈哈”说好的高冷男神呢?说好的约法三章呢?唐言蹊怒了:“你给我闭嘴!!!”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契约婚姻,为期两年。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某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