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姻缘错:下堂王妃抵万金
展开

姻缘错:下堂王妃抵万金 东方镜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87.12万字| 3016总收藏

皇上赐婚,莫大荣耀,于她,却是一种无力煎熬。
夫君无情,小妾加害,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她过着三年都无法离开不离苑半步的日子,可她,依旧甘之如饴。
三年之期,他扬言若她无所出,便会休妻。
可在即将期满的三年,一场蓄谋的落水,一个灵魂的转换,她代替了‘她’,从此,天涯无怨,海角有悔!
三年之限,一纸休书,离开之时,她平静的笑脸打破他无情的冰容:“恭喜将军,从今天起,你终于如愿以偿了!而我,也终于可以获得自由了!”。
一朝踏出将军府,柔弱女子转眼成轰动世人的商业奇才,翩翩的外表,潇洒的举止,俏佳人竟成俊富商,同一个金不离,却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当他再度遇到见她,美丽如她,身边早有俊男环绕!
意外,惊讶,失落,后悔!
他忽然怒气冲天,不顾自己早已非她夫君,不顾她的笑容已经变得冷淡淡:“金不离,不离……今生今世,只有我才能执子之手,与你生生不离!”!
“是吗,那你需要先问问我跟父皇,肯不肯同意了!”一声稚嫩清脆的童音适时地在门边响起,赫然看去,但见一个精雕玉琢的粉嫩娃娃身着一袭明黄的华贵锦袍,小脸扬着与身后之人如同一辙的慵懒笑意,深遂莫测的漂亮紫眸邪邪眯起,小小年纪却周身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强大气场!
※※
世人眼中的天之骄子,风度翩翩的旷世公子,站在云端之上,我素来傲视天地。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视战场之地当作一场儿戏,将商场风云燃起一片硝烟,这个世上,只有我金不离不屑做的,从没有我不能做的!
可,自从你的出现,金不悔……明知这个本不是真实的你,我却一足深陷,为你沉迷!
浴火重生凤翔天,姻缘本在离中寄!
你笑看风云,眼中倒映我眉心一朵桃花,紫眸睥睨,逆行天下。
你只一句,不离,可愿随我一起,站至云端,指点江山!
我便依你,从此不离,今生无悔!
——金不离
*************************************
喜欢本文的亲请支持镜子的完结作品《宫心计:冷宫皇后》,么么大家。
http://novel.hongxiu.com/a/200694/
号外:云清的故事,牵动万千读者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东方镜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275.89万

  • 创作天数

    895

其他作品

  • 宫心计:冷宫皇后(结局+出版)

    大婚当日,她披着凤冠霞帔,脚蹬金线玉履,淡笑着看他漠然地向她走来。 他的手中,牵着在立后这日一同封纳的新妃——一个他最爱的女人。 后妃同纳,这是他给她的一个下马威,也是他对她不屑的证明! 他要立的后,本该是别人。 却因太后一句懿旨,他立了她为天阙国的皇后。 所以,他恨她! 宰相之女,旺国之相!这是她的幸,亦或是她的劫? 本无意卷入宫庭纷争,却在腥风血雨中飘摇不定。 当敌国侵犯、四面楚歌,她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力挺而上、跨马扬帆,驰惩一方战场。 朝歌漫语,保了家国,稳了天下;换来的,却是谣言漫天。 树欲静而风不止,她要安稳,却终不得宁! 当婚姻与爱情无关,当权力与阴谋同上,她却发现:原来所有的这一切,竟是在他人的操控之下生成。 于是,她潇洒收手,眸然回顾,冷眼看这满朝争斗。 琴瑟和鸣,鸳鸯交颈,清净莲舟上,原来她也不过一个女儿身。 -------------------------

    加入书架
  • 木讷相公别捉急

    他是萧氏木行新上任的大当家,是外界传闻俊美如玉却身有隐疾的木纳男人。商海纵浮沉,杀人换夜行。女人于他,是掩人耳目的棋子。 她是云郡王天生痴傻的三女儿,是世人眼里家世优越却神智不清的可怜傻子。美男在眼,是打发无聊的消遣。 *** 一朝穿越,魂附傻女,相公腹黑,婆婆精明。 小三小四如雨后春笋,摘了一个又冒一锅! 相公小叔教主剑客杀手,商行门派战争天下江湖! 乖乖隆滴个咚,她这是跑错剧组了吧! 尼玛让人好端端地做个傻媳妇就有这么难? 顶多受受婆婆气,不讨相公喜,常被姑嫂欺,小妾把人挤!用得着连番赶阵地聚齐家斗宅斗宫斗权斗商斗还有特么的江湖争斗都有? 靠,当姐不发威,老鼠也敢把猫骑么! 那么,接招吧,大咖们——

    加入书架
  • 皇后,跟朕回宫

    一道圣旨,他出乎天下人意料,娶了丞相家的病怏女——华思弦。 三年的不闻不问,他之于她,不过是陌路夫妻。 当天下风云四起,杀伐一片,她却被他强带身畔,征战沙场。 日间的血腥杀戮他要她临场观战,夜间的旖旎缱卷他要她承欢身下,带来的万千屈辱,不过换得她心狠手辣,倾覆华殇。 ※※※※※※祚思华弦群号:243427387 本以为,朝朝暮暮的相对,亲密无间的相守,彼此的心,亦会走得近一分。 却谁知,她已为他身怀六甲,他给她一碗落子红花,手挽怀中倾城色,冰山如旧,狠绝不改:“朕的龙种,要确保血脉纯正。而你,早已不干不净!” ※※※※※※ 世人皆道她生带不祥,天生潺弱,貌比无盐。 却不识凤女天藏,玺玉在握,紫眸摄魂。 夫君不爱有何妨,世人讥笑又何妨? 一朝隐世匿迹,人间蒸发,念煞无情帝。 他日风华再现,帝凤临朝,惊起万卷浪。 笑谈间,谁人一见万念灰,满腔思念骤成劫。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思弦,思弦,若有一日时光可以重头再来,那一年的风花雪月,是否还会错失了真爱? ----------------------

    加入书架
  • 撒旦的秘密情人(大结局)

    因为恨,他狠狠地伤害她,报复她;因为恨,他由曾经的善天使化身为恶魔头... 当她成了他的情人,成了一个豪无尊严只有任由他摆布的卑贱女人时,她的泪已经流干,她的心也已经死去。 逃离,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壮烈的选择! 然而,她却永远无法逃离他报复的手心! 当站在生与死的边缘,当徘徊在爱与恨的交界,她发誓:她会讨回他对她加诸的一切,她要——与他同归于尽! ------------ 亲们,镜子开新坑了,一本纯古文,希望大家捧场哦~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oz269124175

    3,995 迷妹值

  • 2

    yyxx520520yyxx

    3,995 迷妹值

  • 3

    书友_1795591

    3,970 迷妹值

  • 4

    梁俊婷

    3,960
  • 5

    1415395492

    3,310
  • 6

    言吧书友15016416516530078

    2,673
  • 7

    卡布奇诺0999

    2,651
  • 8

    Z1157678456

    2,547
  • 9

    wugang139

    2,532
  • 10

    260941467

    2,375

同类推荐

  • 被太子惦记的倒霉郡主

    祁晴宝宝

    声名狼藉的江夏郡主被九皇子瑞王爷设计退婚了,正在全京城都在为这位飞不上枝头的郡主惋惜的时候,倒霉郡主悠闲地坐在王府秋千上,一脸轻松地荡来荡去,笑靥如花,“轩辕瑞,你这蠢货,不是你设计了本郡主,是本郡主设计了你。”百里雪不战而屈人之兵,轻松甩掉了挂名未婚夫,却没想到,她的运筹帷幄尽数落入东澜太子轩辕珏的眼中,他笃定而笑:“雪儿,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一个富有心计的纨绔妖精郡主与精于权谋的腹黑高冷太子

  • 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颜江灯塔

    苏秋雨觉得她肯定救了一个祸害,在家祸害她,出门祸害整个大魏国。婚前“夫君,既然你身体恢复了,不如归家吧?”“娘子,我还没有恢复,小腿疼。”“小腿疼?”“嗯,不信你摸摸。”苏秋雨翻白眼,小样,当她傻呢?婚后。“夫君,既已送你到京城我便可返乡回家了吧?”“忘记告诉娘子了,一品诰命夫人无圣旨不可离京,娘子要委屈留下了。”“啊?一品?”“娘子不满意?那为夫定当再努力更高的位子?”更高?再高不就是皇帝?夭寿

  • 田园辣妻萌包子

    米椒爱公鸡

    某天,元明珠穿越了,成了恶名昭著的农家女,瞧着四周破败不堪的墙壁,她立志洗刷恶名带着家人奔小康!某夜,元明珠稀里糊涂没了清白,肚子里还被人揣了种,没关系,管他孩子爹是谁,自己养!某日,村子里轰动了,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元明珠看到那高大威猛的男人,扭头就跑,男人一个健步跨到她的面前,微眯眼睛,一脸不悦:“揣了我的种,你还想哪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