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的双面女人
展开

总裁的双面女人 鬼精灵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22.41万字| 924总收藏

结婚时,他们都戴着脚铐,被逼着押进礼堂。
*
被父逼婚,她嫁入欧家。
结婚当日,那个男人告诉她
他有爱的人,只要等到她回来
他们的婚姻,便会宣告破裂
只是,当听到他说:我怎么可能会爱上韩依雅那?
要不是奶奶逼着我娶她,我才不会娶那个女人。
早已经知道结果,可是在离婚的时候
只是,当真正离开的时候,她的心……
*
一场车祸,改变她的一生,使她终身残废,使她终生不孕。
*
三年后,为了复仇
她回到了那个把她伤的伤痕累累的地方。
为复仇,她变身法国啻国的总裁,为了复仇,她让自己成为一个“男人”。
只是,当她以为自己真正的报仇之后,一切都变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鬼精灵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5.97万

  • 创作天数

    279

其他作品

  • 宝宝爹地是哪位?

    一夜酒醉,他进对了房,却上了她的床。 回来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腹中,已经多了一个宝宝。而那个男人,又是谁? 三年后: 她是一个小女佣,却得到众多美男的仰慕 最后,却出现了三个宝宝的爹地。 宝宝,到底是谁的儿子? 【美男名单】 花花公子,人见人怕,花见花败,娘见娘拍——冷廷烽 腹黑总裁,看似温柔,心肠如蛇蝎——肖凌风 邪恶美男,幽默搞怪,譬如小受——慕容澈轩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yk9807

    681 迷妹值

  • 2

    噯╚已諪機ˇ

    672 迷妹值

  • 3

    冰冰V小琪

    654 迷妹值

  • 4

    maiksi

    654
  • 5

    duyx80

    654
  • 6

    371834899

    651
  • 7

    缤纷伍文静

    645
  • 8

    qiao199

    645
  • 9

    wfh1705

    645
  • 10

    wangyaping1985

    645

同类推荐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思我之心

    【完】凉落八岁那年,在孤儿院被席靳南收养。多年后,在她生日那天,她才第一次见到他。谁知道生日当天,在民政局里,席靳南一手和前妻办理离婚手续,一手和她办理结婚手续。用他的话来说:“我不希望在一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我们结婚,以后你就是席太太。但是走出这里之后,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凉落秀眉轻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轻笑:“噢,隐婚吗?”原本以为,他只是高高在上收养她的善人,却一夕之间变成了

  • 重生90撩男神

    忆昔颜

    【正文已结局】冷面男神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传说,卫家小霸王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子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给这样的男人做媳妇,一定很不容易吧?”萧婉想到那个怎么也喂不饱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容易了!”燕都城人人都知道,卫家小霸王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小霸王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老少众人。为了这个将自己捧在手心的男人,萧婉要努力

  • 他的陆太太很甜

    秦烟

    风光无限时,她遇到他;穷途末路时,她又遇到他。从云端到地狱,姜珂看淡世态炎凉。与陆靳城再遇时,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荣宠,足够她做一辈子的公主。陆靳城说:“我押解犯人无数,遇到你,却束手无策!”姜珂说:“别让我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我就喜欢你一次!”

  •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日暮三

    乔陌笙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简家三少,所以在民政局等到的是简家大少简深炀的时候,她懵了。久居上位的简深炀是个沉默寡言,清贵冷傲的独裁者,养个妻子像养个眼皮子底下的小动物一样,独断的要求其乖乖听话,不许逆许他半分。去聚会,半小时不到,管家奉命而来:“夫人,先生请您回家。”“我才刚到,迟些再回去。”“夫人,先生会不高兴的。”除了上学,无论她做什么,她前脚离开,后脚他就叫人“请”她回家。她简直要疯了:“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