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坑爹孖宝:总裁不共戴天
展开

坑爹孖宝:总裁不共戴天 序幕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7.5万字

有这样一个男人,冷酷、腹黑、无心、无情,可以花十年时间去养大一个女孩,而后用一夜时间证明摧毁她的决心。 明明恨着,却要留着她,无所不用其极去折磨着,直到挖下她体内的肾脏,抽取她流动的鲜血,解剖她纤细的中指…… 当一个原本健康的女孩儿被掏空灵魂徒然剩下一具空壳,连切骨剖腹那般疼痛都不会叫喊时,绝望的——却是谁? 数年后,某场慈善拍卖会上。 “今晚的压轴拍卖品,偶家美女大总裁滴一天,起价一美金,欢迎众位未婚男士前来竞投。”清脆利落却稚气未脱的声音震惊全场。 看着拍卖台上突然出现那张惊为天人的小小脸庞以及他手里握着照片上的那个清丽女子,某男神色一变,在众多争先恐后的男人中高举牌子,出价亿万! 小宝贝盯着男人笑得灿烂,岂料却完全不买他的账:“我家美女总裁说了,天大地大谁的账都可以买,可只有郁家的账……就算是天价也必要撕票,而且不能忘记放在地上多踩两脚哦!” 某男瞳眸一眯,眼底瞬时有危险决绝的风暴扫出—— (哈哈,喜欢看文的众位美人们,推荐、收藏、留言都不要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序幕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8.76万

  • 创作天数

    178

其他作品

  • 伤情最是晚凉天

    一次邂逅,她把他深埋于心底。 再遇,他化身为城中显赫贵族,商界骄子,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她本以为,只要她足够努力去深爱,终有天能引得他,哪怕只有半秒的瞩目。 却换来,他淡淡嗤笑:午夜钟声敲响,灰姑娘的梦,该醒了。 这场只属于一个人播种与萌芽的荒诞爱情,她跌跌撞撞走到绝望。 直到,一双在背后默默注视着她的深邃暗瞳,来到她面前。 她听到他说:嫁给我,好吗? 她说:我爱他。 他说:我知道。 她知道,嫁给唯一能与那人抗衡的他,是最好的报复! 但嫁给他,真的好吗?! 后来,她才懂得,原来,他们是这世上,最美好的遇见!而爱情,会转移。它兜兜转转,却最终留在了她身边! 如果说,这世上,最深情的人不是他,那,还能有谁?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这是一个关于爱与被爱的美丽故事,谱写一段情深挚爱的温暖恋曲。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安岚

    遭人暗算,云水漾上了腹黑总裁的床,还把他给污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腹黑总裁是小鲜肉还是老腊肉,那个禽兽却逃之夭夭了!吃干抹净想走人,没门!云水漾发誓,她要睡服那个禽兽!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管

  • 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

    宝拉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说好的契约婚姻呢?我要翻身!我要把歌唱!”男人噙着邪恶的笑,“乖,今晚老公让你翻身,让你哼哼唱!”“你……我要……唔……”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男主顾祁森,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契约婚姻,为期两年。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某一日,

  • 一念成婚:爷宠妻无度

    陌。

    (正文简介)准姐夫跟她说:我们结婚吧!领证前,他说:“一旦结婚,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她说:“万一我们感情破灭呢?”“我们本来就没有感情!”他回得决绝又绝情。好吧!她忍!谁叫他条件太好,万里挑一,拿来气那对狗男女,太合适了!简介弱智无能、辣眼睛!请宝贝们忽略简介,放心入正文!陌陌坑品保证,本文属宠文,喜欢的宝贝们收藏关注陌陌哦!番外:为你倾尽一世繁华正在连载ing。。。

  • 豪门密丑,总裁的代嫁新娘

    飞象过河

    妹妹大婚当天和她发生争执,错手把妹妹推下楼梯,在母亲的怂恿下,一身伴娘礼服的她代妹坐进婚车。本以为是个仪式,却不想自己主动迈进牢笼。”曾黎,既然做了,就要敢于承担!”那一晚,男人不顾曾黎的反抗,不顾妹夫的身份,把她压在身下所需无度。看着青梅竹马的男友和别的女人定亲,曾黎喝得伶仃大醉。坐在四楼的观景台上,看着一步步逼近的男人,她说,墨之谦,我们做个约定吧,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还没摔死的话,就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