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逼婚契约:总裁的失宠新娘
展开

逼婚契约:总裁的失宠新娘 初晨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1.1万字| 1.74万总收藏

新婚当晚,颜子如名义上的老公不仅羞辱她,并且警告她:我冷峻的妻子只有一个,但肯定不是你,你只是我父亲的一场交易。

和他再一次见面,冷峻逼她签下一纸契约,告诉她:你只是我花了一千万买来的东西。随时可以丢弃。

她手一挥,将协议里的一千万毫不犹豫地划掉,并签下自己的名字;
面对他的凌辱,她坚强面对……

在另一个爱她的男人出现时,他却指着她说:“我冷峻的女人,除非我不想要,否则你死也只能做我们冷家的鬼。”

推荐晨晨其他作品:
推荐晨晨的其他作品:
霸道总裁:女人,你敢冷淡 http://www.xs8.cn/book/49468/index.html(强力推荐)
先有后爱:豪门总裁的弃妇 http://www.xs8.cn/book/30053/index.html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初晨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1.1万

  • 创作天数

    409

更多迷妹总榜

  • 1

    chenyun781022

    5,507 迷妹值

  • 2

    15327630035

    2,748 迷妹值

  • 3

    moqiaoqiao123

    2,748 迷妹值

  • 4

    倪芳

    2,748
  • 5

    244743967

    2,748
  • 6

    龙猫1612170

    2,748
  • 7

    西瓜1612140

    2,748
  • 8

    郭湘其实是zjq

    2,748
  • 9

    月光族1608160

    2,748
  • 10

    Q i18

    2,748

同类推荐

  • 致命偏宠

    漫西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

  • 纪先生的小情诗

    秦若虚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字《漫漫云深》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

  • 重生后她成了宋先生的小祖宗

    腊笔小酱

    她当众宣告:“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和一个小丫头纠缠余生。重生前,她活在谎言中,下场凄惨。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婚后生活——“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保护好夫人,别让她伤着。”“先生,夫人说要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宋先生叹息,放下手头文件叮嘱:“你亲自开车送一趟,别让他们迷了路。”

  • 恃婚而骄

    妖妖逃之

    在爱情坟墓的婚姻里躺了三年,林清浅心死如灰,决定离婚,从此断情绝爱专心搞事业。那个结婚后就三五个月见不到的老公变成前夫后三天两头在自己眼前晃悠。与人谈合作时,男人低声轻哄,“浅浅,他钱没我多,这个项目让我来投资好不好?”遇到白莲花起争执时,男人摊平她的掌心一巴掌甩白莲花脸上,“浅浅,这样打人手才不会疼。”后来林清浅终于走上事业的巅峰,追求者无数。追求者一送她99朵玫瑰,第二天她就收到999朵玫瑰。

  • 和霸总离婚之后

    任迎迎

    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说的就是宋瑾年与安亦茜。十年爱恋与付出,她终于成了他的妻。尽管很快就以离婚收场,可她多了腹中的小肉团。三年后,她从人尽可欺的丑小鸭蜕变为艳光四射的女强人,出入有萌宝作陪,帅哥相伴,人生迈上巅峰。而他,亦成为站在权势与财富顶端的男人。再相遇,她心如止水,而他,心潮澎湃。“孩子是谁的?”男人深暗的眼眸微眯,提起她身边的小家伙问道。“与你无关。”“是吗?”一张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