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全网都以为两人是营业CP
展开

全网都以为两人是营业CP 肖文兮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公众 VIP 短篇短篇小说

8.19万字| 5总收藏

傅晏之和阮柒染因为一部戏爆红,公司让两人捆绑营业,殊不知两人早就已经在一起了。

两人发微博暗戳戳的官宣,双方粉丝都表示:嗯嗯嗯,你们是真的!

然后有一天两人发了结婚证,粉丝:哪位cp粉这么牛逼,居然把结婚证p的这么真!

然后微博爆了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尼玛是真的,不是CP粉P的。

粉丝:你们不是营业cp吗!!!

傅晏之/阮柒染:我们装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899

排名5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肖文兮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38.64万

  • 创作天数

    167

其他作品

  • 蓝医生的医见倾心

    作为外科门面的扛把子,蓝熠一心工作无心恋爱。 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第一次见到肖雨是在手术台上,他是主刀医生,心里感叹这是条女汉子。 第二次见到肖雨是去查房,虽说身体虚弱,不过照样威风凛凛,一点也不像是刚做完大手术的人。 第三次见到肖雨是隔壁床的小女孩儿哭闹不止,父母都没法,肖雨直接给人吼懵了。 对上蓝熠的视线,“没见过女刑警恐吓小孩儿?” 蓝熠:不仅没有,甚至还想来一场医警恋。 肖雨:不是说女人只会印象你拔刀的速度? 蓝熠:那是因为那个人不是你!

    加入书架
  • 车神他喜当爹

    【内敛隐忍赛车手VS钓系花店老板】【双洁】 顾初睿一见钟情了,在第一次比赛的时候。 只是还没问清楚姑娘叫什么名字,人姑娘就轻飘飘的走了。 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哪知道三年后去旅游的时候再一次见到了,忙问了微信,知道人姑娘叫苏文汐。 结果苏文汐好像是结婚了,朋友圈里面不是晒花就是孩子的...... 只是从没见到孩子他爸的身影。 赛场上雷厉风行的顾初睿隐忍数月,最后忍无可忍:“我想跟你一起养孩子。” 苏文汐:这怕是个傻的。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言吧书友15707927876076919

    100 迷妹值

  • 2

    hxy26076

    24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拒绝娇嗔

    向风偏笑

    贵公子vs人间尤物【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阮馥:“不后悔。”后来,大家都看见纠缠的人从阮馥变

  • 任教授每天都和机器人争宠

    B6馆长

    AI天才少女云漾做了个家政服务机器人OM1,以承担她所有家务,解放她自己。某天,云漾发现OM1时不时的就像成精了似的——怼天怼地怼她、厨艺突飞猛进、对她清凉的装扮表示不满、管东管西的。后来,云漾碰到了映城大学的招牌——数学系教授任霁。这个矜贵疏懒、智商超群的男人某天堵在她家门口,懒淡开腔:“谈个恋爱?”云漾摇手拒绝:“不了,我有机器人。”任霁抬眸斜了眼OM1:“它有什么用?”云漾:“会做饭、会洗衣

  • 余生朝暮不负卿

    林慕深

    三年前,沈洛寒和时慕烟的订婚之夜,他被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子,风华绝代举世无双的他一夜之间成为全城人的笑柄,而她也从云端跌落到万丈深渊……此后她成为他恨入骨髓的女人!三年后,他才醒悟,他是彻底的输给了她!而当年他亲眼目睹的事情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颠倒了他自以为是的认知!他以身替她挡子弹,在她面前忏悔,心如死灰的她又该做何抉择?

  • 爱你不负余生

    秋二喵

    苏小念爱了傅南谨两年。亲眼看着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她的爱满目疮痍。直到她死的那一刻才明白。如果可以,往后余生,不负风雪不负你。

  • 我家陛下超会哄

    橙香犹甜

    第一次下山打劫,只捞了个身无分文的病秧子。顾云杉嫌弃:“滚!”病秧子将纱帽一摘,露出俊美无暇的脸庞。本以为占了大便宜,谁知却是个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