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重生之落难郡君

展开

重生之落难郡君

作者: 十三南宫 更新时间: 2023-05-30 21:56:55

连载中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杨懿这一生的错误全来自于年轻时候的气话……好在老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只是……这次,真的能逆天改命吗?

此作品已下架,推荐阅读本站其他作品

签约

十三南宫

  • 作品总数

    7

  • 累计字数

    55万

  • 创作天数

    464

其他作品

  • 洋娃娃的发卡

    2018年七月,杨城到了雨季,细雨一直下个不停。所谓夜黑风高杀人夜,蒙蒙细雨,不知掩盖了多少恶事……高速公路上的夜行者,郊外池塘里的潜行者,屋顶上的飞翔者,小城宾馆疯狂事……一桩桩一件件似乎都在指向十一年前悠长深远的杨城小巷……

    加入书架
  • 截止日

    以梦为码,在追溯时限结束之前,翻出二十年前考古专家集体失踪案......

    加入书架
  • 乒乓徽章

    不为人知的七年里,我对你同样上心…… 暗恋是一个人的事,不说就不知道是两个人的相互自虐与自我攻略…… 两个人相互辉映,光芒胜过夜晚繁星, 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这是属于国球帅气一哥岳景和甜美一姐易繁星一路相互支持,最后登顶的故事。(本故事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纯属意外+巧合)

    加入书架
  • 城南天定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简南笙悲伤的十年终于等来了暖心的程柠。 十年,国民度极高的内娱女王再发出哭诉后,有了温暖的怀抱。 程柠是上天送给简南笙的礼物; 简南笙是程柠二十一岁人生遇到的最大惊喜...... 他们是公认的南城夫妇~ 如果对你动心之前要加一个时间,那应该是红色运动服射箭的你,或者更早~你出现在影视城宣传第一部电影的时候。 程柠喜欢简南笙,远在综艺《游乐园》开始之前。 简南笙喜欢程柠,始于秘密暴露那一天。 “我很庆幸自己是上天选中靠近你伤疤的人~” .... “我要结婚了~” “吁~” 相隔十年的演唱会,粉丝以为国民女星还是在口嗨~ “这次是真的.....没开玩笑.......”

    加入书架
  • 种豆南山下岁稔年丰

    同一“剧本”萧雪儿活了两世,转眼又到了第三次,可这次打雷下雨闯进了21世纪的灵魂,至此开始种豆南山下,成为大黎朝新一代经商巨头… 唉哟,这么好看的小哥哥一定要收入囊中…… “王思君愿同姑娘一同解甲归田,不知姑娘何意……” “王思君…你有没有心…” 那晚他摸着她胸口的烙印哭成了泪人 “你不是他……呵呵…不是他……” 本文无宫斗!就是有光怪陆离的背景故事,不是经商就是种田,不是种田就是做菜……不对不对,应该是:不是在经商做菜,就是在逃在游的路上,京都两个字对于女主来说……就是倒霉…… “我想再见你一面……”

    加入书架
  • 掌心之痣

    本短文改编于鄙人2020年5月8日凌晨五点到七点的梦境! 年少的喜欢会填补你生活的空缺,却也折磨着你……这种折磨仿佛没有尽头,却也能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是喜欢你的……最后一秒的喜欢而已……

    加入书架
  • 九歌湘君意

    书名起自《楚辞》,辞意和文章刚好不同,不是女等男,而是男等女。 唐朝覆灭,五代十国更替,战乱频繁…… 自初见钟緣璟便动了心,多年占用哥哥身份的绮华也在二人短暂的相处中慢慢动了心思…… 那从死神手中夺来的三年到底也为彼此动荡不安的平生添了抹色彩…… 路途有意外,有痛苦,好在结局皆大欢喜。 “遇到她之前,谁都可以,遇到她之后,只能是她“ 老天想让你遇见的人,一定会在人生旅途的某一刻相遇……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花戎原著小说:误长生

    林家成

    在魏国贱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经受鉴镜鉴相时,鉴镜中出现了天地始成以来,传说中才有的那只绝色倾城的独凤,所有人都在为魏相府的三小姐欢呼,样貌平凡的我纳闷地看着手,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在鉴镜从我身上扫过的那一息间,鉴镜中的凤凰,与我做着同一个动作……

  • 媚婚之嫡女本色

    灵琲

    陌桑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高冷男神——宫悯。

  • 重生之高门主母

    鹊南枝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 夫人被迫觅王侯

    云霓

    正经简介: 搬迁路上,全家要靠祖母腰间半袋粮食度日。 尚在饥饿线上挣扎的赵洛泱,突然脑海里多了一个系统,要被迫赚取足够的魅力值,变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名满天下。 赵洛泱:有点难。 兢兢业业地实干,终于魅力值攒了一大把,不过这时候赵洛泱才发现最难的是,系统还白白赠送了一个夫婿。 赵洛泱:送错了?能不能退货? 被迫当了系统的某人:退是不可能的,权当买了个教训吧! **** 男主版: 突然有一天,他变成了系统,需要帮助赵洛泱完成任务。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命令过,他冷眼相对,正准备消极怠工,却收到来自系统的警告~ 【!】警告,生命值降低,即将面临死亡! 看着逐渐虚化的自身,他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任劳任怨做好一个系统: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小剧场版: 终于熬到生命值100%,他终于可以离开牢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 侍卫禀告:主子,赵家小姐前来拜见。 终于等到她来了,也该是他报复的时候。 “将门关好,不准她迈出府门一步。” 侍卫闻到了腥风血雨、不死不休的味道。 他继续道:“将长公主请过来,再叫上中山侯夫人、南安侯夫人……请她们为我做媒,让赵洛泱签了与我的婚书。” 八抬大轿将人娶回家之后,再慢慢算账。

  • 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冬月暖

    事业有成的小四娘被爷爷强迫回山上喂鸡,谁知道此鸡非彼鸡,最终还因为一只鸡嘎了。 一朝醒来已经身处异世,小四娘眼珠一转发现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堂堂的伯府,穷的耗子来了都能哭着走!!! 本以为是手握拉扯全家的奋斗剧本,结果几个一脸挫败的哥哥抬着大箱子推门而入,无奈开口:“这月又赚十万两,家中已无处安放,要不你帮着埋一埋?” 小四娘垂死病中惊坐起,富豪竟是我自己? 真相很快查明,这是全家都有病!!! 锦鲤附身的老父亲坐拥家财万贯,却一心学那穷酸文人两袖清风! 美貌端庄的老母亲头上裹块布,腰间补丁疤,全城属于我最持家。 相貌堂堂的大哥动不动跪地抬手问苍天:为何用如此多的银钱来害我? 有勇无谋的二哥更觉有钱就是原罪,满身铜臭阻挡了他前行的步伐。 唯一正常的三哥有心力挽狂澜却是无力回天...... 小四娘双目含泪,帕子一甩,就让我来消灭了这滔天罪孽,都是一家人,我不入地狱谁入? 从此那是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好不快哉。 所谓钱壮英雄胆,那是恶向胆边生,面对京城那有名的薄情负心汉也是丝毫不手软,“拿来吧你,本姑娘就喜欢你这稀烂的名声!”

  • 太子入戏之后

    暗香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   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   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   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   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出嫁后丈夫厌弃,婆婆不喜,为了让丈夫娶高门贵女逼着她去死。苏辛夷一把火烧了平靖郡王府,那大家一起死好了。   重生后苏辛夷什么都不怕了,首先把自己的婚事给毁了,然后好好孝顺嫡母,让她长命百岁,最后报答前世太子对她的援手之恩,见人就夸殿下良善仁厚,扶困济危,是个大大的好人。     大好人太子殿下:听说有人四处宣扬我是好人。   被人夸着夸着入戏之后的太子,却发现满口夸他的小女子正在与别人相亲,满口谎言的小骗子! 他这样黑透的一颗心,渐渐因为一个人有了这人世间的温度。   后来的后来,小骗子嫁给了自己夸出来入戏十分成功的太子殿下,渣前夫成了殿下的马前卒。

  • 和亲糙汉可汗后,我在草原忙种田

    菓蒹

    娇软王妃VS糙汉可汗 新婚当日,耶律焱对李娴韵说,除了感情,可以给她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婚后,他果然信守承诺,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谁知道,宠着宠着,就宠到了心里,宠上了心尖。 和亲契丹没多久,李娴韵渐渐发现周围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起初讨厌她的百姓奉她为神明…… 说她魅惑主上的群臣,求着她跟可汗修成正果…… 最让人挠头的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说好的不会给她情感的,怎么总是追着她后面跑? 小剧场1: 某日,耶律焱将李娴韵抵在墙角。 “为什么躲着本汗?” “她们说您可能喜欢臣妾。” “把可能去掉,难道本汗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可是您说不会给臣妾感情。” 耶律焱扶额,他是说了多少蠢话。 “汉人常说成家立业,显然两者并不冲突。” 小剧场2: 日上三竿,耶律焱依旧黏着李娴韵。 “快起来,我得走了,街上病人等着我问诊,西边的良田需要灌溉,东边的宅基地需要丈量,缫丝扎染我得去指导……唔……” “为夫是病人,你不心疼?” 李娴韵看着壮得赛十头牛的男人,一脸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