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掉个马甲,收个老公

展开

掉个马甲,收个老公

作者: 喝咖啡的叮当 更新时间: 2021-09-13 18:54:04

连载中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此作品已下架,推荐阅读本站其他作品

普通

喝咖啡的叮当

  • 作品总数

    0

  • 累计字数

    0

  • 创作天数

    3

同类推荐

  • 花戎原著小说:误长生

    林家成

    在魏国贱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经受鉴镜鉴相时,鉴镜中出现了天地始成以来,传说中才有的那只绝色倾城的独凤,所有人都在为魏相府的三小姐欢呼,样貌平凡的我纳闷地看着手,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在鉴镜从我身上扫过的那一息间,鉴镜中的凤凰,与我做着同一个动作……

  • 媚婚之嫡女本色

    灵琲

    陌桑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高冷男神——宫悯。

  •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肥妈向善

    回到一九九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 “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爬树。” “我不止要做医生,还要做女心胸外科医生。”谢婉莹说。 这句话更加激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 当医生的亲戚疯狂讽刺她:“你知道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你能考得上?” “国内真正主刀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你以为你是谁!” 一帮人纷纷围嘲:“估计只能考上三流医学院,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未来能嫁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高考结束,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进入全国外科第一班,进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生开始被外科主任们争抢。 “谢婉莹同学,到我们消化外吧。” “不,一定要到我们泌尿外——” “小儿外科就缺谢婉莹同学这样的女医生。” 亲戚圈朋友圈:…… 此时谢婉莹独立完成全国最小年纪法洛四联症微创手术,代表国内心胸外科协会参加国际医学论坛,发表全球第一例微创心脏瓣膜修复术,是女性外科领域名副其实的第一刀! 至于众人“担忧”的她的婚嫁问题: 海归派师兄是首都圈里的抢手单身汉,把qq头像换成了谢师妹。 年轻老总是个美帅哥,天天跑来医院送花要送钻戒。 更别说一堆说亲的早踏破了老谢家的大门……

  • 春夜缠吻

    傅五瑶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 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 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 限时沉迷

    时京京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琵琶师】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好色。” 自此,台上抱琵琶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贸易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西服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 满级归来:那个病秧子我罩了

    帝歌

    徐星光被高空坠落的镜子砸中,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她昏迷后,各路牛鬼蛇神纷纷显形——   富翁男友卸下伪装,将她当做移动血库,数次抽血只为拯救真爱白月光?   亲娘车祸离奇身亡,渣爹高调迎娶昔日旧爱,还凭空冒出来一对比她大的私生儿女?   亲爹还说要拔她氧气罩,等她死了,送给霍家那病秧子?   ...   醒来的徐星光:“感谢诸位厚爱,小女子一定加倍奉还。”   没人知道,卧床昏迷的那几年,徐星光魂穿十世,在不同世界搅弄风云。   昔日的璀璨明珠,早就修炼成了一块刚硬的金刚石,谁敢欺她,她就砸死谁。   *   这是一本女主魂穿十世归来,花式虐渣,带着个病秧子小跟班,凭借十世经历走上人生巅峰的大爽文。

  • 重生年代俏佳媳有空间

    春光满园

    郁心妍上辈子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长的好、学习好,本该有大好的前程,却被养父母用来抵债。 嫁给二婚男也就算了,还被渣男耍手段,成了众人口中不下蛋的母鸡,被继子、继女白眼、诅咒、欺压了大半辈子。 最终,郁结于心得了不治之症,没等来丈夫的嘘寒问暖,却等来了被扫地出门。 偏偏命运弄人,意外得知了自己不能生育的真正原因,自己要强了一辈子,却活成了一个笑话。 重生归来,这保姆牌妻子谁爱当谁当。 正想着该如何改变困局,却偶得一方小空间,看着老天给的金手指笑眯了眼。 干净利落的踢了所谓的专情男,转身嫁给了厂里的娶妻老大难,过起了没羞没臊、谁幸福谁知道的甜蜜小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