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他以温柔越界
展开

他以温柔越界 傅五瑶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7.53万字| 25总收藏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唐如锦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综艺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27

排名295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wu18950311180投了5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傅五瑶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296.66万

  • 创作天数

    841

其他作品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1v1,双洁) 表面温婉行为大胆的美人女主vs前期乖巧后期疯批的病娇男主。 苏娆穿进千奇百怪的虐文小说后,兢兢业业地致力于同一件事——让冰清玉洁的白月光男二爱上自己,之后黑化。 一开始苏娆觉得,有什么事能比让白月光堕化,成为全书最大反派更刺激呢? 可后来,当白月光们如她所愿,都变成了黑月光,甚至一个比一个狠戾阴鸷时,她的下场也同样越发惨烈了。 等到一切结束,她才终于发现,那些各个世界长得一模一样的白月光,原来都是同一个人。 兜兜转转,为她而来。 …… 这世间的人于我而言,不过芸芸众生, 于是浮沉潦草也是应当,历经苦难也是难免, 可后来我遇见了苏娆, 她身上哪怕沾了一点点灰尘,我都心疼得不得了, 我才知原来我所有的灵魂, 他们或放肆或温柔或不讲理, 可无一例外, 他们都爱她。 她是我的无上荣光,亦是我的星河如灿。

    加入书架
  • 快穿之满级影后她演技过人

    新文快穿之黑月光崛起,打滚求收藏!大家的收藏就是小五的动力呀!!! (快穿,1v1,双洁。) —— 影后乔熙隐婚的第三年,她的丈夫纪淮深意外死亡。 乔熙表示这简直就是一夜暴富,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 然而在去往葬礼途中,她遇到车祸,被迫卷入了一个神秘的系统。 系统告诉她:攻略所有世界中纪淮深的人格碎片,他们两人都能重生。 乔熙觉得,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可是……为什么攻略对象好像越来越病娇了? 好不容易在病娇中杀出一条血路,乔熙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却看见纪淮深坐在不远处,正兴师问罪地看着自己。 他将她扯进怀中,冰冷的指尖捏着她的脸,语调低凉:“听说我死了,你很开心?” 乔熙:“不不不,不开心。我就……笑了一下?” ———— 世人都说兰城首富纪淮深是个冷心冷情的人,温雅面目挡不住骨子里的狠戾。 谦和是假,冷血是真。 只有乔熙见过他笑意沉沉的模样, 见过他眼含希冀地将一朵衰败玫瑰小心珍藏的模样, 见过一身煞气的他为自己放下屠刀的模样…… 她爱他所有的样子。 —— 一句话简介:他囿于深渊,却想将明月私藏。 她是他的无双小乔,千金不换——纪淮深。

    加入书架
  • 慕你多时

    新文快穿之黑月光崛起,打滚求收藏!大家的收藏就是小五的动力呀!!! (双重生,宠文,双洁) 傅瑾珩那个人啊,是名门傅家的九爷,恰如其分的雅致美人。 唯独可惜的是,他清冷不易亲近,高岭之花,不得攀折。 可是只有余欢知道,他是怎样步步为营得到她,咬着她肩胛时,一双眼睛又是怎样的猩红。他说:“顾余欢,除了我的身边,你还想去哪里?” 余欢到底还是怕了他一辈子,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只想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傅瑾珩也重生了? 那人遥遥地对她笑,近乎于魔咒一般地说:“余欢,这辈子,你也是我的。” 原来,爱是黥首之刑,越深爱,越深刻。 …… 海城有传闻,傅家九爷的妻子顾余欢心肠歹毒,擅长吹枕边风。但凡和她有过冲突的人,都会在海城销声匿迹。 众人都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顾余欢。 余欢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身侧面色平静的男人,表示今天也是背锅的一天呢! …… 很多年后,余欢才知道,那个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爱了她两辈子,穷尽了所有。

    加入书架
  • 他的倾城意

    新文快穿之黑月光崛起,打滚求收藏! (爱与救赎,1v1双处) 郑轻轻失恋的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 陆医生说:“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 郑轻轻失恋的第二天,嫁给了s市精神心理科特聘医生陆郗城。 陆郗城永远都是温润雅致,幽幽如兰的君子。 可后来,郑轻轻在无意中撞见了他的另一面,狠戾的、淡漠的。 他笑对她,语调却是寒凉:“轻轻,过来。” 她才知道他的背景,s市陆家家主,多少名媛趋之若鹜。 她亦是笑,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笑颜平静:“陆郗城,原地站着,等我过来。” ——小剧场—— 郑小姐无意中看见, 陆先生坐在书房里, 手上拿着照片, 神色专注。 郑小姐未曾见过那些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她自己, 一岁的、十岁的自己。 从小到大,每一张都赫然在目。 她被吓到, 终究没有克制住, 自喉间溢出一丝丝声音。 陆先生走向她时,自嘲地笑了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刚刚的行为就像个变态?” 可是郑小姐却对他笑,语气温柔地说: “陆郗城,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努力喜欢你,好不好?” 陆先生红着眼睛想, 原来上天待他, 还不至于那么的苛刻。

    加入书架
  • 宋先生的情书

    新文快穿之黑月光崛起,打滚求收藏!大家的收藏就是小五的动力呀!!! (1v1双处,暗黑系宠文,已完结!) 阮姝的心上人,名字叫宋霁——c市名流之首,神秘温雅,手段狠戾。 这样的一个男人,爱了阮姝很多年,穷尽一切。爱始于微末年少,却突逢背叛,剜挑骨肉后一地淋漓。 许多年岁后,她回到他身边,她喊他:“宋先生”,强作镇定。他带着痛意开口,声音低沉,些许蛊惑,他说:“阮姝,我们结婚吧。” 他原本是想折辱她的。 或许在内心深处,他更想告诉她,最懵懂的年少,他也为她写过情书。 (腹黑病娇吓跑傻白甜,苦心经营多年到手的故事。) —————————— 这世上的人于宋霁而言只有两种 有利可图的 无利可图的 除了阮姝 她在人群之外 是宋霁所有的呵宠、纵容和温柔 阮姝从来都是宋霁的无上珍宝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加qq群:801609636,可以讨论剧情,还有不定期小剧场❤️)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致命偏宠

    漫西

    【正文完,番外中——】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身

  • 厉少,你老婆又淘气了!

    荧光紫

    他是权倾帝都的尊贵男人,冷酷霸道,只手遮天。意外遇上她,宠起老婆来,连亲妈都不放过。人人都羡慕她,却不知道他的宠爱让她很伤神。“不准穿露背装,裙摆不能高于膝盖。不准拍吻戏,不准与男艺人有身体接触,每晚八点必须到家。”

  •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南之情

    【完结】陆少:“我那娇妻柔弱不能自理,你们为什么要欺负她?”众人:“???”陆少:“看书好好看,翻得那么快,能记住几个字。”顾芒又拿起一本,一目十行。陆少头疼:“遇上不爱学习的宝贝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宠着呗。……直到有一天。“爷,京城好几所知名大学都在抢夫人,国外的超一流大学也来抢人了!”“爷,几家中医研究院为了抢夫人争得你死我活。”“爷,国际有名的几大律师事务所都在抢夫人。”“爷,几大黑客组织

  •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灵小哥

    乔念在乔家生活了18年,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一时之间,绕城豪门都知道乔家出了个假千金!真千金多才多艺,温柔善良。假千金不学无术,一事无成。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赶出豪门后,回到山沟沟过得有多惨!乔念也以为自己亲生父母来自漯河县,是个一穷二白的穷老师。谁知道哥哥开的车是辉腾,裸车300万!亲爸教书的地方在清大,老师还有个别称是教授!渣渣们一家跪舔的顶级大佬对着她爷爷点头哈腰…乔念:?enmm…这和说好的不一

  • 恰逢星光璀璨时

    北川云上锦

    哥的新书《霍先生结婚吧》正在连载中,敬请关注!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单膝下跪跟她的妹妹求婚,她被剥夺继承权,成为席家联姻的筹码,打包送入虎口。她心寒似铁,一刀穿肩而过,葬送所有恩情,转身找上他——慕煜尘,低调凉薄,Z市的高冷贵族,盛世集团掌权者。她说,慕煜尘,我们结婚好吗?他从文件里抬头看了她一眼,蓦然起身。“你去哪里?”“走吧,迟点民政局就要下班了。”婚后——“夫人,履行义务吧!”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