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权臣养妻日常
展开

权臣养妻日常 草灯大人 著

已完结 公众 VIP 短篇短篇小说

16万字| 133总收藏

微博:@Dear草灯大人

寒门出身的状元郎谢君陵自小养了个小夫人,不能吃,只能看。
小夫人陆宝儿对此不满,以为是自个儿腰身窄瘦,年纪太小,惹得夫君兴致缺缺。

再后来,她才知道,哪是嫌弃,明明是端着高冷谱儿,将她一两一两肉养大,再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各路神仙打架想撬走正牌夫人,而傻娇妻稳坐官夫人位置,且看着夫君一路青云直上的故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1

排名768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草灯大人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83.99万

  • 创作天数

    250

其他作品

  • 皇城金膳斋

    作为组织最厉害的杀手玲珑,接到任务要去盯着金膳斋白梦来老板。 哪知道,她还没来得及执行任务,就被迫签了主仆协议。 狠辣杀手玲珑:“???” 白老板冷哼:“愣着做什么?金膳斋可不养闲人!想偷懒?怎么,你是想当老板娘吗?”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强大很飒的杀手被看起来很弱小无助的老板吃得死死的探案甜宠故事。 【英姿飒爽女杀手玲珑vs面慈心黑白老板】

    加入书架
  • 吉祥县令

    我的微博:Dear草灯大人(天天发日常,欢迎来玩~) 搞笑可爱推理探案文,霸道佐官爱上我的故事! 夏知秋是个女扮男装的七品芝麻官,任吉祥镇县令。原本想着混吃等死度日,哪知道遇上了送上门的幕僚师爷谢林安。悬案疑案接踵而来,在谢林安的帮助下,她屡破奇案,政绩大好。 眼见着要升官发财,夏知秋良心发现,问谢林安:“我总是揽走师爷的功劳,这恐怕不太好吧?” 谢林安冷哼一声:“你要钱,我要人,各取所需,不好吗?” 夏知秋:“?” 就这样,小绵羊夏知秋被乖乖大饿狼叼回了窝里,还帮着狼数钱呢!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言吧书友15951778194739767

    383 迷妹值

  • 2

    言吧书友15942155102139613

    383 迷妹值

  • 3

    言吧书友15474823405547034

    383 迷妹值

  • 4

    IrisChan

    383
  • 5

    胖胖的霞霞姐

    383
  • 6

    言吧书友15018587597655319

    383
  • 7

    言吧书友14962945419293339

    383
  • 8

    言吧书友16032723468987900

    383
  • 9

    zos

    383
  • 10

    洁爱美色

    383

同类推荐

  • 偏宠

    欲妆

    【新书《太师宠妻这条路》正在热火开炉,大家可以移步瞅瞅哦~】温眉以为,自己只要忍到出嫁就好了。没成想,被人当软柿子捏。所以……那就不忍了吧!继母哭哭啼啼?那不如回娘家散散心。妹妹矫揉做作?姐姐的巴掌接好了!暗算她?一个别想跑。她是娘亲舍了命生下来的,可不是让人搓扁捏圆的!就是豁出名声清白不要,这日子也得捋直了!不料无耻丞相穷追不舍,这一次,温眉是真没辙了。以为嫁他不过是权宜之计,谁知成亲后遭祖母刁

  • 小唇丹

    欲妆

    她是赵国云阳伯不受宠庶女,是南王府受尽折磨的前王妃,是寄人篱下的小厨娘。后来,她是齐大少的朱砂痣,是殷族唯一嫡长媳…是殷家十六爷的命!大赵亡国那日,他兵临城下,他的姑娘一袭红妆立于城楼,他笃定:“别怕。”三千箭雨擦身而过,独未伤她。南王的凄厉的声音定格在了即将碰到季绾的最后一刻。他上前抱走了自己的姑娘,将她的头摁在怀里,遮住身后血泊,扭头轻笑:“亡国而已,是最轻的惩罚了。”【男主重生狼犬系,女主也

  • 影后她失忆后又热恋了

    pearl兰

    隐婚五年,在季唯一准备官宣的时候萧野提了离婚。一场意外,季唯一记得所有人,偏偏忘记了萧野,只是爱又怎么会因为失忆消失不见。季唯一:医生,你有女朋友吗?萧野:女朋友没有,但是有老婆。季唯一:哦!萧野:所以,老婆大人,现在跟我一起回家吗?

  • 余生,永不相见

    恒星亿光年

    她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那个雨夜,他亲手打掉了他们的孩子,将她关在地下室。她倒在血泊中,被老鼠啃噬,差点死去。而他却和心爱的女人共筑爱巢,夜夜笙歌。霍翊晟,余生,你我永不相见!

  • 爱你细入微尘

    5姑娘

    离开的这一年,林初微每天都会收到陆景呈寄来的离婚协议书。直到这一天,她终于把字签好拍到他面前:“如你所愿,我同意离婚了。”没想到换来却是他更加无情的刻薄与羞辱:“想离婚,除非我死了!”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刻,她立下血誓,有生之年定让他们血债血偿。只是谁来告诉她,为何当她躺上那冰冷的手术台之时,心口却依然会痛到不能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