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权臣养妻日常
展开

权臣养妻日常 草灯大人 著

已完结 公众 VIP 短篇短篇小说

16.01万字| 122总收藏

微博:@Dear草灯大人

寒门出身的状元郎谢君陵自小养了个小夫人,不能吃,只能看。
小夫人陆宝儿对此不满,以为是自个儿腰身窄瘦,年纪太小,惹得夫君兴致缺缺。

再后来,她才知道,哪是嫌弃,明明是端着高冷谱儿,将她一两一两肉养大,再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各路神仙打架想撬走正牌夫人,而傻娇妻稳坐官夫人位置,且看着夫君一路青云直上的故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8

排名171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草灯大人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6.01万

  • 创作天数

    54

更多迷妹周榜

  • 1

    Rebecca_wong

    30 迷妹值

  • 2

    言吧书友16029011505451663

    20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言吧书友15951778194739767

    383 迷妹值

  • 2

    言吧书友15942155102139613

    383 迷妹值

  • 3

    IrisChan

    383 迷妹值

  • 4

    胖胖的霞霞姐

    383
  • 5

    言吧书友15018587597655319

    383
  • 6

    言吧书友14962945419293339

    383
  • 7

    zos

    383
  • 8

    麦兜1983

    383
  • 9

    hebal

    383
  • 10

    绿之泪

    383

同类推荐

  • 小娘子受宠日常

    温轻

    【新书《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已开,欢迎转场康康~】司家丢了十年的小媳妇回来了!此等消息传出,龙阳城的百姓无不痛心疾首:司大公子风光霁月,就算有婚约傍身,怎可娶一个久居山野的姑娘?偏偏这司家长辈商量好了婚期,大公子也点头应允了,司府愈发热闹起来......“大少爷,萧姑娘把礼部侍郎二公子打得鼻青脸肿!”,司大公子赞许地点点头:“身手不错。”“大少爷,余家小姐被萧姑娘拖下水塘,高烧不醒!”司大公子

  •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每晚十二点更新】-病娇少年x贪生怕死小软包周自柔穿书了。穿成小说里的恶毒女配,周府嫡小姐,同名女配周自柔。恶毒女配不干人事,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挤兑林家庶女林渺渺,和欺负被林府收养的小少年裴盏。作为原书男主的裴盏极惨,真实身份是流落在民间的小皇子,有灰暗抑郁的童年,在林府爹不疼娘不在,从小苟且偷生长大,内心阴郁。书中,他一直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后来皇帝临死,以千万赏金寻当年皇子,裴盏身份才得以曝

  • 我撞了南墙

    顾七西

    新文《锁定陆海夫妇这对CP》开坑啦~亲妈作者在线卑微求加收呀~向北北十六岁第一次见司南羌的时候,是在她邻居姐姐的学校里,她胡闯乱撞,不小心撞到了他怀里。后来,她总爱跟在他身后,一声声的喊着,“南墙南墙,司南墙~”司南羌无数次纠正过,他叫司南羌,无奈小妮子偏是要喊他南墙。二十岁,向北北嫁给了司南羌,可向北北再没有喊他一句南墙,他失去了那个喊他南墙哥哥的姑娘。多年以后,她说,“都说不撞南墙不回头,我是

  • 好甜一块生姜

    小拾肆

    沈老板第一次是被强迫去开家长会的,开完了跟着姜老师去办公室,递了一张卡:沈云杪还得让老师多费心,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沈老板第二次主动去开家长会了,开完了把姜老师堵在办公室门口:沈云杪最近乖一些了,老师费心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沈老板第三次去家长会,沈云杪屁颠屁颠跟着他问:哥,你最近对我很上心啊!沈老板表示,我只是来接我媳妇儿下班,你算什么南北啊?沈云杪:虾仁猪心!

  • 陆先生爱她很多年

    莓海墨

    别人都说青春期的恋爱是甜甜的,可沈念安却觉得自己的青春期像是不小心喂了狗!别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沈念安却觉得她跟陆林稹之间隔了一个撒哈拉大沙漠!第一次见面,她不小心强吻了他,被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第二次见面,她当着全班人的面要他做她男朋友,还是被骂了句有病,第三次见面,她为了他特意去染了个黄色大波浪,又被骂了句出门不照镜子。第四次、第五次…每次都是她在追逐他的脚步,等到她累了要放弃的时候,他却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