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他的无上宠爱
展开

他的无上宠爱 叶锦KUN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4.32万字| 221总收藏

第一次见面,在床上。
她穿着圣洁的婚纱被人捉奸在床,却全程坦荡,仿佛不知羞耻。
第二次见面,在监狱里。
她身上是带血的囚衣,明明落魄又绝望,却偏要强撑着、倨傲地笑,眼睛里都是解脱。
第三次,在庄重的书房。
她卸下骄傲,妥协似的示弱,用作践自己的方式,邀请他来践踏尊严。
那时候,慕斯年就在想,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女人如此地不知所畏。
于是,他把她接出来,给她尊严、给她快乐、给她娇纵,给她可以肆意微笑的权力。
自此,她脱了战衣,他有了软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2

排名450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IPNU投了1张推荐票
  • A876640966投了1张推荐票
  • 微幸福伊人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叶锦KUN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78.19万

  • 创作天数

    262

其他作品

  • 听说你在接近我

    某日,季夏被堵在了她的超豪华大床上。 一向不苟言笑、在人前圣洁的像仙儿一样的纪少将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心脏的位置,凉薄一笑:“这里房租很贵的,从来没有人可以白住。” “……” “所以,季夏,”他叫她,一字一顿,“就算是你,也不行。” 仍觉得自己的伪装无懈可击的季夏一脸惊恐:“干什么啊!” 纪宸骁:“……” 简直是被气笑了。 * 重生之后,季夏打算把自己上一世藏在纪宸骁那里的东西拿回来,她的想法很简单:打得过就抢,打不过就接近他,混熟了之后偷回来。 为此,她女扮男装、卖乖讨巧——只为了迎合纪宸骁的一切喜好。 终于,她成功上位,变成了纪少将身边的头号红人。从此顶着众人艳羡的目光,走上了人生巅峰。

    加入书架
  • 隐婚蜜爱:沈少狂宠妻

    一场算计,她含恨重生,再回十八岁,她发誓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她是叶家不受宠的大小姐,他是帝都顶级豪门的掌权人。 初见时,他说:“做我的女人!”她勾唇,笑的贪心:“女人可以有很多种,你给我什么身份?”他大手一挥:“除了妻子,随便选!” 那么多身份里,她偏偏选了最下贱的一种。她以为他们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他腻,她走。没想到,没多久,这个在帝都呼风唤雨的男人就跑到她家门口,霸道宣言:“做了我的女人,这辈子都是我媳妇儿!”【双处,一对一,无虐无小三无误会】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楠楠李

    【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沈小姐忙着吃饭,睡觉,教渣渣如何做人!薄先生忙着撩沈小姐,撩沈小姐,还是撩沈小姐!“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不近女色吗?”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薄太太扶额,看着那张脸,忽然就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

  • 空降萌宝:总裁老公住隔壁

    安岚

    陆总不过是遛遛狗,竟然被小奶包缠上了,还诱来了国民女神。套路一:陆总:“波比给你。”小奶包:“成交,妈咪给你。”女神翻白眼:“一条狗就把你妈卖了,能不能有点出息?”陆总:“那是智商第一的忠犬,专治各种不服,会虐渣,手撕白莲花,儿子超有眼光。”套路二:“整个娱乐圈,只有我能罩着你,要上船吗?”“贼船?”“风雨同舟,你说呢?”某天,女神怒了:“陆景渝,去你大爷……”“老婆乖,坚持到天亮,好评……”(我

  • 半欢半爱,老公狠洁癖

    檀栾

    微博号:檀栾Y第二天,她在婚礼上被凌大少爷抛弃的传言,火一样烧遍了全城。*人们都说,一个被人睡过、身怀野种的戏子配不上凌家大少爷。在苏栗最狼狈的时候,他将她抱起,淡淡一眼扫过所有记者,“我唐景临的孩子也算是野种,全暮城可没有比你们更敢叫唤的狗了。”全场哗然中,苏栗二嫁豪门。刚被凌家赶走,转脸就嫁给了十个凌家都比不上的男人——唐景临。婚后他的花边新闻多得能淹了报纸头条,新晋的唐太太却从来不置一词。直

  •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已完结】重生后,她看着这帅到爆炸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2018阅文超级IP风云盛典获奖作品。)

  • 年先生,慢慢喜欢你

    葉雪

    【已签约出版】本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孩子生下来后,他却不满的撕了协议,“谁说只生一个的,我说的是要双胞胎、龙凤胎,生不出来成双成对的就给我继续生”。洛桑忍无可忍:“年均霆,你大爷的……”。她奋起反抗:“年均霆,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吗”。再后来,一本结婚证丢在她身上。他压着她慢慢勾唇:“我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