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展开

腹黑太子的冷面妃 冰心如陌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67.9万字| 46总收藏

她是东夜国镇国候府大小姐,容颜倾城却天生痴傻,被未婚夫派人推下荷花池一命呜呼,
再睁眼,灵魂归位,凤星现世,看21世纪冷面杀手如何绽放光芒,颠覆皇权。
他是皇位的唯一继承人,来到她身边,千万宠爱却另有所图。
在这编织的柔情漩涡里谁又先失了本心只为换她一世深情,予她一世长安。
-
“南宫陌叶,你离我这样近,让我很不舒服。”上官清然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声音清冷的说道。
南宫陌叶浅笑说道:“可是离清清远了,我也会不舒服。”
上官清然无语,明明人前是如玉公子,怎么在她面前就如此无赖!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冰心如陌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73.95万

  • 创作天数

    212

其他作品

  • 总裁老公太难甩

    她八岁,他十岁 凌可:以后我养你。 萧天昊没有言语,但是手却紧紧的攥着凌可的衣角。 她十三岁,他十五岁 凌可:昊昊,你可别忘了是我把你养大的,你要孝敬我,伺候我一辈子,可不能轻易被别的女生拐跑了。 她十八岁,他二十岁 凌可:昊昊你是不是该谈恋爱了 萧天昊:我们不是一直在谈吗! 凌可:胡说什么,我说的是女朋友。 萧昊天:没兴趣。 凌可,是谁说让我伺候她一辈子的了,现在想反悔也要看我同不同意,说好的一辈子,时间没到,休想将我甩给别人。 ———— 凌可:昊昊,我交男朋友了,明天领来让你看看怎么样 萧天昊拿起外套,冰冷的转身:我没你那么心大。 凌可你还真懂得怎么伤我,可是我还是一样没办法不爱你,因为你就是我生命里唯一的光,恰巧,我怕黑! ———— 凌可儿时的一时心软,本以为拐了个萌娃来养眼,谁承想养的冷酷腹黑不说,谁能告诉她,怎么还甩不掉了……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言吧书友15608252115334481

    2,421 迷妹值

  • 2

    155242283

    1,635 迷妹值

  • 3

    cai1986cai

    1,440 迷妹值

  • 4

    言吧书友15699436589596347

    1,412
  • 5

    言吧书友15047482150419236

    1,335
  • 6

    weinilululu

    1,253
  • 7

    琦茗斋23

    923
  • 8

    言吧书友15646614459707782

    827
  • 9

    言吧书友14996589823431945

    605
  • 10

    言吧书友15680200011584275

    580

同类推荐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杀场,万箭穿死,大姐为她护清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为他逼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砍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疼痛,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知道何为疼痛,可是她却全身骨头碎裂,皮肉之下,仍可见那截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

    冰婶

    他高冷薄情,阴鸷难测,将权谋玩弄于股掌之间,却独独将她放在心尖尖上。她是他的嫡福晋,也是仙女气质和可爱气息并存的美人儿。“这财政大权和管家大权,我通通都不要了。”她看着步步靠近的男人,弱弱地道。“没良心的小傻瓜,从来都是你想要什么,爷便给你什么。”他走近她,低沉而磁性的烟嗓,就像是行走的低音炮,“但只一点,爷给过你的,就决不收回!”

  • 惊世医妃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重生之温婉

    六月浩雪

    重生到古代,不仅成为口不能言的哑巴;还是祖母不喜,爹不疼,后母恶毒,克父克母克全家的不祥人。面对种种艰辛,各种刁难,她迎难而上,一一化解。中毒、暗杀、陷害接踵而来,她也无所畏惧。她本只想平淡,安静地过一生,可是时不待人。既如此,她再不愿如上辈子一样黯然伤逝,这世,她定要活出风采,创造属于她的传奇。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那么重的伤!”“那又如何,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非我不嫁!喜服你已经穿上,京城我已经派人四处把守,犹如铜墙铁壁,你,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