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侯府嫡女不为妃
展开

侯府嫡女不为妃 青涩虾米 著

连载中 公众 VIP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86.78万字| 0总收藏

  她曾是名动京城的天之骄女,却因一道阴险谋算的圣旨跌入深渊,从此低如尘埃。
  当所有人都疏远她、嘲笑她、欺辱她,只有曾经的竹马对她深情不改。
  她满怀希望,却不想新婚之夜,合卺酒变软筋散,婚书也变休书,而她颜莞卿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竹马与庶妹在红罗帐中。
  只因庶妹的一句:“军中甚是缺少如姐姐这般美貌的女子,不若让姐姐顶了去,也好让姐姐为朝廷尽一片绵薄之力。”他便不顾往昔情义竟是将她送入军中为妓,被活生生践踏致死。
  含恨而终,重生归来,她步步为营,谋算人心,亲手将一个个害过她至亲之人的人送入地狱。
  一场宫宴,她尽显锋芒,竟将邻国选手辩得气吐血,惊才绝艳,不想竟招了狼的惦记。
  这狼不仅偷入她深闺,更誓要偷得她的心,一场狼与羊的追逐由此开始。
片段:
  亲卫一脸慌张禀告:“王爷大事不好了,听说颜姑娘要和亲南夷。”
  某王爷闻言淡然道:“即刻修书皇上,南夷这些年越来越不像话,本王要挥兵南下,为皇上开阔疆土。”
  亲卫吓的一脸懵逼。
  某王爷却深沉道:“以防本王战死沙场,恐后继无人,本王也该和颜姑娘成亲了。”
  亲卫一脸汗,自家王爷武艺高强,智慧过人,有着战神之喻,怎么这说瞎话的本事差点连他都被忽悠过去了?
  更多精彩移步正文。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青涩虾米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06.49万

  • 创作天数

    328

其他作品

  • 我的吃鸡战神男友

    (宠文、爽文,男主撩,女主萌,双洁1v1) 传闻,常年稳居百榜NO.1的宿白KD高的吓人,单局淘汰人数乃全区之最,技术一流,颜值惊人,是吃鸡界所有女生的梦中对象。 残忍是他的标签,美其名曰:电子竞技不含感情。 某天,神秘高冷的宿白突然对吃鸡界小萌新韶颜上了心,表面宠到举世无双,羡煞世人。 广大鸡友:小萌新绝对使美人计蛊惑了宿白! 韶颜含泪吐槽:扯淡,这个老男人没得感情。 宿白露出得意笑容:是是是,是我使了美男计撩了咱们小萌新。 小萌新韶颜:躺枪······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名门闺战

    秦兮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欢迎入坑~~~不要脸面不顾廉耻贴了英国公一辈子的宋楚宜死了。她死的那一日英国公正好请了戏班子来给她的亲妹妹贺寿。伶仃一人的宋楚宜觉得再无眷恋。谁知睁眼却重新回到未婚前。问她还要不要不顾一切的追逐所谓的真爱?她心平气和:不是我的我不要。上一世的事大家都有错就算了。这一世好好过吧。谁知某个也重活一世的人偏偏如同臭皮膏药搅得她不得安生。粉丝群号:592275461欢迎来玩

  • 权门贵嫁

    秦兮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如何从烂饭粒蚊子血变成朱砂痣白月光,这条路任重道远。好在她有一身医术护体。可是号称包治百病之后,她发现事情渐渐有些不对了----某人挑眉问她:“我的相思病什么时候帮我治?”-----老书《名门闺战》《春闺密事》已完结

  • 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

    周家的四哥赌输了钱,母亲病重,赌场的人还想让满宝偿债。村里人都说周家的宝贝疙瘩好日子到头了,老娘也握着满宝的小手哭唧唧。满宝却手握系统,带着兄弟嫂子们开荒,种地,种药材,开铺子……日子越过越好,嫂子们却开始忧心满宝的婚事。满宝抿嘴一笑:“我早就想好了,就选被我从小揍到大的竹马白善宝。”书友交流群:307547705,回答问题进入坑品有保证,已完结的作品有《林氏荣华》《重生娘子在种田》等六本书。

  • 太子入戏之后

    暗香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

  • 冠上珠华

    秦兮

    分明是真千金却死的落魄的苏邀重生了。上辈子她忍气吞声,再重来她手狠心黑。谁也别想吸着她的血还嫌腥膻了。重来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上珠,光芒万丈。某人跟在她身后一面替她挖坑,一面苦心孤诣的劝她:不用这么费力的,瞧见我头上的冠冕了吗?你就是上面最华丽的那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