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我的金先生是侦探
展开

我的金先生是侦探 安红豆01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悬疑灵异推理侦探

65.45万字| 11总收藏

  林艾童的金先生走路向来悄无声息。他轻轻柔柔的从背后揽住她的纤腰,环过手来执住她的毛笔。
  合力写到:前世今生,唯爱一人。
  “嘴巴抹蜜,整天就会献殷勤。”
  “谁叫你是我的老婆大人呢,不习惯也得受着。”
  “切,金先生,想当年你可是差点把我给解剖了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安红豆01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06.33万

  • 创作天数

    566

其他作品

  • 欧先生,请自重

      (宠文来袭~)   “亲爱的,嫁给我好吗?”   “你神经啦,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一周年了吗?”   米唯无语,“睡相这么难看,多半又做梦了吧。”   欧于哲则一个翻身,从后背搂住了她。   在她额头轻轻吻下。   “每次睡醒起来,总感觉一切好不真实。原来,我居然真的娶到你了!”   缘分这东西真的很奇妙,在没遇到他之前,米唯打死也不相信霸道总裁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当这一切真实来临的时候。米唯才明白,原来在爱面前人人平等,在爱面前也要学会争取。   没有什么东西是天生就为你准备的,而且当你努力改变的时候,好运和幸福才会接踵而至。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啸孤Hzy

    5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她是苏家不能修炼的废物,大婚前一天,她被当朝三王爷当街退婚,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妹妹,满城风雨,她愤世嫉俗,苏家大门上一撞,却成为了别人冥婚的对象。她,苏紫陌,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睡在棺材里,这不奇怪,可是身边为什么还是躺着一个人呢?这也不奇怪,奇怪的他们都穿着大红色的嫁衣,当看清周围的环境是,某女差点被吓晕过去。他,是一个受了诅咒的身份贵不可言的人,一个流传了百年的诅咒,让他一睡不起。一场阴差

  • 龙图骨鉴

    楚清

    【荣获第三届陕西青年文学奖网络文学奖】【荣获2018华语言情小说大赛最佳风尚作品大奖】夏朝诏帝晚年,天现异象,奇闻诡案频发,百姓人心惶惶。番邦使臣离奇被杀,国宝龙图阴阳玉不翼而飞,武阳县少年师爷龙星图临危受命,她断奇案剿恶匪,为死者伸冤,替活人讨命。义庄女尸频频失踪,护城河一夜之间寸草不生,究竟是妖邪作祟,还是人性泯灭?荒野老村鬼火现世,究竟是阎王爷的鬼灯笼,还是冤魂不散?牛棚藏尸、坠落的戏子、皇

  • 宁愿

    书墨染香

    在过去十几年的岁月里,喻潇从未想过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平静无波,岁月静好,为她所愿。直到族中长辈为她穿上嫁衣,送进祠堂。迎着灯河和烛火,她脚步迟疑地走向属于她的未来——为了喻氏一族百年的繁盛。遥遥星河下,烛火勾勒的光影中,等待在祠堂里的青年伸出右手递到她面前。他说:“我带你去看看,和这个世界上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有人跟她说,先生冷静淡漠,喜怒不行于色,还格外记仇。也有人说,宁那种人自来高

  • 触墓惊婚,棺人榻上来

    画莎

    (全本完!推荐旧文:鬼尸惊魂,通灵相公不好惹系列文:鬼王当道,冥妻难逃!都很好看哦)她从五岁便随着奶奶踏遍坟地,为坟地的死人们迁坟捡骨,人们尊称他们为“捡骨人”。一座无名氏的荒野孤坟,一个腐烂面目全非的死尸。一次捡骨,她无意间触摸上那死尸手指上的白玉扳指,她的生活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镜中红衣如血的长发女鬼,被褥上鲜血淋淋的手掌印,墙缝里延伸过来的乌黑长发,房梁上荡着秋千的绿眼鬼婴……为了亲人,

  • 棺人不要急:鬼君,我有了

    四禅

    我是怕死的捉鬼传人,一朝不慎,惹上鬼中鬼,谁知竟过上日夜啪啪的羞耻人生“银爷,我撞鬼了!”“你竟然抱本座,不知羞耻的女人!鬼在哪?”“银爷,山妖要杀我!”“亲本座一口,考虑秒了他!”“银爷,隔壁妖精欺负我!”“你脱,他死!”“脱?”我震惊看着银爷下面:“你不是不行吗!”“挑衅?”银临冷冷一笑,直接压下:“让你知道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