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自月光而来
展开

他自月光而来 碧晓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8.1万字| 3总收藏

他是北冥的星球执政官,为了复活心爱的女人来到她的身边。
她是智商颜值双爆表的科学家,因为特殊的基因与他抵死相缠。
她设局想将他诱杀,却反被他破局而入,直直闯入心间。
玖言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一个男人如他这般,
神秘高大,水陆两栖。
他自月光而来,只为赐她无限盛宠!
*
“喂,庄先生,支付宝……你听说过吗?”
男人不为所动,拿出一打金币。
真金、白银。
“在我们星球,指纹当金币刷。”
【1v1奇妙恋爱物语~】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碧晓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63.6万

  • 创作天数

    271

其他作品

  • 欢喜姻缘:痘斑小仙

    我,痘斑小仙暗恋风姿卓越的广陵上仙已久,企图待他羊入虎口。可是偏偏赶上梭子星投胎砸错了地方,偏偏砸到了我代为管理的百花园里,好好的为庆祝玉帝寿诞而栽种的百花里突然多了一根狗尾巴草(虽然本仙子也是一只狗尾巴草),并且星宿老儿竟然让我离这根野草不能超过百步,施肥、饮露,待他化形。 等等,怎么没人告诉我,这根野草他长得怎么这么眼熟啊!风姿潇洒还像广陵上仙这怎么破?把上仙种到了自己园子里这怎么破?其人却比妖孽还妖孽,说话却比毒舌还毒舌这又这么破? 星宿老儿重新整了整造型,傲娇地说:“我这徒弟貌白肤美,就是人有点贱,啊哈哈哈——”

    加入书架
  • 占身为王:殿下轻点撩

    赤兔一国,转眼便灭。 她意外来到天宫原想抛弃前尘往事做一个散仙,却意外招惹二殿下,被三殿下放到人间做山贼。 可这绝色美男,唇畔微挑,硬逼自己做歌姬,是个什么鬼? 做歌姬也就算了,可这绝色美男还日日想要把自己扑倒。 等等,你不能把我扑倒,我后面还有一堆追随者呢!(魔界王子、兽人族王子、还有一只饕餮)我要去问问他们同不同意? 某男把他摁倒在天界的一棵神柱上说:“唔……那我今晚就要你做我老婆。” 【这是一个男二很痴情,男主很霸道,男主不断想把女主扑倒,而女主又拒绝的故事……】(新书上架求订阅)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互撩文,1v1

  • 新婚旧爱,总裁的秘蜜新娘

    穆如清风

    段子矜从没想过,六年后,她和江临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怀孕七个月时,新晋的江太太锒铛入狱,举世震惊。她茫然问他为什么,他却搂着另一个女人说:“为了我爱的人。”她含恨转身,两个月后,在监狱里“难产而亡”。却没有给他留下看她遗体一眼的机会。哪怕为了这一眼,江大公子调集了所有火力,带人把安置她遗体的地方围了个水泄不通,守了整整三天三夜。两年后,本该“难产而亡”的她,却带着满身耀眼的芳华重回郁城。几场酒宴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婚期一年

    宝拉

    【已完结】(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宠文、1V1双处,坑品保证!)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我要……”“乖,我知道你要!”“我是要……”“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顾祁森,28岁,S市最耀眼的贵公子,令无数女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