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狐妖适合家养
展开

狐妖适合家养 懒耳喵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5.78万字| 20总收藏

当胆小懦弱的“他”遇到野蛮霸道的他……
从此,南陌开始了在S市横着走的生活!
“那个小白脸又打人了!不!是打妖了!”某修行百年的小妖哭着来告状!
“她是人,不归我管!”妖盟盟主白千隅撇过脑袋,不予搭理。
“盟主,几个小妖把南公子给打了!”
“在哪里?都抓起来,废了修为,打回原形!”千年狐妖白千隅炸了毛!
从此,无论人还是妖,看到南陌,都绕道而行……
“疼!~”
南陌呲牙咧嘴地看着白千隅给自己上药。
“知道疼还打架!”
“他们说我是小白脸!”南陌撅起了嘴。
“不是吗?”
“人家明明是女人!”
“那好,穿裙子,嫁给我!”
……
【1v1爆宠双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懒耳喵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61.82万

  • 创作天数

    184

其他作品

  • 穿越豪宅,我的胖萌相公

    墨轻语本是某市中医大学的一名学生,却不想一次意外落水,她穿越了,还嫁给了一个三百多斤的萌萌大胖子…… 本以为从此会过上采采药,种种田,行行医,顺便给相公减减肥的农家小资生活。 却不想丈夫突然成为某神秘商会的当家人…… “娘子,你的肚子为什么还没有动静?要不我们今晚多努力几次?” …… 墨轻语捏着鼻子喝尽碗中苦涩的汤药,然后将碗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摔: 凭什么我喝药!你们家代代单传,代代老来得子,难道都是女人的问题? 第二日,胖子捏着鼻子痛苦地喝完整整一碗汤药:“娘子,赏个蜜饯吧!” 甜宠微虐,胖萌相公宠妻无度。

    加入书架
  • 鹧鸪雪

    【本文已完结】八年前,林家惨遭灭门,只剩下林家二女林佳木。 八年后,林佳木到虞州城为家人报仇,却偶遇仇人之子周木笙,并与之相爱。 后来大仇得报,她却记忆全无,宛若他人。 再见面,她是瑞帝之妃,他是武林至尊,两人又会碰出怎样的火花?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男女主互撩文,1v1

  • 新婚旧爱,总裁的秘蜜新娘

    穆如清风

    段子矜从没想过,六年后,她和江临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怀孕七个月时,新晋的江太太锒铛入狱,举世震惊。她茫然问他为什么,他却搂着另一个女人说:“为了我爱的人。”她含恨转身,两个月后,在监狱里“难产而亡”。却没有给他留下看她遗体一眼的机会。哪怕为了这一眼,江大公子调集了所有火力,带人把安置她遗体的地方围了个水泄不通,守了整整三天三夜。两年后,本该“难产而亡”的她,却带着满身耀眼的芳华重回郁城。几场酒宴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婚期一年

    宝拉

    【已完结】(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宠文、1V1双处,坑品保证!)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我要……”“乖,我知道你要!”“我是要……”“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顾祁森,28岁,S市最耀眼的贵公子,令无数女

  • 晚安,总裁大人

    纳兰雪央

    【女强爽文,打脸啪啪啪,1V1双洁专宠】“雷先生,听闻最近有流言说您暗恋我?”对面男人冷脸头也不抬处理公事。“我对天发誓,我对您绝无任何遐想!”顺便嘟囔句……也不知是哪条狗妖言惑众。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男人手中签字笔硬生生折成两段。四目相对,室内温度骤降。许久,雷枭薄唇微动。“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