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陌上花雨:一吻定情
展开

陌上花雨:一吻定情 林夙柒 著

连载中 公众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5.53万字| 6总收藏

世上有五大强国,而唯独只有彼岸国拥有异能,

这个国度异常神秘,没人进去,也没有人出来,

正因为这个原因,这个国家从古至今从来没人敢去招惹。

楚氏楚纥手臂环抱着顾津尧,
“顾少,那个乔殇月有什么好的?”
“顾少,她杀人不眨眼,这么凶残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你呢?”
“顾少,你不如娶我吧。”
顾津尧正想把她推开,却感觉到了正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乔殇月。
乔殇月不紧不慢地推开办公室的大门,踩着细高跟鞋。
面不改色的将楚纥一把提起,狠摔在地上。
做完一系列的动作,双手环住顾津尧的腰,小鸟依人的靠在顾津尧怀里。
对着楚纥,微笑着说,
“不好意思,他已经是我男人了。”

本文有很多撩人小套路,搞笑段子,可能是你们见过的,但也有些独特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林夙柒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6.06万

  • 创作天数

    32

其他作品

  • 青梅竹马:爱,在心口难开

    【甜宠文+搞笑(中间略有)+小虐】 因为父母在产房的相识,促成了他们的婚姻, 奈何宋惘生却告诉她,他不喜欢她,但池夜汐并没有被打倒,反而有了动力, 池夜汐小学的单纯天真, 初中的清纯可人, 高中的霸道占有欲, 其实宋惘生并不是不喜欢池夜汐, 他只是想:如果要得到,就要一次性获得全部! 所以,这份爱,就一直被他藏在心中……

    加入书架
  • 千年狐妖之一舞倾城

    【此文甜文,中间大虐,太甜了怕会打击到单身人士】 她是一只生活上千年的九尾狐妖,苏妍沫 他是九重天上的天之骄子,司徒修辰 两人本毫无牵连, 可命运将他们拴在一起, “你这男人怎么不尊重人啊!” “与你何干?” “天庭的人都这么蛮不讲理,自以为是!” “你可知,辱骂天庭是大忌?” …… “你要做什么?” “提前行洞房之事。”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90甜军嫂

    忆昔颜

    【正文已结局,放心入坑】特种军官陆北骁,向来以拳头服人,和叶乔好了后,以狗粮虐人!!!什么白莲花、绿茶表、狐狸精,男二、男三、男四…通通被狗粮砸死!重生回到20年前,面对21岁时的陆北骁,叶乔只想撩他、爱他、嫁给他,弥补前世的遗憾。不想,反被他先撩!“本大院只有我能罩你,想被我罩么?”“想啊!”“知道罩是什么意思吗?”“不知。”“罩是泡的意思!想被我泡么?”“想啊!”“丫头片子,真带种!我喜欢!”

  • 顾先生,我在暗恋你

    婻行

    “顾先生,我确实是在暗恋你,我没什么胆子,喜欢你这样的话只敢说一次,如果你对我没有一丁点那种意思,那我现在就辞职。”“很好,安珺奚,从没有人敢威胁我。”“……所以呢?”“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在原地等着,我马上过去!”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

  • 靳少,早上好

    妖妖逃之

    “疼,不要……”叶微蓝尝试着从男人的怀里逃脱,却被男人一把摁回怀里,低音宠溺又无奈:“掏个耳朵都这么娇气,嗯?” 众所皆知禁欲男神靳仰止矜贵内敛不近女色,谁能想到有天他会把一个女人放在心尖上宠。他的卡,她随便刷,他的人,她随便用。靳仰止说: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所以我会陪你吃你爱的食物,送你喜欢的东西,满足你对婚礼的所有幻想,让你对余生充满期待。 充满期待?叶微蓝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开索取无度的男人

  • 陆先生,听说你喜欢我

    槿郗

    【1V1,欢迎各位小仙女们进坑】传闻医学界翘楚,军商世家的陆家二少高冷,不近女色,至今单身,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你想离婚?”“恩。”“理由。”她噙着抹笑:“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这,算不算理由?”后来,她倾尽所有,却换来一道如寒潭深水般不带半点温度的声音:“签字,离婚。”再次相遇时,陆景衍才知道什么是一眼万年,有些东西似乎早已注定,却早已物是人非。他问,“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