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魔校草独宠小丫头

    可乐蛋

    短篇已完结24.05万

    【正文+番外已连载结束,新文《拽丫头杠上恶魔校草》也已完结】在第十一次被学校开除后,林依依被自家度蜜月去的老妈安排进了一所私立贵族学校,还被迫和全校排名NO.1的校草大帅哥同处一片屋檐下。 明明全校女生眼里又拽又酷的超级大帅哥,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成了超级任性,霸道又爱吃她豆腐的幼稚小男生,不仅对她又搂又抱,还老是掐断她的桃花,威胁那些和她告白的男生,搞得她很郁闷。 “校草大人,求求你放过小女子吧,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成么。”你没看见身后那群如狼似虎的女生那恐怖的眼神,恨不得就要将她撕成碎片,某女生表示很头痛。

  • 前夫,后悔无期

    恒星亿光年

    短篇已完结11.19万

    “贱人,你可以滚了!”他无情的将离婚协议书砸在她头上,搂着他心爱的女人离去。她被赶出家门,带着女儿颠沛流离,受尽苦楚。为了女儿,她在夜店下跪,被他羞辱。她发誓,会让他后悔。后来,他真的后悔了,当他看到曾经狼狈的前妻,优雅地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他妒忌得发狂。“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发了疯似的,将她抓回去……

  • 早安傅先生

    丁晓橙

    短篇已完结9.05万

    18岁的她,离经叛道,是恶名在外的痞女一枚。 28岁的他,众星捧月,是美名远扬的钻石男一颗。 初遇,他以为她是夜店的太妹,递上支票,“医药费。” 她抬脚踹坏他的跑车,递还支票,“修车费。” 再遇,他以为她是舞厅的陪酒。 “怎么可以喝酒?” “大叔,我上有八十岁的奶奶,下有八个月的弟弟,不出来打工怎么养他们?” 本以为,她只是他生命中的小插曲,却不想居然还有第三第四次的再见……

  • 悲伤,镌刻成书!

    十月未寒

    短篇已完结8.6万

    【姊妹篇《情深,不知归处!》已开文】一场精心策划的阴差阳错,她被冠上‘人尽可夫’的骂名,十月后产下‘孽女’受尽凌辱,在苦痛里挣扎沉沦,看破了人世冷暖。 婚礼前一天,他拥娇妻入怀,将她与孩子逐出家门。 一场人为的车祸,夺了幼女的‘命’,让她在斑斑血泪中品尝到了焚心的恨! 当一场场错综复杂的阴谋公诸于世,他跪在女儿坟前忏悔,试图挽回时,却不知,悲伤早已镌刻成书! …… 婚礼上,她说:“薄寒声,这是你女儿的骨灰,一人一半,也算是全了这一世的骨肉亲情,祝你们,新婚快乐!” 葬礼上,她说:“薄寒声,拿着骨灰再去做个亲子鉴定吧,孩子不清不楚的来,求你让她明明白白的走!”

  • 所谓爱情,十人九悲

    小生叶明

    短篇已完结4.98万

    在韩煜城眼中—— 赵冉晴放浪形骸,人尽可夫,令人厌恶至极。 他满腹温柔,唯独对她冷酷无情。 却不知,她爱他入骨,从头到尾的夫只他一人。 直到当她死于绝症之时。 韩煜城才终于发现,原来他对她的爱,早已融于骨血。

  • 余生,执迷不悟

    吾生欢喜

    短篇已完结5.09万

    很多年后,她都还记得那些疯狂的夜晚。 他像恶魔一样,残忍地践踏她的自尊,撕毁她的廉耻…… 如果她的死亡能成为他的枷锁,她甘愿——永堕地狱。

  • 侦婚:大叔娇宠妙探妻

    情雪凝钰

    短篇已完结42.88万

    一场变故,让他不告而别。从此,她把婚约作废,并将他拉入心底的黑名单。   10年后,她18岁,他30岁。   她是史上最年轻的重案组督察,他是警方特邀的犯罪心理学教授。   犯罪现场,他有备而来,步步紧逼,将她“咚”在墙角:   “知道单方面悔婚的下场吗?”低沉的嗓音带着邪魅蛊惑,“我敢保证,从现在开始,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敢要你!”   恶魔的笑容缓缓浮现,他给她的爱情和婚姻,下了最“甜蜜”的诅咒。

  • 也曾爱你如痴如狂

    借晚风

    短篇已完结5.05万

    “嫂嫂,好久不见!”他微笑,眼神里全是冷意。 为了林落白,他愿意奉上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可在订婚前夜,他却被这个女人亲手送进监狱,还转身嫁给了他的哥哥。 他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把这债,千万倍的讨回来! “林落白,你对我所做的一切,这辈子都不够你还!”他面色阴冷! 她想说,她都要死了,还哪来什么一辈子……

  • 余生许你不准悔

    溏心小肉粽

    短篇已完结4.74万

    他说爱她却要娶别人。 她不敢爱了,想放手,想逃,却被他推倒抵死纠缠,说要她给他生孩子。 凭什么啊? 她用尽一切方法逃脱他的掌控。 他才急了,慌了,把她强压身下:你想要的全都给你,嫁给我好吗?1V1治愈系甜宠,已经完结,欢迎围观。 喜欢溏心小肉粽作品的小天使,还可以搜索笔名溏心小肉粽,有新书上架哦,也可以加Q群:223844395

  • 魔尊追妻忙

    祁木伢

    短篇已完结5.08万

    “下去。”冷傲孤寂的男人垂眸看着怀中的小猫,正想将其拿开。 “嘭!”猫儿突然化身为了一个绝色的美人儿。 某男:“……” 就是因为知道她化形不稳,他才不让她靠近…… 上一世,直到死,她都以为这个男人是憎恨自己的。 这一世,为何他却对自己百般纠缠? 上一世,直到她临死之前,他也没能表达心意,这一世,他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