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王当道,冥妻难逃

    画莎

    悬疑已完结42.19万

    他和她七世轮回,每次她却以最惨烈的方式死在他的怀里。 次次如此,他拥有大片江山,拥有至高无上的财富,却唯独不能拥有她。 终于她累了,劝他放手,他不忍心,终究选择放手,可是放手却远比他想象中更难...... 第七世,当孽缘再次重现,他是否真的能做到干净利落的放手? ———— 一夜,风泫灵清澈的眸子深深凝视着她:“小狐,说你爱本王!” 冉小狐嘴角不停的抽搐两下,见惯了这个男子腹黑冷漠的一面,突然如此温柔真不习惯。 “我……我没这爱好,我不喜欢!” 冉小狐说完就后悔了,因她看到那个男子眸子闪过一丝戾气,就在她闭上眼睛不断祈祷的时候,他却微微一笑。 “你看本王俊美又多金,不仅可以带你飞,还可以带你打怪兽,无聊的时候还可以玩玩本王的獠牙!”

  • 神针丑王妃

    云沐晴

    悬疑已完结164.27万

    当逆天神针经过数度进化,昔日凤王府的丑妃,名闻天下的鬼医,却已逆袭惊天神女,绝色天下…… 【初见】他正面临第N次暗杀,明明张口即可求救,他却宁死不屈。他不开口,她亦不会主动施救,绝对当得起‘鬼医’的见死不救,却不想,竟被他直接打成重伤… 【又见】她好端端坐在房顶翘着二郎腿儿偷看活春宫,却被他一脚踹下房摔了个狗啃泥。结果,她被人整整追杀一个月…… 他们,明明都可以靠颜值风华天下,却偏偏要靠鬼颜和暴戾,声名赫赫。 他们,明明天各一方,毫无牵扯,却因一纸婚约,强行绑定,至此恩怨情仇,生死纠缠。

  • 凶案侦缉

    莫伊莱

    悬疑已完结145.96万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但是只要是网, 就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就像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 总会有邪恶如细菌般滋生。 正与邪, 此消彼长, 幻化出一幕幕人间悲喜剧。

  • 玄妻有喜

    四禅

    悬疑已完结178.62万

    “你竟然抱本座,不知羞耻的女人!鬼在哪?” “银爷,隔壁妖精欺负我!”

  • 驭龙有术:高冷上司好迷人

    端午饭团

    悬疑已完结61.13万

    “做我的人或者坐牢,选一个。”一朝重生,还没来得及祸害四方,她就被某神棍给就地正法了。从此以后,降妖伏魔当打手是常事,按摩暖床甚至身兼抹布也很日常。但是,这神棍竟然还想弄死她!南小糖忍无可忍,“信不信我能把你吃掉!”神棍桃花眼一挑,将她捞入怀里低声耳语,“我这么好吃,不吃一辈子怎么够,嗯?”【甜宠√】【日更√】

  • 法医无鸢

    试酒

    悬疑已完结55.38万

    街角流灯中,男人的侧脸,比隆冬霜雪还要冷漠。 “说!刚才那个小白脸是谁?”他箍紧她的腰,一手将她抵在墙上。 “关你什么事。”无鸢呆愣片刻,脸撇向别处。 黑眸下沉,他冷冷道:“你人是我的,身体也是我的,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顾警官,你是要知法犯法吗?” 他低笑,“卫科长,我疼我自己的女人,犯什么法。”

  • 追回我的鬼郎君

    阿莫北林

    悬疑已完结62.85万

    宇文染:“师尊,我要去鬼道找夏傲尘,带他还阳!” 师尊:“笑话!我燃灯宝塾参悟轮回之道上千载,却又真的见到谁投胎转世,死而复生?” 宇文染虽是夸下了海口,可真要去往那茫茫鬼道,谈何容易? 正惆怅时,素爱装乖耍帅的陈宽师兄审时度势,送来一包神秘礼物。 就这样,宇文染在鬼道中见了日思夜想的夏傲尘!欢喜无比! 这么个有颜又有才的小郎君能够失而复得,天底下恐怕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不过这位小郎君,好像不太着急还阳的样子。 “小师妹,小姐姐,我们要不要来拼个床?” 这可是在阴间啊,这种事情合法么? 什么?不管了?可是…… 这鬼公子和凡人少女生的宝宝,到底算是人还是鬼啊!

  • 深度罪恶

    莫伊莱

    悬疑已完结143.51万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每一段仇恨的背后,   都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105米,是人类徒手潜水的深度极限。   然而在内心深处,   罪恶的深度,又该如何测量?   侦情档案三之深度罪恶,全力奉上!   ————————————————————   新书《凶案背后》已经开坑,请多多支持!

  • 触墓惊婚,棺人榻上来

    画莎

    悬疑已完结78.29万

    她从五岁便随着奶奶踏遍坟地,为坟地的死人们迁坟捡骨,人们尊称他们为“捡骨人”。 一座无名氏的荒野孤坟,一个腐烂面目全非的死尸。 一次捡骨,她无意间触摸上那死尸手指上的白玉扳指,她的生活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我亲爱的僵尸先生

    三元玄幻

    悬疑已完结57.64万

    在一次执行任务途中,叶宁捡到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 悲催的是在解剖过程中,这所谓的“尸体”竟突然活了过来。 某人表示被她扒光了衣服,要她负责。 叶宁大怒:谁会对一个死人感兴趣啊。 第二天,各大网站突然出现了一则惊人的消息:某叶姓女法医,利用职务之便,XX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