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徒弟好甜:教授的心尖宠

    宜霖123

    浪漫青春已完结80.87万

    十年前,槲寄生叶子下,她踮起脚尖,轻轻一个吻,娇俏一笑:“西方有个习俗,男女在槲寄生叶子下相遇可以亲吻对方。” 十年后,在他办公室里久别重逢,沧海桑田,相视一笑,脉脉不得语。 终于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杂志社上班?” 他洋洋得意:“别忘了,你的作文都是我教的!”

  • 极品宝贝无敌妻

    紫雪凝烟

    浪漫青春已完结71.19万

    七年前,她极力走的云淡风轻,七年后再次相遇,她的身边却多了三个极品宝贝。回过神的某男人,顾不得身边的美女,气冲冲的跟了上去,好啊你个香橙,看来,新帐旧账需要一起算算了……

  • 遇到她时天很蓝

    苏馨儿

    浪漫青春已完结95.77万

      从懵懂到年少,   从校服到婚纱,   时光荏苒,   一路有他。   冷漠独立的少年,霸道腹黑,从不与人亲近,可是有一天,他却被萌妹缠上,扬言要和他回家,从此他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本文1v1高甜养成文。】   【四岁,她摔了一跤邂逅一位帅哥哥,他冷漠孤傲,她呆萌粘人。】   “大哥哥,你的床好软。”   “别吵。”   “大哥哥,我要你和我玩。”   “大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十三岁,她三级跳归来,成为校草学长的心尖宠,一滴眼泪,换来深情告白。】   “丫头,你不需要多么的优秀。”   “我只希望你不要那么败家。”   “败家?那我以后少吃一点。”   “笨丫头,你的眼泪比钻石还要珍贵,掉在地上我捡不起来,你这样是有多败家。”   【二十岁大学毕业,他是高高在上的霸道总裁,她只是小小的娱乐记者,他却把她宠上天。】   “以后不要出去跑采访。”   “那我的任务怎么办?”   “你可以采访我,顺便公开下我们的婚期。”   “可是……”   “没有可是,以后你只可以采访我。” 【新文,豪门宠婚之总裁娇妻升职记】

  • 暮色晚晴天

    巧克力派

    浪漫青春已完结93.25万

    他和她,原本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却因为一场错误的婚姻而熟识。 他和她,原来性格就是大相径庭的人,却因为容貌的相像而彼此磨合。 一场家庭的变故让两个人相识,两个命中注定的宿敌却相爱了,这场爱来得轰轰烈烈,一发不可收拾,这场不被世人看好的恋爱,似乎注定是要经历百般挫折的。 他是她的爱人,也是她的仇人,那这场爱情又该如何落下帷幕。 有些爱情来得向来都是汹涌澎拜,有些仇人又深入骨髓。 在这座喧嚣繁华的城市里,我究竟是我,还是我们还是我们。 爱恨情仇,是走是留,究竟该如何抉择? 青春是一场颠沛流离的伤,我们是彼此记忆里最美的时光。 一个是桀骜不驯、冷漠无情的高冷帝 一个是青春阳光,活泼可爱的向日葵 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爱情呢?

  • 心上宝:么么小软糖

    凉小途

    浪漫青春已完结54万

      【青梅竹马】+【深度宠】=【甜甜甜】   有那个一个人啊。   陪你从幼稚到成熟。   陪你从校服到婚纱。   你该有多幸运。?   整个一中的人都知道,校园大佬陈琛看新转来的软妹子不爽。   却无人知晓,那是他心尖惦念已久的小软糖。   念念不忘,失而复得。   许陌是陈琛心尖的小软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珍而视之。   偏生陈琛死不承认。   *   我才不会告诉你。   一牵起你的手啊。   就想和你到白头。   by陈琛   *   【不正经简介】   “哼…”   “蠢圆,难道不知道我生气了吗?”   “许大圆那么蠢,谁喜欢她。”   ——《大魔王日记》(ps:日记是男主暗戳戳写的)   怼天怼地校园大佬VS爱吃糖"真"小软妹   没人知道,一中怼天怼地的校园大佬,暗戳戳地观察着刚来的小软妹。   发软,肤白,声音糯糯,好像一颗小软糖。   陈琛:“好想一口吞下去。”   而事实上,陈琛薄唇微抿,“许大圆,给我滚过来!”   这是一个男主暗恋女主,又死不承认的故事。   陈琛第一次见许陌,就被亲了一口。   谁知道,许陌这小没良心的,转眼就忘了他是谁。   若干年后,狭路相逢。   陈琛眯眼,磨了磨牙,“许大圆,你给我等着。”   *   本书又名——   #那颗小软糖#小软糖和她傲娇竹马的三两事#男主每天都在啪啪打脸#暗戳戳观察小软糖的校园大佬#爱你就要怼怼你#阿琛的糖啊#   ——许大圆啊,你是我的宝贝,是我心上至宝。   *   阅读指南——   男主是女主的救赎。   女主是男主的糖,甜得要命的那种。   ps:蠢作者专注甜文一百年,写不来虐文的(手动斜眼笑~)   

  • 先婚后爱:甜心老婆哪里跑

    傥棠

    浪漫青春已完结62.06万

    (推荐新书:高冷小叔,诱妻72式)贺子豪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带着些许讥讽的说道:“唐甜甜是吧?这名字听起来挺甜的,就是不知道这人甜不甜了。” 本以为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却不想,这个名叫唐甜甜的女人,真的就像一颗糖果一样,尝过之后,不仅口腔里面很甜,就连心底也感觉到甜甜的。 就是这样一颗糖果,莫名的闯进了他的世界,在他的世界里任意妄为,拨动了他冰封多年的那颗心。 (傥棠读者群:478834908)

  • 纯金校草的完美初恋

    白金金.

    浪漫青春已完结92.97万

    (推荐《冷酷校草的专属嚣张丫头》!)帅气多金的柏凯封是冰辰学院的校草也是学生会的会长,他没有最喜欢的东西却有个最在意的人。他性格冷漠却唯独对自己青梅竹马长大的女生柏初雅予以无尽的温柔与宠爱。然而当柏初雅遭遇事故后他很心痛,他到处找她,找了两年依然未果。两年后他却遇到一个跟柏初雅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女生裴慕昕…… 可是裴慕昕却拥有很完整的记忆,并没有任何关于柏初雅的记忆。 (因为失忆了) 他的怀疑猜测,却让裴慕昕步步逃离。 他们两个人的羁绊却在另外一个男生的出现发生了变化……

  • 高冷竹马住隔壁:青梅18岁

    于浅

    浪漫青春已完结51.08万

    新书已发,《病娇总裁小甜妻》欢迎围观~叶沫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倒霉的孩子, 出生时脐带绕了脖子差点死掉。刚满一岁时爸爸自杀了。两岁时妈妈丢下她跑了。直到四岁,她被拥有大半个S市的郁家接回来,住进原来的别墅,只是没了爸妈,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管家。 然后有一天,她被告知:她是郁家的童养媳!纳尼? 第一次见面,某男孩微扬下巴:“长成这样,有没有人说你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某女:“……” 长大后某日,某女娇羞状:“你为什么老是不停地看我?” 某男邪气一笑:“哦,都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我想看看从哪个方向看你才不是死角!”某女:“……”尼玛!

  • 倒追攻略:误惹首席前男友

    蓝九九

    浪漫青春已完结79.65万

    五年前,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让她亲手推开他。 五年后,他成为天价首席,王者归来,费尽心思将她禁锢在身边。 相处的过程中,李沁沁渐渐沦陷在方辰逸隐藏的深情里。可是当她靠近他的时候,他却措不及防地知道了一个消息,不得不拒绝她。 “没关系,你主动了99次,第100次就由我来主动。”倒追男神有攻略,首席大人哪里逃! 当重重迷雾揭开,误会终于解除,他疼她入骨髓,宠她上天。

  • 软萌娇妻不听话

    长袖扇舞

    浪漫青春已完结60.4万

      这是一头外表古板内心奔放的萝莉耽美狼,企图掰弯精明腹黑禁欲系美教授,结果反而被吃干抹净的故事?   大一新生安馨,刚进校就盯上了副教授简宁——年方二十八,身材长相学历俱佳,气质可刚可柔,容貌可男可女,简直是天生的攻受兼备典范!唯一的缺点是,教授大人是直男!   性别不同怎能相爱?必须得可了劲儿地掰弯啊!   配个妖孽病美人顾泠澜?——外甥女夏辰手持金针冷冷:小姨,这是我男人。   配个腹黑伪天真许逸?——大师姐温柔转着手术刀笑眯眯:馨肝宝贝,给姐姐留点念想。   配个嚣张贵公子宋浅?还是萌萌哒师生恋?好嘛,终于没有女人来抢了,小外甥夏励一脸哀怨:小姨,你快把他拎走!我不要!   那我家教授大人怎么办?   简宁轻笑:“你不好歹也是个爷?”   馨爷V5。   PS:《竹马》、《娇妻》系列文,CP对对萌。泠澜卖美色,许医生卖萌,简教授……被迫着卖腐?   【安简CP】   “异性只为传宗接代,同性之间才是真爱!”萌腐馨爷义正言辞如是教导。   简教授轻勾嘴角,握住醉酒小猫咪胡乱挥舞的爪子:“如果又能传宗接代又是真爱,不是更好?”   “啊?”安馨迷糊脸,傻呆呆:“男人可以生孩子了?”医学居然如此发达?   “能。”简宁正直脸,蛊惑道:“要不要试试看?”没问题的男人不都有生育能力?   【宋夏CP】   “浅哥,”夏励仰脸,深呼吸,鼓足勇气:“我为什么这么小,是不是有病?”浅哥的伤他自尊。   什么?宋浅一头雾水,然后,他的视线就顺着夏励的视线往下。   夏励拉下了自己宽松的运动裤。   浅爷瞬间阵亡。   墓志铭:你TM小不小其实都不重要!因为以后我根本不会给你机会用到!   【温逸CP】   温柔忙得满头大汗:“许老师,要不你把我划到保健科那边去实习吧……”虽然我不敢对着活体下刀是硬伤,可实习也不能就帮你捶腿揉肩啊。   “我不正牺牲自己做实验对象,让你保健着么?”许医生一脸无辜:“难不成,你不满足于这几个部位?”   老实巴交的实习生望天,表示无言以对。   【泠辰CP】   “你和夏辰……进行到哪一步了?”简宁搅了搅冷掉的咖啡,打破沉默。   “啊?”病美人顾泠澜差点一口茶呛死,愣了一下,可疑的红色飞上耳根:“……夏辰,还没到十八……”   简宁叹,目光遥遥落在窗外两个倩影身上:“安馨比夏辰还小三个月……”   二十八九两大叔,同病相怜,默默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