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爱不休:步步成婚

    减木兰

    现代言情连载中83.5万

    遇见他时,她是24岁的钢琴老师。 遇见她时,他是18岁的高三学生。 25岁,她锒铛入狱。 19岁,他考上大学。 时光荏苒,真爱无惧。 跨越年龄的障碍,摒弃世俗的眼光, 她终于敞开心扉,他终于得偿所愿。 可是,上天对他们的考验还没有结束...... 为爱情只身犯险,为爱人不吝性命, 千山万水,枪林弹雨,什么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特别提醒】 这是一个关于爱和被爱、命运和救赎的故事。 集言情、励志、冒险等元素于一身。 (差点剧透......) 虽有虐点,但会发糖。 喜欢请入坑,不喜勿喷! 木兰会珍惜每一个喜欢我的文文的亲耐滴读者!

  • 我爱的人只有你

    漂亮的十三娘

    现代言情连载中47.84万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可以说是对男主人公最好的解读了。事业的成功,带给他物质的满足,可是爱情的缺口却只有一人能填补,这就是韩强和张欣茹的爱情故事!

  • 重生影后:女王别吓人

    萧霖初

    现代言情不限10.36万

    前世风靡一时的国际影后湘芦被自己最信任的妹妹陷害进了精神病院,甚至死于她手!可怜上天怜悯,让湘芦成为了相茹这个满是黑料的十八线小明星,湘芦表示我觉得我还能重新抢救一下!然而某一天正在“抢救”自己的相茹却遇到了某位发现她有病的心理医生!这怎么办?杀了还是杀了?顾翊陌:你娶我,我不说!精彩片段一:某记者:顾先生,听闻你家财万贯,为何做心理医生。顾翊陌:不做心理医生的话,怎么求我老婆娶我?某记者:……精彩片段二:某记者:虞影后,听闻你被人包养了?虞湘茹:嗯?明明是我包养他!顾翊陌:对对对,是我老婆包养我的!某记者:……精彩片段三:某记者:顾先生,听闻虞影后是精神病患者。顾翊陌:谁传的?她明明是爱我病患者!某记者:…… (男女主身心干净,1v1无小三无误会宠文,女主是精神病患者,所以脑子不太好使!请勿太过讲究。)

  • 你不用长高,我为你弯腰

    撒野

    现代言情连载中46.52万

      “如果这是一场梦,我愿意为了你留下,这世界唯一留给我的希望,除了你,再无其它。”这是沐谨言的台词,也是温若兮最喜欢的一句话,温若兮不知道的是,这句话,原本就是说给她听的,“温若兮,你是真的蠢吗?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看不出来呢?”。   “沐谨言为了能够站在你身边,我努力成为那个配的上你的人,所有的努力只为了能够陪在你身边,我的高傲,冷漠,都是为了隐藏在你面前的我的卑微,你可知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星光。

  • 二嫁之宠婚

    孟珂冰

    现代言情连载中23.81万

    大众情人的安子默是实力派影视歌三栖当红明星,却偷偷爱上了从小照顾他长大的韩鸟,一个平凡的如同天空的小麻雀般的女人,围绕着这份情为世人所不容的爱情,产生了一系列的爱恨纠葛。    谁说女人三十就开始走下坡路?就豆什么渣了,就没资本了,就没人爱,没人要了,就不能嫁个他这个举世无双的凤凰男了?   滚一边儿去。   那都是没自信的女人的悲观想法,肤浅的男人的标准,爱情的国度里只有爱与不爱,没有那么多的借口,在他安子墨眼里,善良的韩鸟就是他百看不厌的笨鸟,他就喜欢这样儿的   他就喜欢,怎么了?碍着谁了。   他安子墨从情窦初开那天起每年都对着生日蛋糕发誓,一定要把对面这一只笑容恬静的笨鸟娶到手里,装进鸟笼子里,挂上安子墨的牌子,“此乃吾鸟!”陪他一辈子,不管同性还是异性都不准靠近。省的他天天担惊受怕的,操心,又烦心。   可这个女人整天拿年龄说事儿,推三阻四的,有意思吗?   不就是他们邂逅的时候,他。。。   咳咳咳。。。年龄小点嘛!   好吧,他承认自己那年才7岁,确实够小的。   他才不管什么年龄呢。   当然这些都是安子墨同志一厢情愿的想法。   在人家韩鸟很是愧疚的心里,安子墨就是一个她没尽到责任,教育好,走上的邪路的坏孩子,抽烟、喝酒坑、蒙、拐、骗、偷,他没一样不的。。。你说同样是跟着她长大的孩子,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一个是品学兼优的音乐天才,另一个是放荡不羁也就算了,还总是对她动手动脚的,。。。   她胆小,这辈子做的最大胆有魄力的事儿就是带着儿子净身出户,离了婚。她没什么宏伟大志,就想把孩子养大成才,孩子出国了,刚想过两天安稳日子,家里这个就开始不安生,现在居然要逼着她嫁给他,是不是疯了。。。   且看,一个普通女人的幸福美丽养成记,超美型邪恶变态腹黑狡诈残酷冷血无敌外带脸皮厚的大恶魔又是如何拐鸟成妻。。。   孽情篇;   “我不同意!”安子默紧抿的嘴唇了吐出四个冒着寒气的字。   韩鸟忍不住颤了一下,眼睛瑟缩的扑闪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很快就鼓起了勇气按照人家教给她的说了一遍,“这是告知,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结婚是我的自由,你没有资格管,以后就当我们是陌生人吧,谁也不认识谁吧。”   “哈哈。。。陌生人!”安子默好像听到了什么大笑话,喷笑出声。片刻愤怒的笑声突然一收,眼神扫过她的上围,咄咄逼人的质问“怎么个陌生法,陌生到你的内衣尺寸,身上有几根汗毛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吗?”   韩鸟瞬间睁大了双眼,眸子盯着他的脸难以置信的转动,后脸色煞白,牙缝了挤出了一句“畜生!”一个耳光狠狠的甩了出去。   “你。。。还是人吗?”她无法承受这个被戳穿的事实,哭喊出来,尽管自己身体异常,心里早就怀疑了,她一直不敢相信那个荒谬的猜测,宁愿相信是自己多想了。   可这一刻他自己承认了,她真的无法承受这个打击,太残忍了,为什么连装傻逃避的机会都不给她,他才多大啊。   “是,为了得到你,我宁愿自己做一个下流,无耻的每次让你晕倒才可以亲近你的畜生,一个被父母抛弃,亲人嫌弃,没人疼没人爱,受尽冷眼的畜生,一个连你也开始要离我而去的。。。”   “小默!。。。不要说了,。。。”   逼婚篇;   韩鸟摆着一张纠结的苦瓜脸,扁扁嘴说道,你这是何苦呢,我都快老了!   “呵呵,。。就你。”某男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大笑起来,   她也跟着没心没肺的笑笑,以为他终于想通了。   “哼!做什么都慢半拍,就你这样的笨鸟能快到哪儿去,老的都比别人慢!”某男哼一声,面容如寒霜一样不屑的鄙夷道。   “我们。。。在一起多别扭啊!”某女语塞半天骨气勇气反驳道。   “习惯就好了,有什么别扭的,你未娶我未嫁,你女人,我男人,没一毛钱的血缘关系,再说知根知底的,多般配啊!不,简直就是绝配,你要是敢不娶我,试试,你就等着遭报应吧!被雷劈都是轻的,看我不拉着你跳油锅!”   某女打了个冷战,瞪着无辜的眼睛,愕然,她想问,油锅是热的还是凉的,他是不是说反了。   “就算是要结婚,你也不够结婚年龄啊!”垂死挣扎!   “这事儿不用你操心!”   “。。。我还是觉的我们不般配。”。   “闭嘴,这事儿轮的到你说话吗,这个家谁做主,有你说话的份儿吗?我让你说了嘛,你怎么就那么事儿多呢,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了?”某男彻底被激怒了,瞪着冷飕飕的大眼睛就声色俱厉的训斥起来。   “没有!”   “是不是觉的我没本事,委屈你了?”   “没有!”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是不是觉的我不够好啊?”   “绝对没有!”否认的很坚定。   “是不是不想领证了!”他满意的点点头。   “没有   某鸟马上怯懦的缩会自己好不容易高昂起的鸟头,低垂的都快要贴到胸口了。   “有勇气的女人才有幸福的权利,知不知道。”   “知道!”   “知道,你还那么多事儿,赶紧拿上户口本,跟我走!”宾果!某腹黑男眼睛叮铃一闪,声音严厉的命令道!   “额。。。”   她有些稀里糊涂的!   

  • 沈南君,我如果爱你

    公子九竹

    现代言情连载中16.98万

      若是选择结婚对象的话,我会选一个可以与我比肩而立的人,我们互相倾慕着对方,支持着对方。在人格上,要有最起码的平等。   其实,我也曾像个少女一般,做过梦,追过梦中人。如今大梦初醒,只愿与他幸福的生活。   我的爱人,我希望你幸福,也希望我幸福。

  • 流年负韶华

    柒冬

    现代言情连载中15.27万

      关于回忆,太多阴谋算计;关于爱情,虚实交替;关于我们,只字不提!

  • 末世大佬黑化后,男主心动了

    九问

    现代言情已完结120.21万

    (快穿)末世女林雅涵死了之后,穿进了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穿越前,系统千叮咛万嘱咐,让林诗涵别崩了人设,林诗涵表示,这都不是问题,只要能吃得饱,不就是演个戏吗?她可以。于是,系统就眼睁睁的看着它家宿主一个骚操作接着一个骚操作……第一个世界,被渣了的小村姑第二个世界,不孕不育嫁给隔壁老王生了双胞胎第三个世界,男多女少的未来星际

  • 暖婚之爱你如初

    谷熟

    现代言情连载中1.8万

    从小青梅竹马的情分,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搞不清哪个是愿打哪个是愿挨? 他们之间就像盘根交错的线,找不到开始,只好私藏于心,什么时候从心底出来,谁就先爱上对方。 是虐恋情深还是甜甜的恋爱都不一定哦,本书为慢系养成文,有什么想看的,先进入书中吧。 于我而言,像是习惯,万千人之中,独爱你。——紫苏 见我第一眼,你告诉我不哭,我就没哭。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又怎么会哭。——楚云   

  • 全球盼着许少追妻火葬场

    梵音祭

    现代言情已完结82.12万

    商业大鳄许澜羡自己养大的老婆,不好好宠着非要花式虐妻!“你要跟那个男人走了,老子灭了他全家!”“我跟别的女人亲近,你为什么不吃醋?!”“丫头,说你爱我!只挚爱我一个人!”“想要我放过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花式虐妻的后果:老婆跟别人跑了!许澜羡只能渣总追妻火葬场!“丫头,我们和好吧!”“你丫做梦!”“丫头,我知道错了,跟我回家吧!”“你丫滚蛋!”“丫头,老子跪榴莲还不行么!”“行!”“咋,你为啥不说你丫了?”“许先生,我就想看你跪榴莲,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