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是萌萌惹他爱

    寻君

    现代言情已完结303.16万

    【全本完】“苏小萌,那晚,我们……”     殷时修一句话把她吓懵了。     他是好友的小叔,三十有二,京城真正的权贵,她一祖国幼苗不想沾惹。     “叔,你看,当时你也没用脑子,全靠下半身了,我又醉晕了,啥滋味都不记得,这篇儿,咱就翻过去了成么?”     “……好。”     三个月后,他却从侄女口中得知——苏小萌怀孕了。      “孩子生下,你就得让我走!不许再胡搅蛮缠!!”     “……好。”     他签下她拟定的结婚契约。     “叔,我想吃麻辣火锅……”     “……好。”     他大半夜出门给她整食材,冻的手脚冰凉。     “叔,我不想生孩子,我害怕,他动的好厉害!我疼……”     “好好,以后咱不生了。”     临产前,他轻拍她的背不断安抚。  

  • 婚期一年

    宝拉

    现代言情已完结265.2万

    【已完结】 (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 宠文、1V1双处,坑品保证!) 婚前,她以为男神遥不可及,婚后,男神却三天两头与她负距离。终于有一天,沈轻轻忍无可忍拍桌而起:“魂淡,我要……” “乖, 我知道你要!” “我是要……” “离婚”两字未说出口,男人霸道的唇舌已覆下…… 这是一个腹黑霸道的男人与乐观善良的元气少女相互扑倒、恋恋情深的故事!顾祁森,28岁,S市最耀眼的贵公子,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男神! 他权倾一世,垄断城市经济,却唯有婚姻不能自主! 被爷爷设计娶了一个陌生女孩,新婚之夜,他直接叫来警察:“这个女人私闯民宅,把她带走!” 原本只想给她一点小教训,谁知竟低估对方不要脸的程度—— “老公,我错了,我不该拒绝跟你同房,老公……” 第二天,小道消息传出:顾氏集团总裁魅力值锐减,洞房花烛夜惨遭妻子嫌弃…… 片段1: 某女:“老公,你这么招人喜欢,偶表示亚历山大肿么破?” 男人酷酷丢下结婚证:“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 某女一脸懵逼:“啊?杀什么敌?” “情敌!” “……” 片段2: 某女抱着一对龙凤胎:“老公,孩子们叫啥名字好呢?” 男人随口应答:“嚎嚎,啕啕!” “为什么?” “这么喜欢哭,嚎啕大哭多适合!” 某女:“……”

  •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日暮三

    现代言情已完结236.5万

    乔陌笙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简家三少,所以在民政局等到的是简家大少简深炀的时候,她懵了。 久居上位的简深炀是个沉默寡言,清贵冷傲的独裁者,养个妻子像养个眼皮子底下的小动物一样,独断的要求其乖乖听话,不许逆许他半分。 去聚会,半小时不到,管家奉命而来:“夫人,先生请您回家。” “我才刚到,迟些再回去。” “夫人,先生会不高兴的。” 除了上学,无论她做什么,她前脚离开,后脚他就叫人“请”她回家。 她简直要疯了:“简深炀,你想干什么?讲点道理行不行?” “乖,不要惹我不高兴。” “是你在惹我不高兴啊!” “你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可对我而言并不是无谓的事情!” 他看她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看你,又惹我生气了。”

  • 八零小俏媳

    长石

    现代言情连载中218.78万

    (重生军文1V1甜宠无双)传说,战功赫赫的年轻连长卫寒川其实是个冷面煞神,小孩见了都能被吓哭。 有人私底下问萧婉,“守着这样的男人,军嫂不好当吧?” 萧婉想到那个每每执行任务回来就变成一头怎么也喂不饱的野狼的男人,甚是赞同的点头:“太不好当了!” 燕都人人知道,卫连长护媳妇护的跟命一样,这事一点不假。 “这是我卫寒川的媳妇,你们谁想给她脸色看、谁要欺负她,得看小爷我答应不答应。”卫连长紧搂着萧婉,指着卫家老少众人。 为了这个将自己捧在手心的男人,萧婉要努力奋进,考大学、开工厂……誓要成为与之匹配的好妻子。 但是,那一群冒着绿光的各色女人想要干什么,真把老娘当成了软柿子? 卫寒川:“媳妇,我来,你别弄伤了手。

  •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殷寻

    现代言情已完结258.53万

    【2016年北京市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已签约影视、出版】豪门惊梦系列之悬疑心战言情 他是雷厉风行的钻石供应商,她是通过梦境窥探心理的精神分析师,毫不相干的两人却因一场离奇案件命运紧密相连。 他捏住她的下颌,“我成了你的研究对象?” 她浅笑美艳,探了探他的鼻息:“年先生这不是活得好端端的?目前我只对死者最后的梦境感兴趣。至于你我,是游戏一场,玩得起我们皆大欢喜,玩不起就,滚。” 他不动声色:“素叶,我年柏彦,你还真未必玩得起。” 年柏彦,是对待工作和下属最严苛、最不近人情却又令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素叶,是惹人争议、看似只认钱却又口硬心软令人心疼的女人。 首部以精神分析为题材的悬疑爱情小说。梦境、记忆、潜意识与珠光宝气背后的商战、诡谲心战层叠相撞,如何在算人度己似真似诈中寻出真相?你以为看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你以为听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那么你自己是真的?也许也是假的! 素年,是你我的相逢,即使花开了半夏,也从不相迟。浮生如梦,梦如人生,豪门权诈,爱恨痴怼,只叹不过一场惊梦。【相迟未晚,那年夏微凉】

  •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妖妖逃之

    现代言情已完结281.8万

    【全本完】 顾明希为救喜欢的男孩,将自己献给车内如帝王般的男子。 一周后,她以蓄意谋杀未遂被判入狱六年。 那年,她17岁。 * 21岁出狱,一纸DNA,她带着女儿被迫嫁给C国最年轻的总统龙裴,成为最不受国民喜爱的总统夫人。无爱婚姻,夜夜缠绵,丈夫温柔,女儿可爱,她已无所求。 24岁,绑匪误绑了她的女儿,要求用总统的前女友交换。她跪地磕的头破血流只求他能救救他们的女儿,换来的只是他漠然残忍的——不换。 她抱着女儿僵硬的尸体绝望至极的跳入冰冷的海水中。 * 喜欢你,只是为了牺牲你。对你好,是为了对你更残忍。原来他的恨早已刻骨铭心,无计可消,唯有她死。 =============== 姐妹篇≮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连默VS姬夜熔连载中。

  • 韶光不负转流年

    小雨濛濛

    现代言情已完结275.34万

    季韶光的心里有两个秘密,除了她自己,无人知晓。 直到某一天,她拿到了和陆先生的结婚证。 契约婚姻,为期两年。 她小心翼翼的眷恋着陆先生的味道,她亲手帮他洗衣,打扫房间。 某日,她偷偷去闻陆先生衬衫上的味道时,被对方发现,季韶光才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所认识的样子。 陆先生将她抵在怀中:既然你如此喜欢我的味道,还不如直接闻本人。 从此季韶光就过上了,白天闻陆先生,晚上继续闻陆先生,脸红心跳不可与人言的日子。 某一日,季韶光感觉闻的她快肾衰竭了,决定连夜收拾包袱逃跑。 第二日却被人在机场堵住,“老婆,国内不好闻了,咱们换个地方继续闻。嗯,下一站马尔代夫日光闻。”

  • 军婚如火

    米西亚

    现代言情连载中380.79万

    【已签约出版:《全世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实体书已全国上市】 他——赫赫有名的军三代,某特种部队的中队长,士兵眼中的魔鬼,战友口中的狐狸,女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 她——白天是银行帮人点钱到手软的柜台职员,晚上是趴在电脑前专写狗血小白文的网络写手,同时也是个乐观开朗的吃货。 休假探亲时,禁不住堂妹的哀求替其相亲,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了伯父和某男的‘从’军目标。 从没想过跟军人谈恋爱,更没想过跟军人结婚,何况还是个腹黑无敌的军人。可她不知道军人是招惹不得的雄性物种,一旦招惹,后果严重…… 【2013言情华语大赛年度“总冠军”作品】 Q群:262069792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汤淼

    现代言情已完结456.16万

    【大结局】【正文简介】 ☆ 郁凌恒前有初恋情人,后有红颜知己,据说都是他心尖儿上的肉。 云裳也不甘示弱,左有深情前男友时刻惦记,右有妖孽殷少步步紧逼,灿烂的桃花一朵接着一朵,从未败过。 ☆ 关于孩子…… 她:“医院方面安排好了随时通知我,我全力配合!” 他:“医院?” “你想要孩子不是吗?!” “孩子跟医院有什么关系?” “不是人工授精吗?” “……” ☆ 某一天…… “我后悔了……”他在她耳畔低喃。 “……什么?” “我不要你去医院!” 她惊,“那我怎么给你生孩子?” 他在她耳边低语一句…… 云裳声音发颤,被吓到了,“什……什么意思?” 他不语,直接用行动告诉她自己的意思……

  •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秦烟

    现代言情已完结269.52万

    【完】 番外2:《医不小心嫁冤家》 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发现为自己做修复手术的医生和破自己处-女之身的禽-兽是同一个人,舒蔓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怄死过去。 看到明晃晃镭射灯下面那张棱角深刻,五官如铸的俊逸容颜时,舒蔓直磨牙,披着人皮的狼,说得就是厉祎铭这种医冠禽兽。 “既然已经破了,再给你补一次是不可能了,不过你要是想,我倒是可以将补一次,换成再做一次!” 手术台上,以身试验,厉祎铭表示上次做是走肾,这次做是走心。 厉祎铭的人生格言:身为医生,见到的男性患者不再少数,有的男人自控力不好,有的男人肾不好,遇到了舒蔓以后,他才知道,自己是特么病的最严重那一个,不仅自控力不好,连特么肾也不好了! 正文: 新婚当天,她惨遭神秘人的入侵。 婚内出-轨的爆炸性新闻传遍盐城,乔慕晚成为名副其实的豪门弃妇。 “乔慕晚,你别妄想离婚,荡-妇的名,我要你坐实!” 年南辰撕毁了离婚协议书,将一叠艳-照,毫不留情的甩在她的脸上。 面对众叛亲离的场面,那个曾毁了她的男人,将她堵在墙角,暧-昧的附在她的耳畔,低声道—— “小慕晚,你可以向众人宣告,艳-照里的奸-夫就是我厉祁深!” “不……” 乔慕晚惊慌失措的后退着身子,却抵不过这个男人对自己强势的占有。 心悸的撩拨,涣散着她的理智,厉祁深用最直接的方式进入她,宣告着他的主权。 极致的缠绵过后,他餍足的退开自己的身子,修长的指挑高她的下颌,眸光灼热的落在让他发疯的禁地。 “这块地,我承包了,期限,终生!”